2006年第1届百姓雷锋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2006年第1届百姓雷锋 > 正文

王芳琪

一段没有血缘的母女亲情

一一访新抚区福民街道铁北社区居民王芳琪

一个年过百岁的老妪在临终前对女儿说,自己的生命是你捡来的,20年了,那么就让她再任性一回,老在家里吧,这辈子哪也不去了。这辈子吃过太多的苦,老人清醒地意识到,只有床前这没有血缘关系本该毫无瓜葛的女儿才是她最终的依靠,永远的依靠……

老人叫郑梅清,女儿叫王芳琪,她们用真情演绎了一段“可歌可泣的没有血缘的母女亲情”。

认个孤寡老妪当妈

故事要从1986年秋季的一天说起。

上个世纪中期,山东诸城的郑梅清来到抚顺,定居在新抚区福民街道。几十年间,她和丈夫膝下无儿无女,两人相依为命,仅靠丈夫微薄的退休金维持生活。

那一年,郑梅清老人已是80岁高龄了。以前,由于两位老人深居简出,很少有人认识他们,只有心地善良又有老乡之缘的王芳琪偶尔去看望。那个秋季,郑梅清的丈夫去世了,当王芳琪闻讯前去安慰时,被眼前的情景惊住了:只见郑梅清老人裹着一床露着棉絮的破被蜷缩在墙角,脸上、身上沾满了煤灰,两行浊泪挂在腮边,落满灰尘的碗筷和冰冷的炉灶说明她已几顿没有吃过正经饭了。

几天后,王芳琪的儿女们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家庭变故闹懵了。

那天傍晚,王芳琪的一儿二女放学回家,见母亲正拿着一块热毛巾为一个盘腿坐在床头上的老太太擦脸,都纳闷地问:“妈,这老大娘是谁啊 ?”王芳琪温和地回答:“孩子们,不认识吧,这是姥姥呀,往后就同我们一块生活了。”“什么,不认识怎么还能是姥姥啊,咱姥姥不是在吉林住吗?”

“孩子们,来”,王芳琪把儿女叫到身边,“什么叫天塌下来了,你们的这个姥姥就正承受着这样的苦难啊 !”王芳琪充满怜悯地诉说起老人的来历。

她接住了“天上掉下的老太太”

不过,事情并非像王芳琪想的那样水到渠成,儿女们不太情愿认下这个姥姥,还请来亲戚道明利害。“你想过没有,这扔下八十往九十上数的人,你接得了,放得下吗 !”有的认为王芳琪捧上了“刺猬猬”,好友也劝她“自讨苦吃的事,赶紧了断”。

王芳琪耳朵里灌满了意见,也明知日后麻烦不会少,但她见不得郑梅清绝望的悲泣。谁人无老?为了避免世俗偏见挫伤郑梅清的自尊心,她还立下了一条家规,她叫郑梅清老娘,儿女们要以姥姥相称。

从此,郑梅清老人这个“不速之客”成了王芳琪一家的“祖辈”,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而王芳琪及其家人却走上了一条漫长而艰辛的义务赡养老人的路,而且这一走就是20年。

这辈子肯定分不开了

在王芳琪把郑梅清接到家中不久,老人便生了一场大病,这一病就是一年。那时老人身体偏胖,脾气暴躁,经常无理取闹,生病又不肯打针吃药。每次打针吃药,翻身擦背,王芳琪都得变着法地哄着她。而王芳琪为了减少郑梅清对“白大褂”的惧怕,学会了打针输液。

天有不测风云。1993年,王芳琪的丈夫病故,家庭的担子一下子都压在她的身上。

不少好心人劝王芳琪再嫁。有几次,男方对她的长相端庄、待人谦和、持家有方等方面均感满意,可一提及婚嫁,王芳琪总要提出一个先决条件:带着这个捡来的老娘出嫁!结果,求婚者都打了退堂鼓。岁月漫漫,周围的邻居都夸王芳琪是郑梅清的“贴身小棉袄”。

为了满足老娘的习惯,王芳琪坚持起夜给老娘煮一碗汤面或蒸一碗鸡蛋糕。1997年,王芳琪退休了,没有奖金和岗位补贴,只能领取每月四百多元的“养老钱”。郑梅清见王芳琪日子吃紧,不忍心再拖累这家人了,几次要想“离家出走”。可王芳琪总是使劲地摇头,连说:“老娘,既然当初我能把您接进咱家,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也要养活您一辈子,我们得永远在一起呀!”

悲欢离合总关情

王芳琪的两个女儿见母亲如此悉心伺候郑梅清老人,从理解到心疼,从心疼到帮助,都成了王芳琪的好帮手。尤其是大女儿,由于替母亲着急,替弟弟上火,前两年患上了心脏病和糖尿病,骨瘦如柴的她却经常帮母亲洗洗涮涮,搀扶老人遛弯,陪老人聊天,是王芳琪最得力的帮手。就连王芳琪的两个女婿也受到感染,帮着岳母照顾老人。有一次,大女婿背郑梅清上楼,赶上郑梅清大小便失禁,淌了他一身,他不但没有半句怨言,反倒说岳母为了照顾姥姥而吃的苦、挨的累可是太多太多了。

见母亲伺候“天上掉下来的老太太”,有时忽略了对儿女的照料,王芳琪的儿子很有想法:“妈这样下去啥时候是个头啊?难道咱家养她一辈子吗?”

1997年秋的一天,可怕的事情发生了,问题发生在让王芳琪最担心的性格内向的儿子身上。由于下岗及离婚,儿子把满腔积怨一股脑地归罪于母亲收养郑梅清这件事上,竟然扑上去,伸出双手狠狠地抓住了母亲的脖子,王芳琪被儿子疯狂的举动吓傻了,多亏邻居解救,才避免了悲剧——经过诊断,儿子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王芳琪哭了,她检讨:欠儿子的太多了,如果照顾儿子,可老娘怎么办呢?相比之下,老娘更离不开她啊。

由于女儿、女婿都是下岗职工,经济拮据,住房面积有限,王芳琪不忍心拖累女儿,带着老娘四处辗转。王芳琪四处找房子的事情传出来,邻居才知道了这个家庭组合的底细。这期间,好心人主动以最低的价格租给她们房子住,街道、社区积极为她们联系租房。

2003年,福民街道出面筹资为王芳琪和老娘租了一间房子,从此大家开始关注这一对非同寻常的母女。邻里老人对王芳琪格外敬重,常有人过来聊天,给这对娘俩带去快乐。为了排遣老娘的寂寞,王芳琪还从邻居家讨来一条小狗,起名“公主”来陪伴老娘,邻里的老姐妹对100岁的郑梅清逗趣说:“既然身边都有公主了,你可就是皇太后了!”郑梅清很认真地嘟囔着:“什么‘皇太后’?要说皇太后那得是我闺女。没有她,我能活到今天?更别提当什么皇太后,这不是‘忽悠’我吗!”

2005年冬天,看到岳母和姥姥租住的房子没有暖气,大女婿主动提出与两位老人交换住处。“没有女儿、女婿的支持,我坚持不到今天。”这是王芳琪的一句感慨。为了照顾好这个捡来的老娘,王芳琪及其儿女都付出了很多很多。

大爱无边

都说人越老越像老小孩,此话在郑梅清老人身上一点都不假。郑梅清老人不吃别人做的饭,一定要吃王芳琪亲手做的。而且近两年,她对王芳琪的依赖越来越严重了。连睡觉都得与王芳琪一个床。只要王芳琪不在她身边,她就喊着“芳琪”的名字满地打滚。

2006年除夕之夜,郑梅清位与往年一样端坐在床上,领受了外孙外孙女的拜年之后,从怀里掏出红包,赏给晚辈“压岁钱”。一家人都知道这压岁钱年年都是王芳琪交给郑梅清,再经过她转手给小字辈的,孩子们戏称这钱属于“三角债”,但这“三角债”给郑梅清带来的是年复一年的快乐,所以大家也就认同了。

这年8月27日,是郑梅清老人的百岁生日,小小的千抚社区办公室挤满了记者和邻居们。当天上午,老人还享受到了规格颇高的待遇:生日典礼仪式都是街道和社区领导一手操办的,市文明办主任周淑泉和新抚区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杨晓琳为她切下了第一块生日蛋糕。郑梅清老人戴着生日王冠,笑也笑不够……

“平凡的人很多,但能像她那样用7000多个日日夜夜堆积奉献的人不多;重情重义的人很多,但能像她那样视非亲非故的孤寡老人为亲人的人不多……”现任新抚区委组织部副部长刘莉这样评价王芳琪。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新抚区委组织部、宣传部“发现”了王芳琪用20年演绎的真情故事。

大爱无边。王芳琪,用自己无尽的爱为毫无血缘关系的老人撑起幸福的晚年……(记者   佟德生)


《献给王芳琪的赞颂词》

20年间,一个饱尝艰辛的柔弱女子,承受着儿子病故、丈夫去世的不幸,依然在困境中把人性的光华吐露,为毫无血缘关系的孤寡老人支撑起晚年的幸福。王芳琪,你身处物质生活的低谷,却让真爱飞扬在灵魂的高处。

0 条评论
直接点击发布即可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