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第1届百姓雷锋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2006年第1届百姓雷锋 > 正文

戚永安

打工者的“好大哥”

一一访市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支队支队长戚永安

“爸爸,作为你的女儿,我不喜欢你,甚至怨恨过你。在我人生最重要的几个阶段你没给我任何帮助。你为我,为这个家付出得太少太少。”这是一位女儿在给她爸爸的一封信中写的话。她说,自己的爸爸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可在信的最后,女儿却这样收尾,“不过,从一个普通打工者的角度,我敬佩您,你把全部的身心都投入到了工作中,为那些无助者办了很多事,他们喜欢你就够了,我为有你这样的爸爸感到骄傲!”信中说的父亲就是戚永安,市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支队支队长。谈起他给打工者讨工钱,为农民工、童工维护合法权益的事,真是不胜枚举……

侠骨柔肠,甘为弱者奔忙

那是2004年12月15日,朝阳市的朱勇曾等47名民工来到市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支队,投诉沈阳市顺天建筑公司拖欠他们工资12.7万元。面对民工们的哭诉,望着这些饥肠辘辘、衣不御寒的农民兄弟,戚永安当即拿起电话与施工单位取得了联系。

经过初步了解,47名民工是在沈阳市顺天建筑公司承建的抚顺某企业污水回用土建工程打工。工程结束后,由于该工程的总发包方哈尔滨华春公司与该企业因工程纠纷一直未结算,导致民工工资不能按时发放,民工无钱返乡。当天,戚永安就带领监察员来到民工暂住地。当他们走进了民工们的临时住所,刺鼻的霉气扑面而来,43岁的民工代表刘迎利苦笑着对戚永安说:“这就是我们的‘窝’,你们看看,没有暖气,有些地方都结冰了,我们因为没有钱,顿顿都吃大米粥和白菜汤,就这样我们有时一天只能吃一顿。前两天有几名患病的民工因没钱看病,实在挺不住了,哭着离开了抚顺,临走时还一再叮嘱我,等钱要回来了,一定要通知他们。”望着孤立无助的民工们,戚永安的眼睛湿润了,他当即向民工保证,请大家相信政府,我们一定让大家带着工钱回家过年。

走出民工住地,戚永安立即与该工程的项目承包经理取得了联系。该项目承包经理承认欠民工工资,但他强调,之所以没发工资,是因为厂方和华春公司还没有进行工程决算,剩余资金一直没有到位。听了王经理的陈述,戚永安严肃地说:“任何理由都不能成为伤害农民工权益和感情的借口。在情况尚未调查清楚之前,不管什么原因,项目部必须首先保证这些民工的基本生活,解决好他们的吃、住和看病等困难,否则出现任何问题,要追究你们的责任。”随后,他又带领支队的同志驱车来到华春公司驻抚办事处进行协调。经过戚永安的努力,华春公司终于同意在工程尚未决算的情况下先期筹集8万元现金,用于垫付拖欠的民工工资。为了防止沈阳顺天公司擅自挪用这笔资金,戚永安决定让华春公司直接把钱交到支队,由支队当面发放给民工。

2005年1月28日,华春公司吕副总经理携带8万元现金从哈尔滨专程来到抚顺监察支队。早已在此等候多时的民工们脸上露出了笑容,望着一沓沓摆在面前的血汗钱,民工们的眼睛湿润了,一年的辛苦,两个月的苦苦等待,这一刻终于有了结果,苦涩的泪水中包含了太多的情感。小包工头朱勇曾紧紧攥着他的3138元钱,深深地给戚永安鞠了一躬。他眼含热泪地说:“感谢政府,更感谢劳动监察,是你们给我们当家作主,让我们有了继续打工的勇气,让我们这些民工有了做人的尊严。这回我们终于可以挺直腰板,高高兴兴地回家见老婆孩子了……”民工们笑了,戚永安也笑了。

一身正气,敢向“强权”讨公道

2003年7月的一天,刚接待完一批农民工的上访,戚永安坐在办公室里看笔录。伴随着轻轻的敲门声,敞开的办公室门前出现了几个十六七岁蓬头垢面的孩子。站在最前面的女孩怯生生地问:“叔叔,我们想找这里的负责人”。“我叫戚永安,是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支队的队长,进来说吧”。戚永安热情地招呼着孩子们进屋,听她们讲起自己的遭遇。

原来,这几个孩子是外地来抚打工的,在抚顺某酒店干了几个月,老板不但不给开工资,连上班时交的抵押金也不返还。几个孩子几乎身无分文,晚上只能在网吧买下一个坐位,靠在一起过夜,饿了就分几个硬馒头。孩子当中还有3个童工。听了她们的介绍,戚永安腾地站起来,马上把有关科室的负责人找来。他说:“这事儿要马上立案,我亲自抓,一刻也不能耽误”。随后,他让同志们为孩子们安排午饭,又和同志们商量,几个女孩睡在网吧太容易出事了,必须换个地方。想来想去,他还是以私人关系找到奥特曼公司的老板,让孩子们先到那里落了脚。

第二天,支队的同志赶到该酒店进行调查取证。当他们刚刚回到支队,求情的电话就打进了戚永安的办公室。“不行,绝对不行,你看一看那些可怜的孩子吧!”他斩钉截铁地回绝了所有的求情电话,继续开始着有关的调查。接连几天,戚永安一接电话谈到这件事儿时声音总是高了八度,但说起孩子时声音又常常有点沙哑。他忘不了孩子们凄凉无助的眼神。每说到她们,戚永安的眼圈都红了。仅仅一周时间处理结果就出来了,该酒店非法使用童工,不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非法收取抵押金,无故拖欠工资。根据国家法律法规,责令酒店与员工补签劳动合同,全部退还抵押金,全额返还拖欠的工资,同时对酒店处以一万元的罚款。7名打工仔终于拿回了自己应得的7336元钱。

拿到工资的那天,她们拉着戚永安的手流下了眼泪,久久不愿离去。戚永安说:“孩子们,出来几个月了,爸妈一定想你们了,赶快回家看看吧。”然后又让同志们帮孩子买车票并送到火车站。送走了孩子,戚永安又匆匆赶回了单位。新的工作又要开始了,为打工者维权的路还很长……

无悔付出,陌生之人也感动

戚永安常说:“我觉得打工者是最伟大的人,他们最值得我们尊敬。”每次面对前来求助的打工者,他总是热情招呼、不遗余力地帮助他们解决难题。那种不求回报的付出,那种毫不搀假的真情,让他赢得了打工者的尊敬,甚至毫不相关的陌生人也为之动情。

那是在处理马架子煤矿职工上访事件时发生的一件事。马架子煤矿破产后,由于分流期过长,加之分流后职工工作调动频繁,造成部分职工的社会保险几度中断,无法接续。几年来,他们多次到有关部门上访,均未得到解决。按照上级的要求,戚永安接管了这件事。第二天,上访的职工来到他的办公室,一共6个人。在炎热的夏天,当中的几个人还穿着厚厚的马裤呢上衣,气喘嘘嘘,汗流浃背。戚永安心头一沉。当晚回家,他翻箱倒柜把自己穿的衬衫找了七八件,然后齐齐整整地叠起来。几天后,当这批上访职工再次来到他的办公室时,戚永安把这些衬衫分给大家说:“别嫌弃,天太热,穿上凉快点儿。”上访的人愕然了。这些风里来雨里去、饱经沧桑的汉子眼圈湿润了,他们说,被人尊敬和关怀的感觉让他们终身难忘。就这样,彼此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接下来的日子,戚永安可谓废寝忘食。他带领监察员从当年马架子煤矿破产清算小组的十几个成员入手,逐一调查走访,查清市政府关于当时马架子煤矿破产的有关政策,同时对大批量接收马架子煤矿分流职工的6家企业展开调查。戚永安连续3天钻到档案室,查阅了大量资料,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终于给上访者一个满意的答复。就在案子还在办理当中,上访者就已经明确表示:不管结果怎样,我们都听你的,因为你的人品和工作作风让我们信服。

2005年12月的一天,戚永安和几位朋友到饭店吃饭。饭店的一位服务员认出他,走上前说:“戚队长你好,我是高凤霞。” 戚永安想起来了,她曾在某酒店打工,因拖欠工资到支队上访,是那次轰动全市的某酒店拖欠工资案的上访带头人。寒暄几句,姑娘出去了,当菜上齐了,姑娘又端来一盘菜,说是自己掏钱给加的。戚永安坚决不同意,结账时他还在总台与高凤霞来回推让。这时,饭店老板走过来,他握着戚永安的手说:“戚队长,虽然我们萍水相逢,但刚才听小高说了你的人品,我也十分佩服,孩子挣钱少,你过意不去,这菜算我加的,给我点面子吧。”

冬去春来几多寒暑。在为打工者维权的路上,戚永安的脚步总是走得那么坚定。仅近3年来,他就带领支队监察人员为4000多名民工要回了拖欠的工资。


《献给戚永安的赞颂词》

你是打工者的“兄弟”,你用正义和良知跟他们结下朴素的友谊;你是打工者的“靠山”,你以法律的名义维护他们劳动的尊严。戚永安,无需惊天动地的承诺,没有豪情激荡的誓言,默默燃烧着真情,为普通劳动者释放出春天般的温暖。

0 条评论
直接点击发布即可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