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第2届百姓雷锋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2007年第2届百姓雷锋 > 正文

刘淑坤

真爱如金

———记抚顺市机械厂退休职工刘淑坤

世间道路千万条,南来北往,过客匆匆。然而,多少路人擦肩而过,相互之间仅留下转身即忘的浮光掠影……

而这里讲述的却是只因一次偶然路遇,两个素昧平生,论地位、身份、经历乃至家庭关系都截然不同的两个女人,便开始生动诠释了一段至今已有13年的人间真情———

1994年夏天,刚从抚顺机械厂退休的刘淑坤,卸下了挑在肩上几十年的女工会干部的担子,顿觉浑身轻松:“往后时间充裕了,天高地阔,我可有工夫经营自己的小家庭了。”

难忘路遇

这天上午,刘淑坤从厂里办完退休手续回来,在离家不远的路上,她看见一个行路怪异的中年妇女,双膝僵直,膝盖以下的小腿不能分开,只能靠两只脚前后交替在地上“蹭步”前行。这个女人每“蹭”出一步,长不出半尺,若不是依赖那一双手支撑着慢慢推在前面的一辆破旧的小车,恐怕她只能朝前爬行了……

“唉,哪来的这么一个可怜人呢?”早在厂里就因为经常帮助他人而出了名的刘淑坤,向那女人投去了同情的目光。这时候,那个女人已“蹭”到放在楼角的一个垃圾箱边,停下小推车,弯下身子,从里面往外拣着什么……刘淑坤想要看个究竟,悄然来到那女人身后,见女人从垃圾堆里拣出一捆已经发霉的挂面,然后一缕缕攥在手上,透过阳光的照射,掰掉一段段长着绿色霉斑的部分,再小心地把挑拣出来的一段段挂面头放入车里的小筐中……

“捡这个喂鸡呀?”刘淑坤憋不住问。“不,人吃。”那女人头也没抬,简短地回答了一句。“什么,人吃?”刘淑坤吃惊地几乎喊道:“老妹子,这东西怎么能吃呀!会闹病的!”谁想,那女人不再理会她了,只顾埋头继续捡着不知谁家扔掉的变质挂面。

回到家,刘淑坤整整一个下午心里不能平静:这个女人从哪里来,为什么过得这样苦?那个女人拣挂面的身影总是在她的眼前晃动。论相貌,这个女人善良文静,应当是个爱面子的人,若不是生活过得实在揭不开锅,她这样的人是不会在垃圾箱里谋生存的……

刘淑坤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丈夫徐庆金。徐庆金是市公汽公司技术科科长,为人忠厚,富于同情心,他帮着妻子分析:“这个女人腿脚不便,不会住得太远,她的来历到楼下打听一下就能知道。”后来,有人议论,刘淑坤的傻事就是从这天开始做起的。她淡然一笑:“还有人说雷锋傻呢,可全国人民都学习他,我才‘傻’到哪儿呀!”

寒门问苦

当天傍晚,刘淑坤询问邻里,得知这个女人叫杜桂琴,腿脚残疾不说,屋漏又遭连夜雨,丈夫前几年还过世了,剩下她一个人拉扯儿子过,家里苦得就不用说了。她极少出门,就是与她同住一个楼的,见过面的人也不多。不过,她培养的孩子出息,长在那样困难的家庭还能考上省城的大学……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儿子上学,才有这样肯吃苦的母亲。刘淑坤理解这个杜桂琴的艰难,顺着邻居的指点,就在距自家不足百米之外的“拐把楼”上,刘淑坤敲响了杜桂琴家的房门。开门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模样的小伙子,只见他头发枯黄,面色苍白,身体瘦小,头部却偏大,一看便知是营养不良造成的。“这是杜桂琴家吧?”刘淑坤问。“嗯,我妈在家。”小伙子有气无力地回答。刘淑坤随后进屋,吃惊不小,这哪像过日子的人家呀?“一张破桌,两把旧椅,除了屋顶悬挂着的那盏灯泡凑和着还算家用电器之外,什么录音机、电视机属于现代化的东西一概没有。“你是?”坐在床边的杜桂琴忙放下手中那块正蘸着盐水要吃的玉米面大饼子,认出了白天在垃圾箱旁关心她的这个陌生大姐:“你怎么找到这来的?”刘淑坤走到杜桂琴身旁,指着那一碟盐水,问:“怎么连一点菜星都没有吗?”杜桂琴点点头,无奈地说:“白天拣的挂面条就和一点儿菜叶,待会儿给国生做碗汤面,他上大学,身子骨需要补呀!”这时,杜桂琴的儿子只顾捧着一本书看,两个大人的谈论并没让他分心。“真是个用功的孩子!”刘淑坤赞叹着。说起来,她最爱看一个人全神贯注学习的样子,那才是人间的一幕美景。她的丈夫徐庆金如此钻研,成为单位的骨干;她的儿子徐万超更爱读书,大学毕业不久就在一个单位肩挑重任……知识能改变人生,知识就是力量,这是刘淑坤深信不疑的道理。看到眼前国生这孩子苦学的情景,她相信自己的判断不会错,“这孩子能有出息!”刘淑坤挨在杜桂琴身边坐下,亲热地拉住她的手,“老妹子,咱两家住的本不远,多亏今天碰巧遇见才相识,这就是缘分。你们娘俩的日子为啥过得这样苦,儿子还上大学,真不容易,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人与人之间应该有个照应。或许,我能帮助你呢,能不能跟我说说?”刘淑坤的语重心长,感动得杜桂琴话语哽咽:“大姐,多少年了,没人像你这样跟我说话,不怕你笑话,就连实在亲戚见了我都躲出老远,生怕给他们添负担。咱俩素不相识,你却能这样关心我!”出于感激,杜桂琴终于开口向刘淑坤倾诉了自己不幸的身世。原来,杜桂琴曾是一家火药厂的工人,1962年为厂锅炉房推煤时被一辆运煤的手推车撞伤腰部,虽经后来四处求医,仍无回天之术,从此,这位曾荣获厂红旗手的青年女工落下半瘫,两条腿难以活动了。可是,祸不单行,能伺候她的丈夫不久又去世了。面对接连而来的灾难,杜桂琴曾有一阵子心灰意冷,几次想到死,可是想到没娘的孩子像根草,她舍不得撇下苦学上进的儿子。她摩挲着儿子的头说:“国生,为了你,天大的苦难,我也能挺下去,不为别的,妈就期盼你学业有成的那一天呀!”

为了供国生念书,杜桂琴把丈夫每月的80元遗属费全部留给在沈阳医大上学的儿子,自己则勒紧腰带,大饼子蘸盐水,嚼着一棵葱,就能对付一个星期。“国生心地善良,常讲学本领,报答父母,报效国家,有这样一个肯学上进的儿子做精神支柱,压不垮我呀!可现在,”说到这,杜桂琴欲言又止。“啊呀,老妹子,人这一生,谁没有个三长两短的,碰见了帮一把,这坎儿不就迈过去了!有啥话别憋着,往下说!”刘淑坤催促道。杜桂琴叹了口气:“国生见我太累,学费又高,想辍学回来找活挣钱。”“那可不行,孩子上学要紧。”杜桂琴的困苦家事,让刘淑坤由同情怜悯转为深受感动:多好的一位母亲,为了把儿子培养成人,忍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身心磨难,无怨无悔……这样要强的姐妹,我怎么能袖手旁观,得帮她一把。想到这儿,刘淑坤爽快地对杜桂琴说:“老妹子,国生学费的事,咱们一定能想到办法。眼下你跟儿子的任务就是别吃这个了,咱家晚上包的饺子,我这就给你们拿去!”“大姐,你来看我们还不知道咋感谢呢,别再麻烦你了!”杜桂琴哪能拦住刘淑坤,不大工夫,刘淑坤便端着一盆冒着香气的饺子回来了:“猪肉芹菜馅的,你娘俩赶紧趁热吃!”杜桂琴母子不好推让,这才肯伸出筷子,一边吃一边说:“香,真香呀!”看到国生恨不能把盛饺子的盘子一块嚼碎吞下去的吃相,刘淑坤心头涌动着母爱,连说:“孩子,学费的事,刘姨帮你想办法。现在你的任务就是吃,可劲儿吃,吃饱了肚子才不耽误学习,学习好了,将来才能出息……”倘若说,一心尚可二用的话,那么,从此刘淑坤的一颗心便分作两片,一片在自家,另一片就留在杜家母子这“第二个家”里了。

举家相助

刘淑坤回家把所见所闻一股脑地向老伴和儿子徐万超学说了一遍,父子二人一致表示同情。刘淑坤提议:“从今往后,咱们吃喝穿戴谁也不准浪费,节省出来一部分全都给老杜家送去!”“那还有啥说的,做人得善良,谁有困难就应当帮一把”,老伴徐庆金首先表态;“赠人玫瑰,手有余香,照妈说的办!”徐万超和妻子也举双手赞成。就连刘淑坤的小孙女都不甘落后:“奶奶,今年的压岁钱得多给我2块了。”刘淑坤纳闷:“为什么呀?”“你说的那个杜奶奶过年肯定舍不得买新袜子穿,我买一双送她!”“真是我的好孙女!”刘淑坤抱起孙女甜甜地亲了一口。为了拉杜家一把,这祖孙三代不约而同拧成了一股绳,常言道:“过日子一开门,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杜桂琴家的这7件事,刘淑坤基本上给包办了。在国生的学费问题上,刘淑坤老俩口的主意一拍即合,取出一部分退休金资助国生读书。看到非亲非故的刘淑坤一家人为自己雪中送炭,感动得杜桂琴流下热泪:“大姐呀,我怎么说好呢?你就是国生的再生母亲呀!”她吃力地弯下身子,屈膝在地要给刘淑坤磕头。刘淑坤连忙扶住她:“老妹子,天大的困难有大姐帮你顶着,咱不低头……”

看见刘淑坤与杜桂琴来往的比走亲戚还近乎,有人赞赏,也有人说三道四:“老杜家一无官二无钱,你没事找事图啥呀?”“可不是,这年头讲市场经济了,人家恨不能借两条腿去追富贵人家,你却攀个八杆子打不着的穷人家,图啥呀?”这两个“图啥”问得刘淑坤不禁生气:“你说我图啥?我图的就是做人要有一颗爱心,看人家缺吃少穿,我不安心;力所能及能帮她家一把我很舒心。社会是个大家庭,谁不帮谁呀?”国生感恩刘姨资助他“重新”上学,愈加勤奋苦读,生活上也非常节俭,住校期间,他去食堂只买馒头和咸菜,回宿舍就着白开水吃,从没买过炒菜。虽然论吃喝国生排在同学之后,但学习成绩却总在同学们里头“拔尖”,让母亲看到了盼头。

这年除夕,刘淑坤照料杜桂琴洗完了澡,给她换上一身新衣服,随后要接杜家母子一块过年。“大过年的,不能再给你家添麻烦啦!”尽管杜桂琴执意不肯,却架不住刘淑坤三番五次的真诚相邀,最后,刘淑坤一家人像迎接贵宾似的把她抬上5楼刘家。这顿年夜饭做得十分丰盛:东坡肘子、红烧鱼、宫保肉丁、焅大虾……杜桂琴望着摆满了一桌的菜,激动地连说“好菜”。“他刘姨呀,不瞒您说,我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这焅大虾呀!”说完这话,国生也没好意思动筷。“那还客气啥?这些都补脑子,你就该多吃!”刘淑坤接连夹了几个大虾放到国生的碗里。

午夜12时,央视春节晚会迎新年的钟声敲响了,两家人互相拜年,亲如一家。出了正月,国生要回沈阳上学了,刘淑坤腾出了床铺,把杜桂琴接到自己家里照料。吃喝还好,杜桂琴想“方便”却很难。按说上厕所的台阶仅高出地面半尺,但仅此高度,杜桂琴已视为难以逾越的“天堑”,她重残的双腿实在是迈不上那台阶。见刘淑坤半夜起来给自己端尿盆,杜桂琴泪流满面,即便是亲妈在世,待自己也不过如此,何况人家和自己一丁点儿关系都没有呀!杜桂琴蒙着被子哭到天明,说啥也不肯住下去了。刘淑坤见苦劝无效,只好把杜桂琴送回家。随后,她跑杜桂琴家的次数更多了。

情系学子

有一首大家耳熟能详的歌唱道“好人一生平安”,这确是对一个好人的祝愿。然而,事实有时很残酷,好人也面临着磨难,甚至是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这时候好人对他人的“好”愈发显得弥足珍贵。

1996年夏天,热心帮助杜桂琴母子的刘淑坤自家却遭遇了谁也帮助不了的事,她的老伴徐庆金重病不愈。老伴临终前一天晚上,感觉到自己已经时日不多,便把刘淑坤唤到病床前,声音微弱地说:“淑坤呀,我怕是不行了,我有两件事,最后托付给你呀!”刘淑坤把老伴的头部托在自己的臂弯处,泪眼婆娑地问:“老徐呀,啥事你说。”徐庆金断断续续地说:“咱家5口人,除了上小学的孙女,4个人是党员,党员不能缺少责任感,这一,我走了以后,就剩下你一个月五百多元劳保工资,日子肯定过得紧巴,但无论怎样,咱们助人助到底,还得帮助小杜母子,尽管咱家不是慈善机构,但他们比咱们家困难,咱不能看着不帮;二是咱家自己的事,我走了,你让儿子搬出去过。”“为啥呀?”刘淑坤一脸惊讶。“照顾小杜母子,需要精力和物力,三年两载下不来。可咱们的儿子、儿媳还有自己的事业和生活,时间长了锅碗瓢勺磕磕碰碰的,对谁都不好,从长远打算,还是让儿子搬出去过吧!”听了徐庆金一番话,刘淑坤心如刀扎,老伴在弥留之际,还在替我日后打盘算呢!她不能给与死神作最后拼争的老伴留下丝毫遗憾:“老伴,你嘱咐的事儿,我一定办到,你放心吧!”

次日清晨徐庆金过世了。处理完老伴的后事,刘淑坤照常去照料杜桂琴,她干脆要了杜家一把钥匙,省得杜桂琴“蹭步”为她开门还要花费足有三四分钟的辛苦。以致杜桂琴不时就会发现外屋放着白菜、芹菜、青椒和米面什么的。这天,她留心听到外屋开门声,忙喊住又来给她送吃喝的刘淑坤,抱怨道:“姐呀,再不见面,我还以为外屋那些吃喝是那画上的人给我送来的呢!”“国生在沈阳还好吗?”刘淑坤关心地问。“好,前几天他还来信问候你和姐夫呢!”见刘淑坤面容憔悴,“嗯”了一声欲言又止,杜桂琴忙问:“姐夫的病?”见瞒不下去了,刘淑坤这才说出了实情。杜桂琴呜呜地哭了起来,“是我和孩子连累了你家呀!”杜桂琴悲恸地捶打着自己的头。“快别哭了,”刘淑坤握住了杜桂琴的双手:“老徐临终时,还嘱咐我们一定要照顾好国生,我们俩得让他的在天之灵安生呀!”这一对干姐妹围绕国生这个话题唠到天黑才分手。

回到家,刘淑坤把儿子徐万超叫到身边,苦涩地笑着说:“儿啊,妈对不住你,往后你们三口人出去自己过吧!”徐万超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妈,您伤心糊涂了吧,爸爸刚走了,您身边怎么能离开人呢?”泪水未干的刘淑坤知道儿子不会理解,便把老伴的遗嘱告诉了儿子。徐万超是一个孝子,理解母亲的苦衷,尊重父亲的遗嘱,他虽然心里委屈,几天后还是举家找房子搬了出去。离开母亲,儿子怎么能放心得下,他上午搬走,当晚便匆匆地与妻儿赶回来探望母亲,谁想拐进路口远远就见整幢楼只有母亲的家一片漆黑,没有往昔的光明。徐万超不禁心里一阵酸楚,妈妈呀,你心里怎么只想着别人,却不怕苦了自己呀!他三步并作两步奔上楼,进门急忙打开灯,只见母亲蜷缩在床上抹泪,泪水浸湿了她花白的头发,也湿透了头下的枕巾……望着孤苦伶仃的妈妈,徐万超鼻子一酸,眼圈儿红了:“妈,你的青光眼刚做过手术,不能再哭了呀!”他拿过毛巾,替母亲拭泪。刘淑坤抽泣着说:“儿呀,别怪妈,是饭能充饥,是衣能挡寒,你杜姨家我们不能不帮呀!”徐万超连连点头,他要抚慰母亲的离别之苦,更为母亲的大爱境界所感动,母亲是善良的,更是伟大的!

异乡解难

诗言志,歌抒情。杜桂琴总觉得那首《小草》是唱给自己听的。小草渴盼阳光雨露,刘淑坤给这“小草”滋润了“雨露”,党和政府的“阳光”也让这棵“小草”倍感温暖。

就在这一年,时任省委书记的闻世震到抚顺视察,听到有关部门介绍杜桂琴自强不息供儿子上大学以及刘淑坤等热心人扶贫帮困的事迹后,登门探望杜桂琴母子。此时,见杜桂琴被簇拥在领导和众多记者中间,刘淑坤悄无声息地隐身在众人之后,为杜桂琴受到省市领导的关怀而高兴。

在沈阳读书的国生听说省委书记到抚顺他家看望的消息之后,深受鼓舞,写信告诉妈妈和他敬爱的刘姨:“我一定以更好的学习成绩报恩。”国生每隔一两个月才能回抚顺一趟,刘淑坤即便顿顿给他包肉丸饺子吃,也只能为他改善三两顿生活。刘淑坤对杜桂琴说:“沈抚两市对国生还是远水不解近渴,我的妹妹刘淑娟在省妇联任妇儿工委部长能助一臂之力。刘淑坤给刘淑娟打了电话,郑重地托她在沈阳照顾国生的生活。刘淑娟当即回应:“姐姐,既然你把寒窗学子的事托付给我,你尽管放心,这个‘接力棒’我接过来,肯定还有速度!”刘淑娟说到做到。第二天,她就拎着水果专程去医大看望国生。又多个刘姨,让国生感动不已。刘淑娟对国生说:“国生,你这名字起得好!国生———为国而生,那咱们妇联也是你的家,这个家欢迎你常来看看!”为了给国生节省生活费用,刘淑娟经常领他在妇联食堂吃饭。一回生二回熟,这下可好,从此,国生又成了省妇联的一个“宝”。在餐桌上,大家挑好的让他吃,长辈待他像妈妈;同辈人待他像姐姐,就连省妇联党组书记韩宝珍,女工部长王莹等领导干部也先后出资买有关书籍和生活用品送给国生,由下至上组成了一支照顾贫困学子国生的爱心队伍,大家遇见国生都不叫他的真名实姓,统称国生一个新的称谓“妇联儿子”。杜桂琴听儿子回来提起这事,连连说:“咱家哪辈子修来的福哇,碰上的好人都是一家一家的呀!”

国生是个懂得感恩的青年,“妇联儿子”的称谓,成了激励他奋进的动力:“我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早日成材,报效国家和大家!”他果然不负所望,1997年7月又考上了中国医大的硕士研究生。正当大家替国生高兴的时候,母亲为他操劳的艰难背影,刘姨为他忙前跑后平添的几缕白发,又动摇了他深造的信心。刘淑坤猜透了国生的心思,专程到沈阳做他的思想工作:“国生,刘姨和大家帮你,不图别的,我们和你妈想的一样,就是盼你好好读书,日后成为栋梁之材。你可不能辜负我们大家对你的期望呀!至于你母亲,有我陪伴在她的身边,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经过刘淑坤的苦苦劝说,国生终于卸下了思想包袱,再一次点燃了求知的渴望,一直读到2001年硕士毕业。这回,任凭刘淑坤磨破嘴皮子,国生也不再报考博士,他坚持到湖北同济医院附属协和医院就业,说自己已到安家立业照顾母亲的时候了。见国生的态度非常坚决,刘淑坤只好拿出积蓄,为杜桂琴、李国生母子买了火车票,她也随行一直把这娘俩送到武汉。到了武汉,刘淑坤租了房子,又买来米面,帮杜桂琴异地安置好了家,临走时千叮咛、万嘱咐,还把自己戴的那块“百花牌”手表留给杜桂琴看钟点,而后才返回抚顺。

然而,事情发展的并非像国生想的那么顺利,杜桂琴根本不适应被称为“火炉”的武汉的环境和气候,起了一身痱子,再加上方言不通,个别人欺生,造成杜桂琴身体状况愈来愈差。虽然国生孝顺,却无法分身,这边单位,那边母亲,他两头难于兼顾,忙得心力交瘁。就这样困窘的家,还曾进来过两次小偷,结果无物可偷,空手而走。得知杜桂琴母子在他乡陷入困境,刘淑坤连夜乘车赶往武汉,尽管心理有所准备,见面时仍让她大吃一惊,不过相隔一年的光景,杜桂琴的满头黑发竟然全部愁白了,为了省钱,娘俩改租的是一间低矮窄小仅能放下一张床的小屋,阴暗潮湿,终日难见阳光,惟一值钱的一个箱子,还是国生考上硕士研究生后刘淑坤祝贺他“金榜题名”给他买的,因为怕占屋内地方,只好放到床上了。见千里迢迢从抚顺赶来的刘淑坤,杜桂琴、国生母子悲喜交加,抱住刘淑坤哭作一团。刘淑坤含着眼泪,如同哄小孩一样安慰这一对悲情母子,连连说:“没事儿,有我呢,别哭……”当晚,在这不足六平方米的小屋里,刘淑坤与杜桂琴母子经过一番商议,最后作出决定:“要改变目前窘境,只有一个办法,国生进京考博士,老妹子跟我回家,两下互不干扰,到时候抚顺会师。”次日,刘淑坤携杜桂琴回抚,不但自己对杜桂琴精心照料,就连大老远从山东来串门的亲家母也被她拉到山上摘野菜,为了给“小杜”尝鲜。

博士荣归

如果说望子成龙的念头,和刘淑坤胜似亲人的关爱,支撑着杜桂琴正视困苦,笑对人生。那么,从2004年起,接连而来的喜事,开始让她这个苦命的人舒展笑颜了。

2004年3月,北京协和医院传来消息,国生考取了该院博士研究生。不久,国生与一同窗相恋,并邮回女友的照片让母亲和刘淑坤“过目”,听到赞许后,两个人的爱情迅速发展。

2007年1月7日,元旦的喜庆气氛尚未散去,国生领着新婚妻子刘栩寒,从北京回抚顺探望母亲和整整关爱照顾他13年的刘淑坤。

当这一对新人敲开刘淑坤家门,甜甜地叫了一声“干妈”,双双向刘淑坤行礼的时候,刘淑坤顿觉周身血涌,热泪夺眶而出。她把两个年轻人紧紧地搂在怀里,激动地说:“孩子,你们终于成家立业了,干妈高兴呀!”当晚,刘淑坤叫来儿子徐万超,在家设宴,盛情款待李国生小俩口。席间,她把白天特意到金店花1700元买的一枚金戒指戴到国生的新婚妻子在读博士刘栩寒手上,紧接着又往国生兜里塞了1000元,然后说:“你们都在协和医院读博士,这是你们奋斗的结果,现在你俩结下百年之好,我和你妈在此一块祝福你们比翼齐飞,美满幸福!”杜桂琴在一旁插言道:“国生呀,今天你和媳妇都在这儿,妈郑重告诉你们一句话,咱家跟你干妈家肩膀本来就不一般齐,可人家却帮了咱家这么多年,不然可没有咱家的今天。儿呀,往后无论你怎样腾达,就是家有万贯也换不来刘家对你的一颗颗爱心,往后别管刘姨叫干妈,她就是你的亲妈呀!”国生的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猛地扑到刘淑坤怀里:“妈妈”!这喊声,爆发了埋在他心里多年的感恩之情,周边的人见状无不动容。

2007年春节前夕,杜桂琴找出了闲置多年的一支勾针,起早贪黑花了两天工夫,勾织出一个漂亮的凤凰图案的门帘,双手捧给刘淑坤:“姐呀,你看这凤凰美不美?”刘淑坤连说:“你的手真巧,美呀!”杜桂琴好像不认识刘淑坤似的上下好一阵端详,这才笑眯眯地说:“姐呀,这门帘过年给你家挂上。你呀,就是我心中的这只凤凰!”“哎呀,瞧你说的,哪有像我这样60多岁扑愣不起来的凤凰呀!”刘淑坤话音未落,这边杜桂琴两行热泪已经流了下来:“姐呀,瞧你白头发又多了,都是为我这个干啥啥不行,不吃还不行的人操心呀!你都管我十多年了,怎么还没有够呀?我的傻姐姐!”“够?哪能够呢!13年前咱俩在路上结的缘,那时候还都是黑头发,现在是夕阳无限好,咱姐俩往后白头偕老吧!”杜桂琴破涕为笑,和刘淑坤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作者:齐九鹏)


《献给刘淑坤的赞颂词》

用善良之心

温暖陌生家庭

让愁苦的母亲露出笑脸

让瘦弱的树苗茁壮参天

朴素如草

却燃烧自己

释放出真爱的光焰

你以个人的美德

演绎出和谐社会的壮美大歌

  • 游客

    好人有好报啊

    2016-03-22 15:46:40
1 条评论
直接点击发布即可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