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第3届百姓雷锋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2008年第3届百姓雷锋 > 正文

顾启明

茫茫林海守护神

———记清原满族自治县国营城郊林场护林员顾启明

启明星刚刚隐去,淡淡薄雾笼罩山城上空。在县城通往山村的路上,有一个个头不高、身体瘦弱的人,正骑着自行车艰难行驶着。这就是我们的护林员,林海守护神———顾启明。他把大山当做自己的家,多年来,面对盗伐者的拳头和恐吓临危不惧,面对金钱和物质的诱惑岿然不动,面对失女之痛和病魔的摧残意志弥坚。

一棵树也不能放过,不能开这个头

上个世纪80年代,22岁的顾启明在清原满族自治县国营城郊林场当上了一名护林员,他管辖的地段在林场北岭工区,管护的森林总面积为7000多亩,主要分布在清原镇长山堡村、黄旗沟村、椴木沟村等三个村五个自然屯。他的家住在县城城边,距北岭工区10多公里。刚参加工作的时候,那里都是土路,不通汽车,路面坑坑洼洼,要是遇上雨天路面上全是稀泥,别说是骑车,就是走路也是寸步难行。

从那开始,每天当人们还在睡梦中,他就带着干粮、骑着自行车出发了,到达工作地点,就把自行车停放在老百姓家里,然后去巡山。他每天要跋山涉水行走20多公里的山路,有时一天也见不到一个人影。如此乏味艰苦的工作,他却乐此不疲。他对大山和树木有着深厚的感情,累了就坐下来在寂静的树林里听着鸟语,听着小溪潺潺的流水声;困了就趴在软绵绵的地衣上闭上眼睛把小树生长的声音摇进梦里;饿了就啃口干粮,渴了就喝口山泉水,就好像是它们中间的一分子,他一生与山林和树木结下了不解之缘。

他刚到那儿工作的时候,人生地不熟,工作很难开展。当时村里与林场合作造林就有1600多亩,村子里乱砍盗伐、在幼林地放牧烧荒、超坡种地的现象时常发生。俗话说:“一分造林九分管,毁树容易栽树难。”为了使青山常在永续利用,林场在下湖采伐迹地栽植落叶松、红松树苗近千亩。春天,正是万物复苏的季节,造林地里的青草又绿又嫩,牛羊开始啃青,好多农户都把牛羊放了出来,每天天不亮,牛羊就被赶到了山上。见此情形,顾启明就早上三点多钟跑到山上去制止农户放牧。在他的呵护下,片片小树一天天长大。

元宵佳节,是百姓们非常重视的传统节日,家家户户门前都要挂上红灯笼,谁家挂的高就显得有气派,于是就有些村民砍落叶松幼树做灯笼杆子。一次,顾启明巡山发现丢了一棵树,就到村子里查找。有人劝他:“算了,不就一棵树吗?大过节的别弄的不愉快!”他义正词严地说:“那可不行,一棵树也不能放过,不能开这个头。”最后,他终于找到了偷树的村民,并对他进行了说服教育。在他心里,这可不是砍一棵树的问题,那砍的是他的心头肉。通过这件事使他认识到,要想护好林,就要让村民们从思想上认识到保护森林的重要性。从此,他挨家挨户走访、宣传、发传单,走遍了分管地段的1000多户人家,向他们讲解林业政策,宣传《森林法》。

在走访村民中他感到,要想把林子看护好,就要与当地老百姓、村主任、林业委员搞好关系,求得他们的支持。从那以后村子里谁家有个大事小情他都到场帮忙,人们常常在山上、山下、村前、村后见到顾启明的身影,渐渐的村民们都离不开他了,认为小顾是他们的贴心人,也理解了他做的工作都是为子孙后代造福的事,开始支持他的工作。可村里有个以偷木头为生的“村霸”不服,认为顾启明挡了他的财路,就想治治他,并扬言:“不把姓顾的撵出去,我就把姓倒着写!”一次,“村霸”借喝多了酒明目张胆地找到顾启明,指着山上采伐的木头说:“把木头给我几根,我没有喝酒钱了!”顾启明斩钉截铁地说:“不行,这是公家的财产,一根也不能给。”“村霸”二话没说,挥拳就朝顾启明打去。顾启明躲过他的拳头,没有还手,并向“村霸”宣讲林业法规。“村霸”根本不听,更凶狠地朝他打去,他躲闪不及被打倒在地,但他没有屈服,硬挺着从地上爬起来,大声吼道:“除非你把我打死,要不然你一根木头别想拿走。”“村霸”自觉理亏灰溜溜走了。第二天,林场要处罚“村霸”,“村霸”害怕事情闹大,主动到顾启明家去赔礼道歉,还要送给他几百元钱,顾启明硬是没要。从此,这小子再不起刺了,还给顾启明起了个绰号叫“二硬”,“村霸”说:“这小子骨头硬,脾气更硬,我算栽了!”

“我就怕有月亮的夜晚……”是啊!那犹如白昼一般的夜晚,给盗伐林木者提供了有利条件。每到这时,顾启明就睡不着觉,悄悄地在山上蹲坑。一次在下湖,天刚刚黑下来,他发现一辆农用三轮车开进了山沟里。这时候进山能干啥呢?心存疑虑的顾启明没有声张,而是暗暗地跟了上去,潜伏在大树后面的雪地上。果然,有三个人在盗伐林木。他急忙给工区主任打电话,主任告诉他一定要看住,不要轻举妄动,等森林警察来支援,要抓个人赃俱获。森林警察在县城,赶到事发地点至少得一个小时左右,那时正是腊月,数九寒天,他趴在雪地里冻得浑身直打哆嗦,只有咬牙坚持。时间不知过了多久,盗伐者把木材装上了车准备开走。见此情形,顾启明忘记了自己是一个人,冲了上去大吼一声:“站住!要想走除非从我身上碾过去!”盗伐分子惊呆了,一看竟然有这么不要命的主儿,心里也有些胆怯了,他们犹豫了片刻开着车向顾启明逼过来。就在这危急关头森林警察赶到了,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

当然,也有的人想用金钱买通顾启明,让他手下留情,但顾启明一身正气,不为所动。有一次,他巡山到下湖时,发现山上有新伐的树桩,于是马上到村里调查,发现有两家村民的过道上堆着一堆新木头。同时看到一台农用三轮车载着四、五个人正往山沟里开。他悄悄地跟了上去,发现这些人正拿着工具准备盗伐林木。他冲上前,没收了他们的盗伐工具,并把三轮车的车牌号和盗伐者的姓名都记了下来,待林场来处理。当晚,盗伐林木的其中一人托熟人找到了他,硬要塞给他一沓钱,让他放自己一码。那一瞬间,他也曾犹豫过。可他心想,自己要是拿了钱,那就是纵容他们犯罪,与盗伐林木者还有什么区别,不能因一己私欲毁了山林,使国家的财产受到损失。于是,他严辞回绝,并郑重地告诉他:“你干的是违法的事,谁也救不了你,你还是接受处罚吧!”

只要把树看好,长成材了,那就是我的功劳

1997年3月7日,正值初春时节,林区全面进入护林防火禁严期,又赶上林场采伐作业还没有结束,他那几天起早贪黑,很晚才回家。那天,正是“三八”妇女节的前一天,学校老师提前放一天假,他答应下午早点回家带女儿去商店买棉袄。顾启明爱树木、爱妻子、爱女儿,答应女儿的事一定要办,可偏偏事不遂人愿,上山装木材的车,在上一个陡坡时打滑陷住了。他领着司机用玉米桔、泥沙垫,累得满头大汗,一个多小时才把车弄到坎上。更不巧的是,检尺员临时有事没来,他只能等到把木材装上车检了尺才能回家。望着西斜的太阳,他才想起答应女儿的事已无法兑现,心中充满愧疚。

有时苍天也无眼,硬是叫好人多灾多难,让愧疚痛苦地伴随顾启明十几年。那天女儿盼了一下午,也没见爸爸回来,失望地会同学去县城桥东地板场找打工的妈妈。两个孩子手里拿着弹力球,边走边玩,玩的正开心时,球却掉到了旁边的露天游泳池里。当时,正是初春时节,水面上的冰已经不结实了,随时都有破裂的危险,可孩子们哪里懂得这些,只想着把球捡回来。孩子们刚下去冰就碎了,两个孩子都掉了下去。路上的行人见状急忙上前去营救,却只救上来一个,顾启明的女儿沉下去再也没有浮上来。

顾启明忙完天已经黑了,场里派车接他,说他女儿病了让他回去。他心里忐忑不安起来,心想,早上他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咋就病了呢?其实,他的女儿已经死了,被打捞上来后送到医院时已经不行了。场里的同事怕他挺不住,才没告诉他实情。他走进医院,见病房的走廊里站满了人,都是自己的同事、亲戚、朋友,一种不祥的预兆向他袭来,脑袋嗡地一下就蒙了,腿也不听使唤了。哥哥搀扶着他走进病房,只见女儿脸上没有一点血色,静静地躺在病床上,眼里好像闪着泪光,嘴微微张着,好像在喊:“爸爸,救救我!爸爸,救救我呀!爸爸你为什么不回来领我买棉袄去?!”他好像听到女儿那一刻挣扎的呼喊,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拼命地扑到女儿身上,死死地抱着女儿,生怕女儿再离开他,嘴里喊着:“女儿,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爸爸领你买棉袄去!你快醒醒啊!”同事们怕他悲伤过度,想把他架出病房,可是瘦弱的他不知那来的那么大力气,硬是推开了他们,把头使劲往旁边的一块铁牌子上撞,铁牌子被撞瘪了,他的头也鼓起了好几个大包,医生只好给他打了镇定针。

一个月前,女儿央求他:“爸爸,你给我买一件和李娜一样的红羽绒棉袄呗,同学们都笑话我,说我穿的是男孩子的衣服。”他说:“等爸爸有时间给你买。”这件事因为工作忙一直往后拖。那天,妻子说:“孩子长大了,知道打扮了,咱们生活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今天孩子休息,你就早点回来领她去买吧。”女儿听了非常高兴。他上班临走的时候,女儿还对他说:“爸爸,你早点回来,我等着你!”想起当天说过的话,他悔恨不已。那天,在太平间里,有人议论说:“那女孩要是也穿羽绒服就不会死了,合成革下水太沉了!”听了这话,他的心里更是难受。当时,他的工资低,妻子打工也挣的少,生活过得很清苦。他们一家三口住在二十多平方米的平房里,屋子里简陋的几乎没有家具。要说作为一名护林员生活过得这样清苦让人费解,只要活动活动心眼,还愁缺钱吗?那漫山遍野的树木,丢点谁能看出来,可他就没长那心眼,树要是丢了一棵,就像要了他的命啊!女儿穿的衣服都是捡亲戚朋友的孩子穿小的,那天穿的是一件男孩的合成革的棉袄。

顾启明跑到商店买了件最鲜艳的红色羽绒服,含着泪小心翼翼地给女儿穿在身上,生怕弄醒了女儿似的,嘴里不停地嘟囔着:“女儿,爸爸给你买了红色羽绒服,你到了天堂,再没有人笑话你了。”自责、内疚吞噬着他的整个身心,他昏睡了三天三夜,醒来大哭了一场,饭也不吃,水也不喝,愣愣地坐在炕上,一天不说一句话。他不知道,今后没有女儿的日子该怎么过,有时冷丁说句话,说要找女儿去。妻子见他这样吓得哭着说:“老顾,你可别吓我,你要是再有个好歹,我也不活了。”场领导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最后想出了一招,告诉他:你分管那片丢木头了,你要是再不上班就乱套了。场领导知道,也只有这一招,才能让他重新振作起来,因为他的心里装满了绿水青山,装满了护林人的职责,他离不开大山,山上的树木就像他的孩子,它们的每一天成长,都牵动着他的心。他常常对妻子说:“我这一辈子没有别的本事,只会上山看树,只要我把树看护好了,长成材了,那就是我的功劳,那就是我为国家做出的贡献,也为后人留下一笔财富。”

林场把这片林子交给了我,我就要保护它们

2003年冬季,林场在椴木沟村的苇塘沟2000多亩国合落叶松林进行透光抚育,这更加大了他的工作量。其实,当时他管护的地段是全场最大的,正常应该是三个护林员的工作,这些年场里也先后派了好几个人,都是没干几天就跑了,原因是耐不住寂寞,吃不了苦。多年来,他就是一个人干过来的。这次抚育间伐缺施工员,他就当起了施工员,每天起早贪黑地在山上忙活,一个半月下来,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儿。从那以后,他就感觉胸部右侧常常隐隐作痛,开始还能挺住,后来就严重了,每次巡山都要痛几次,有时痛出一身冷汗,饭量也明显减少了。妻子劝他去医院查一查,可他一直忙也没当回事。有一天他忙完活儿回到家里,脸色蜡黄,额头上渗满了汗珠,身体虚弱站立不稳,一头栽倒在床上。

第二天,妻子找到了顾启明的哥哥,硬是把他送进了县医院。检查完后,大夫说:“去市医院进一步确诊吧!”他内心不安起来,莫非我真的离死神不远了。去市院检查后诊断为肺癌,医生劝慰他说:“是早期,做了手术,癌细胞不易扩散。”其实他心里明白,得了癌,就是绝症啊!当时他很绝望,只好听从命运的安排,回县里做了手术,右侧肺部切掉一叶。大夫偷偷地告诉家属,他只能活4个月。术后,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他感觉就像待了一年。他很消沉,认为自己的生命已到了终点。他管护区内的村民好多人都来看他,对他说:“老顾,你可不能死啊!山上的树等着你,我们也等着你,你快点好起来吧!别装孬种,那可不是你老顾的性格!”短短几句话惊醒了他,他想,是啊!我不能坐以待毙,要把有限的时间用在工作上。于是,病还没有好转他就要求出院了。大夫嘱咐,让他在家卧床休息,可他心里惦记的却是山上的树木,于是他不顾家人的阻拦,硬去上山了。

到了山上,开始每走10多米,刀口处就隐隐作痛,就得坐下来倚着大树休息一会儿,一天下来,累得筋疲力尽。第二天,他又撑着去上班,妻子哭了,心痛地骂道:“你就死在山上吧!别回来了,跟树过吧!“骂归骂其实她是最懂丈夫的,她知道丈夫离不开大山,更离不开他管护的树木。护林员一年到头虽没有节假日,但遇到刮风下雨天就不用上山了,可越是这样的天气,他越是跑得勤。刮风,怕树被吹断;下雨,怕树被冲倒;下雪,怕树被压弯。春天怕树起火,夏天怕树生虫得病,秋天和冬天又怕树被偷,山上的一棵草一块石头一棵树只要变了样他都能发现。这么多年他对大山和树木比对她和孩子还上心,那种痴迷让她无法理解,开始也跟他吵过,甚至打到要离婚的地步。妻子曾问他:“你到底图个啥?”他说:“没想图啥,只是领导放心地把这片林子交给了我,我就要保护好他们,他们平安了,我就心安了!就是我死了也能闭上眼睛。”他没做错什么,他是对的,做人就该像他这样,通情达理的妻子只好妥协了。

只要我活着,就要把树看好

每个人的一生都会经历困苦和磨难,而顾启明的经历却比常人更加坎坷。2007年,他的病还没有完全康复,妻子突然得了脑血栓,住进了医院。这真是晴天霹雳!自从女儿走了之后,他整天忙于工作,有时,晚了就睡在农家,常常是几天不回一次家,把妻子一个人扔在家里,家里的大事小情都由她管。有好几次他回到家里,看到妻子一个人偷偷地抹眼泪,他还埋怨她吃饱了撑的。现在想来,她是在想念女儿,还没有从丧女之痛中解脱出来,日积月累,闷出了大病。顾启明开始自责,为什么就不能在家多陪陪她。见到妻子昏迷不醒地躺在病床上,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紧紧地抓住妻子的手,趴在妻子的耳旁哭喊着:“老婆,你醒醒,你可不能抛下我呀!对不起,是我没用,你嫁给我,让你受了一辈子的苦,你吃没吃好的,穿没穿好的,可你为什么不怨我,老婆,你睁开眼,看看我呀!你快点起来呀!没有你我可怎么活呀!”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流到了嘴里,好苦、好涩,他哭了,是嚎啕大哭,他真的好怕,怕生死离别,怕妻子离他而去……

也许是上天真的怜悯他,妻子昏迷了两天两夜后,终于苏醒过来,可还是起不来,手也不听使唤,话也说不出来,但是他已经很欣慰了。几天下来,他苍老了许多,头发白了一半儿。没过多久,妻子的病刚刚有了好转,他放心不下山上的树木,把妻子的妹妹接来护理她。晚上从山上回来,他就守护在妻子的病床前,给妻子端汤喂药,端屎端尿,寸步不离。困了就在医院睡个囫囵觉,没几天身体就吃不消了,要知道,他自己还是个病人啊!但他还是坚持着,没有阻隔他上山的脚步。值得欣慰的是,妻子的病一天天好转。他在心里为妻子祈祷:“愿上苍保佑妻子早日康复。”他感到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女儿和妻子,而对自己他却无怨无悔,他说:“医生说我能活四个月,可我又活了四年,我赚了!只要我活着,就把树看好。”

二十多年来,他走过的护林路长达14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赤道转三圈半。皇天不负有心人,他所管护的林区没有发生过一起重大盗伐林木案件和火灾事故,实现了26年无森林火灾。巍巍青山见证了他不菲的功劳。2007年9月,他被国家林业局、农林水利工会授予“全国优秀护林员”称号。

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也谈不上丰功伟绩,但顾启明却在平凡的岗位上书写着护林人的无悔人生,实现着平凡人生的超越与升华。如今他正以坚定的脚步跋涉在茫茫林海之中,守护着绿色的海洋,守护着一生的追求!(作者:丑跃旭)

作者感言

搁笔多年,那种创作的冲动和绵绵情愫早已淡然。平日里,似乎很少有什么能引起我的情感波动。然而,当我走进顾启明的内心世界,我仿佛寻到了自己久违了的那份震撼心灵的感动。

他虽然是一个普通的护林员,却是一个爱山林更胜过爱自己的人。人生的困苦与磨难,造就了他坚韧不拔的性格。我曾问他:“你每天起早贪黑上山护林,不觉得苦吗?”“那咋叫苦呢?山林就是我的家,树木就是我的亲人,我每天得回家,看望和保护它们。”这一句普通的话语道出了他对大山多少眷恋和情感啊!然而这个愿为大山献出一切的百姓雷锋人物的背后,不知要背负着多少不堪回首的辛酸与苦难?

为了保护山林这个“大家”,他撇下了自己温暖的小家,几十年如一日的执着,让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可爱的女儿溺水身亡,相知相爱的妻子得了重病卧床不起,自己又因过度劳累而患上了肺癌,被医生判定只能活4个月……无怨无悔,任劳任怨,用真情、用生命苦苦守护着茫茫林海,这就是林业人的精神吧!

古人云:“大象无形,大音若希,大智若愚。”这才是我们心目中的顾明启,正是有他这样甘愿为山林奉献的护林人,山林才会越发寂静辽阔,林海才会更加郁郁葱葱!


《献给顾启明的赞颂词》

用脚步丈量守望岁月

视山林为儿女

把护林当使命

满目青山皆有情

一心护林志不移的大山之子

  • 上一篇:已经没有了
  • 下一篇:徐秀香
0 条评论
直接点击发布即可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