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第3届百姓雷锋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2008年第3届百姓雷锋 > 正文

孙海武

铮铮铁骨写忠诚

———记新抚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孙海武

38岁的孙海武,从警已经18个年头。18年来,做一个让人民满意的公安民警,是他不懈的追求。为了给辖区的父老乡亲打造出安居乐业的一方净土,他出生入死、果敢无畏、除暴安良,始终战斗在打击犯罪的第一线。笔笔战绩谱写了一曲曲人民警察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法律的壮丽凯歌。他先后被评为抚顺市劳动模范、省政法系统人民满意政法干警、省公安系统人民满意民警,报请个人一等功一次,荣记个人三等功四次。2003年底至2007年初,在站前派出所刑警中队任中队长时,他所带领的刑警中队连续2次被公安部评为全国一级达标刑警中队,这样的刑警中队在全省独此一家。

埋头苦干夯实民生平安基石

提起孙海武,在抚顺市公安局刑侦系统可谓大名鼎鼎。38岁的他,典型的东北汉子形象,不善言辞,给人的感觉憨厚、朴实、谦虚,而在刑侦战线上却是一员令犯罪分子胆寒的骁勇战将。

孙海武在站前派出所当了4年的刑警中队长。新抚区站前地区是全市最热闹、最繁华的地方,也是各种犯罪的高发地,每天的流动人口有十几万。这里的治安好坏是全市治安状况的晴雨表,直接影响着全市的社会稳定。在站前地区当刑警压力大,案件一个接一个。孙海武带领的站前派出所刑警中队,最多的一天接报刑事案件14起,最忙的一周刑事拘留了19人,最多的一个月逮捕犯罪嫌疑人33人。在他任职的期间里,中队共侦破各类刑事案件1300余起,打击各类犯罪嫌疑人400余人。这些数字超过了一个县局的工作量。侦破命案是刑警工作中的重中之重,站前刑警中队的破案率连续3年达到100%。忙,无休止地忙,忙得没时间回家吃年夜饭,忙得没时间去给心爱的儿子开家长会,忙得没时间回家换衣服。罪犯常常是昼伏夜出,孙海武的生物钟也只好随着犯罪的规律来调整。发了案要马不停蹄地寻找线索,有了线索要不失时机地抓捕嫌犯,找到嫌犯要趁热打铁拿下口供,录下口供要紧锣密鼓固定证据,丝丝紧扣,环环相连。作为带头人的孙海武更要通盘运筹,周密策划,容不得半点闪失。对于他,十天半月不回家已经是家常便饭,彻夜不眠更是司空见惯。

孙海武78岁的老父亲,身患糖尿病并发肝中毒、高血压、心衰还有白内障,每年都要住上一两次医院,已是风烛残年,一旦发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老人膝下二子一女,只有孙海武一个儿子在身边。今年,新抚刑侦大队全力侦破3.19杀人大案时,老人发病昏迷了过去。当时孙海武正领着人在辽阳抓逃,是邻居帮忙叫来救护车把老人送到医院。两天后孙海武才赶回抚顺见到躺在市中心医院重症室里的父亲。见到风尘仆仆、下车连家都没回的儿子,老人的眼泪黯然而下,枯瘦的手摸着儿子的脸,凄然一笑,动情地说:“儿子,我以为再也见不着你了呢。”听了父亲的话,孙海武一阵心酸。父亲通情达理,平时犯了病都不让告诉儿子,怕耽误了儿子的工作。可是这次,医生说老人危险期没过,病情随时会恶化。他多想守在父亲身边,给老人多些慰籍,可是这些日子正是破案的紧要关头,40多人的专案组已经抓获了犯罪团伙的43名犯罪嫌疑人。案情瞬息万变,都要有孙海武这个前线指挥来调度安排。在医院陪护了一天,孙海武就接了8个电话,深明大义的老人看出了儿子为难,慈祥地对儿子说:“你忙去吧,工作要紧。”趁着父亲合眼睡着的功夫,孙海武悄然溜出了病房,连家都没有回,直奔大队部,又是一连二十多天没有回家。

对待父母、妻子和孩子,他常常感到愧疚,他多么想当一个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可是刑警的职业没留给他这份时间。

2004年“五一”长假,5月1日、2日他忙一起案子,3日没事,早晨起来,他赶紧带着爱人和孩子上沈阳。原来,在节前他已对儿子许了愿,“五一”带孩子去沈阳参观科技宫,乐得孩子好几天没有睡好觉,天天掐着手指头算日子。没曾想到了科技宫门前,还没买到门票,手机就响了,值班民警报告说,站前大酒店门口发现一具死尸。孩子一看爸爸接手机,小嘴就撅起来了。孙海武当时心存侥幸,心想也许是犯急病死的呢,就让民警先出现场。他一边通话一边排队买票。刚买到门票,手机又响了,民警报告说:死者身上有一处刀伤。他一听,没戏了。蹲下来对儿子说,爸爸有急事,得赶回去,让妈妈陪你进去。儿子没说话,眼泪顺着脸蛋一串串掉下来了。他扭过头去,不忍再看孩子,也顾不上哄儿子,打了台出租车赶紧往回赶。

赶到现场一了解,死者是一个专捡“折罗”的乞丐,法医判断这人死了有12个小时了。听了案情他心里暗暗叫苦,这个案子不好破。你想啊,一个“折罗”,穷得身无分文,不会是谋财害命,也不会是情杀。倒是常有“折罗”为了争地盘打架,但常言道“花子惜命”,他们绝不会为了抢盘子底玩命。

没有线索可循,也不知死者姓甚名谁,只好从走访开始。5月3日整整一夜,孙海武带领民警走访了夜班出租车司机、凌晨工作的环卫工人、夜卖店店主和摆夜摊的,只打听到这个“折罗”被一帮小青年打倒在地,其余的一概不知。

第二天,大家一碰情况,孙海武决定还是先摸清尸源,兵分几路专访站前的“丐帮”。这些人有住百货大楼门前地下通道的,有住胜利浴池前暖气通道的,有住儿童公园防空洞的,还有住西露天矿大坑边废弃房的,白天他们都出来打食不好找。孙海武和民警们就晚上打着手电拿着死者照片一处处问。“丐帮”里有无家可归的老光棍,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痴呆傻,还有离家出走的流浪少年。这些人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身上一股说不出的刺鼻气味直呛人,忙活了一夜,总算闹清了死者外号叫“大老王”,专在百货大楼南边的一家大排档拣“折罗”,带着帮摊主干点活儿,摊主还能赏他两瓶啤酒或是几个零花钱。

再去访这个摊主,摊主怕惹来是非,任凭侦查员磨破了嘴皮子,就是一问三不知。侦查僵持了,有人泄气了,说一个叫花子,死了都没人找,家属至今都不露面,破不了就算了。孙海武可不这么想,既然是命案,就要尽全力侦破。经再三琢磨,觉得突破口还是在这个大排档摊主身上。从5月5日起,孙海武带着3个人,天天到这家大排档吃烤鸡骨架,赞助摊主。一连吃了4天,吃得大家直反胃,还真把摊主感动了。摊主说,“大哥,你们心太诚了,我再瞒着就太对不起你了。”原来,这个“大老王”2日晚上正躺在楼旮旯里睡觉,来了一伙喝了酒的小青年,其中一个跑到“大老王”睡觉的地方撒尿,浇到了大老王头上,大老王骂了几句,这伙小青年拥上去就打,一气儿把大老王打死了。摊主还说,事后他看见其中一个小青年拿着手机报“110”。最后这句话捅破了窗户纸,顺着这条线索孙海武和战友们又连续大干了4天,到案发后的第10天,打死人的5男4女全部抓捕到位。10天中,孙海武每天睡觉不足4个小时。

痴心砺剑  堪称百姓忠诚卫士

破案是一门斗智斗勇的艺术。孙海武酷爱刑侦岗位,对刑侦工作达到了痴迷的程度。他勤于学习、善于动脑,收集了古今中外的大量疑难案例,反复琢磨。他善于从扑朔迷离的复杂案情中,独辟蹊径,捕捉关键的线索,寻找罪犯的破绽,破解一道道难题。如同博弈高手,开局第一粒落子,便为赢得终局打下根基,当刑警苦在破案中,乐也在破案中。每当冥思苦想的破案思路被侦查实践证明是正确的时候,他都感到是莫大的享受。熟悉他的人都称他为“刑侦小专家”。

2005年2月26日凌晨,位于西六路一家大型电器商行遭到蒙面人入室抢劫,店内摄像机、照相机、MP3等高档电器被洗劫一空,连室内金柜都被盗走,无疑这是一起蓄谋已久的抢劫案。案发后,电器商行老板认准是熟人作案,提出了20多个嫌疑人,这里面有商场上的竞争对手,有电器商行的内部职工,还有老板过去的司机。孙海武和战友们昼夜蹲守、调查,连续工作了3天,结果嫌疑人一一被排除,“山重水复疑无路”,案件侦破陷入了死胡同。怎么办?孙海武只要一有案子,破案之前,他的大脑就始终处于痴迷状态,吃饭、休息,时刻想着案情,有时甚至会在睡梦中突然惊醒,蹦出一个思路。

夜晚躺在床上,孙海武在脑海里把3天来的工作一幕一幕地放着电影。这时,他的妻子抱怨电视遥控器不好使。他拿过遥控器一看,是电池没有电了。在他准备换电池的时候,眼前突然一亮。对啊!电池。这个细节给他带来了灵感,他想起被抢劫的摄像机都没有配置专用电池。也就是说,犯罪嫌疑人只有给抢来的电器配上专用电池才能使用或销赃,而这种专用电池只有在专卖店里才能买到。第二天一早,孙海武立即部署警力,赶到沈阳、本溪、铁岭这些相邻城市各专卖店中,动员店主帮助做好监控、搜集情报工作。功夫不负有心人,4天后,沈阳电脑城一家专卖店反馈情报,当天上午有一对抚顺口音的男女购买了大量的电池、充电器,数量和型号与被抢电器相吻合。不料,到沈阳后一问,售货员没有跟住,这对男女已不知去向,眼看上了钩的鱼又溜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孙海武找到电脑城保卫部门,调出监控录像,放着放着,售货员认出来了,虽然没有这两个人的正脸,可他们的衣着打扮却看得清清楚楚。孙海武立即将情况向分局汇报,并安排刑警中队警力在沈阳通往抚顺的各道口进行堵卡,逐辆排查了过往的1000多台车辆。直到下午5点多钟,侦查员在一辆沈阳开来的城际巴士上终于发现了这一对男女,于当天下午在长途客车上将犯罪嫌疑人抓获。

事后查明,犯罪嫌疑人确实与电器商行老板素不相识。这个人为了策划这次抢劫,已经准备了一个多月时间,几次出入商行,对如何撬开大门,如何控制更夫,如何搬运货物,都事先想好了对策,作案比较顺利,也迷惑了侦查人员的视线。这个案件侦破后,总价值14余万元的赃款、赃物被如数追回,被害人对此感激涕零。

刑警的职责就是保护老百姓安居乐业。孙海武把履行自己神圣的职责看得比什么都重,正是这份沉甸甸的责任,驱使他迎难而上,披肝沥胆,打掉了一个又一个犯罪团伙。2007年4月,孙海武从站前刑警中队被调到新抚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任副大队长兼任专案二队队长。专案二队负责新抚地区的抢劫、抢夺、盗窃等多发性侵财案件的侦破工作。上任伊始,一个利用技术开锁入室盗窃的犯罪团伙疯狂作案给他来了个下马威。警情接二连三传来,多的时候一天竟接到3起报案,一时在新抚区街谈巷议,人心惶惶。孙海武下了决心,一定要打掉这个团伙,还居民一方平安。盗贼在暗处,刑警在明处,接到报案赶到现场,往往是人去楼空,案件侦破难度可想而知。

孙海武有个脾气,案子越难,他觉得越有兴趣,越有滋味。他带人针对每一起技术开锁案件进行回访,并逐一加以分析、研究。孙海武发现失主被盗的物品中,有大量的珠宝金银首饰。他判断,这些物件虽然价值不菲,但是盗贼无法直接用来挥霍,必然要出售换钱。于是,典当行、首饰加工店都留下了侦查员的身影。十几天后,一个鬼鬼祟祟卖完首饰刚从店里出来的人被侦查员盯上了,此后的一个多月里,这个人的行踪一直没有逃脱侦查员的视线。正如好的猎手,他瞄准的猎物,不是一只偶然出现的孤狼,而是隐藏着的狼群。当这些有聚有散、有分有合的盗贼的藏身之处和诡秘行踪都被刑警摸清后,孙海武决定收网了。

5月18日晚上,当这些狐群狗党在施家沟的一处平房里聚会刚散,酒气熏天地搭上停在门口的出租车时,扮成司机的侦查员亮出了黑洞洞的手枪,惊愕中有人下车想跑,车门前霎那间已经有刑警在把守,盗贼只得乖乖束手就擒。这个由汪洋、高春辉等6人组成的犯罪团伙在刑警的精确打击下顷刻覆亡。经审讯查明,自2006年5月以来,这个团伙流窜盗窃于吉林、内蒙古、辽宁的沈阳市、大连市、鞍山市、抚顺市、本溪市、铁岭市、辽阳市等3省10市,作案120余起,涉案价值50多万元。这个案件被抚顺市公安局列为2007年度全市侦破的10大典型案例之一。

无私无畏  生死关头冲锋在前

刑事警察是高危职业,在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中,随时要面对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身为刑警队长,孙海武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危险关头总是冲在最前面。

孙海武肩膀上有一块伤疤,这是在打掉建国以来抚顺市最大的曲全国、冯刚黑恶势力团伙时留下的“纪念”。曲全国背景很深,他曾经是一名政府官员,摇身一变成了一家房产开发公司的老板,又是区人大常委,他曾用22万元重金雇佣3名凶手谋杀结发妻子。在房产开发中,派出一伙打手强迁动迁户,叫嚣拔掉一个钉子户少则赏5000,多则赏一万。因争宠嫉妒,打手团伙起了内讧,光天化日在办公楼里枪杀了一名同伙。案发后,这群打手一哄而散,全跑到外地。

打手当中,冯刚是头目,寻找冯刚是关键。经过调查,冯刚姘妇的老家在鸡西市平阳镇,孙海武和战友们赶到了鸡西市平阳镇寻找线索。平阳镇地方很小,为了不打草惊蛇,孙海武和战友们一共6个人,在五六平方米的一间小土房里死蹲死守,吃在里面,拉在里面,连转身都困难。当时正是伏天,小土房里秽气冲天。就这样,他们一连蹲了12天,终于查到了冯刚的藏匿线索,打开了侦查的第一个突破口,随后抓获了3个杀人凶手中的两个。

打手喽罗纷纷落网,后台老板曲全国现出了原形。在秘密抓捕曲全国的时候,这个人非常傲慢,仗着财大气粗,根本不把民警放在眼里。他哪里知道,为了拿到铁证,孙海武和战友们三上鸡西,两赴长春,一下营口,马不停蹄地跑了半年。当拿出市人大的批件,出示逮捕证,这个气焰嚣张的老板终于成了泄了气的皮球。农历八月十五,万家团圆的中秋之夜,孙海武和战友们一起开始了审讯。曲全国的特殊身份,使得这场审讯格外慎重,参加审讯的人自觉地把手机放在一起,整整5天,谁也不准回家,不准与外界联络。在审讯中,连续3昼夜的攻心战,曲全国不止一次暗示,只要能减轻罪责,立刻叫人送来10万元。遭到严词拒绝后,又摆出老板的派头,拿出一付不屑于顾、其奈我何的架势负隅顽抗。孙海武掌握火候,步步紧逼,适时亮出证据,直斗得这个昔日的风云人物冷汗淋漓,精神崩溃,败下阵来。

在这一场硬仗中,孙海武确实挑起了大梁。这个团伙一共31人,孙海武带领侦查员抓获的就有17人,缴获了21支枪中的12支。

在抓捕团伙成员宗建来时,狭路相逢,容不得再叫人来,孙海武他们只有两个人,宗家七、八个人疯了一样扑上来抢人,连打带咬,要把人抢回去。孙海武把宗建来死死地压在身底下,铐上一只手,这一群人一拥而上,另一只手说什么也铐不上了。为了不让宗建来跑掉,孙海武横下心,用手铐把自已和宗建来铐在一起,死不松手,任凭拳头、木棍像雨点一样砸在他身上。等到同去的侦查员通知“110”巡警赶来增援时,孙海武浑身已是青一块、紫一块了,并留下了肩膀上的这块伤疤。

刻骨铭心  俯首甘为孺子牛

父母也有错怪孩子的时候。有些老百姓受了伤害,就认为刑警应该像戏中的包青天,惊堂木一拍,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其实,现实中的办案与文学中的描写有着相当大的不同,刑警只能在法律框架中行事,用证据说话,而证据往往深埋在错综复杂的表象之下。孙海武当刑警,也遇到过受害人家属不理解、不满意时的过激言行。“劳其筋骨”很多人都能做到,“苦其心志”就不容易承受了。孙海武办案也遇到过很憋气窝火的事,碰到这种情况,他忍辱负重,更加勤奋,用行动求得群众的理解。他心中有一个信条:“我是警察,只有为人民服务的责任,却没有向人民发火的权利。”

2005年5月14日凌晨,一个农村来的打工青年在市内一家迪吧里被人打死了。凌晨两点接到报案后,孙海武带领民警连夜开展工作,3天时间里,加在一起睡了不到5个小时。可是,从农村来的死者家属不理解,把死者尸体抬到市公安局门前施加压力,要求3天破案,声称破不了案就抬着尸体上北京。

据初步侦查,这是一起群殴事件,动手打人的有20来人,打死人后一哄而散。3天的功夫,别说把人抓齐了,就是把所有犯罪嫌疑人查清都很难。但是,失去亲人的家属此时正在气头上,不管怎么解释就是听不进去,还指着民警的鼻子骂人,说什么警匪一家,说警察被迪吧老板收买了,故意把凶手放了。他们每天都聚在刑警中队的会议室里上访。本来警力就紧张,还得抽出时间安慰死者家属,稳定他们的情绪。平时言辞不多的孙海武,这时和家属一唠就是一上午,嘴皮子都要磨破了,还是难以平复家属的情绪。孙海武心里明白,说一千,道一万,破案才是硬道理,头拱地也要把这个案子破了。

孙海武和民警们顶着压力,背着骂名,既要安抚家属,又要抓紧破案,根本没有时间休息。参与斗殴的都是些游逛在社会上的小青年,这些人从来不着家。孙海武带着人从当事人的家属,摸到网吧的老板、迪巴的服务员、歌厅的小姐,一点一点捋出线索。从第三天开始,陆陆续续抓到了几个犯罪嫌疑人。满以为死者家属能气消了,没想到还是不行,嫌抓得太少,还骂警察是吃干饭的,要求立即把迪吧老板抓起来并要出钱来。孙海武又得不厌其烦地向死者家属解释,讲办案程序,讲抓人要有证据,讲一切要依法办事,不能蛮干,不能意气行事。

就这样,孙海武和民警们连续工作48天不休息,吃住在队里,忍辱负重,排除重重因难,多方秘密侦查、取证,最后将13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归案,使“5.14”故意伤害致死案圆满告破,受害人家属这才诚心道出了感谢和赞扬。

有人说刑警威风,搞破案刺激、神秘,在小说、电视剧中,那些神探们个个英勇神武、料事如神,没有难得倒的事。可是在现实中的刑警们远没有那样潇洒,有谁会知道这背后蕴藏着多少艰辛困苦,要承受多少压力,饱受多少酸甜苦辣。

孙海武了解民警,深谙民警的喜怒哀乐,他把警队的团结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他抓捕的犯罪嫌疑人数以百计,这其中有穷凶极恶的杀人狂,有手拿刀枪困兽犹斗的亡命徒,每当遇到这样的对手,他总是说“跟我来”,从不说“给我上”。一个绰号叫“生子”的杀人在逃嫌犯,自知罪不容赦,抱定了鱼死网破的念头,一支左轮手枪时刻带在身上,扬言“我已经够本了,再杀一个就赚一个”。在抓捕的时候,生子正在劳动公园旁的一家小饭店喝酒。孙海武深知这次抓捕的风险,事先安排让别的民警守住门口、窗口,自己和刘强摸进饭店。“生子”一见有两个大汉走过来,立刻警觉地向腰里摸枪。孙海武一个箭步冲上去,左手抓住“生子”的手腕,右手抡起手中的手枪枪把,狠狠地砸在“生子”的手上,左轮手枪“当啷”一声掉在地上。“生子”见没了手枪,狗急跳墙般窜起身来。孙海武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紧接着漂亮的击裆锁喉,“生子”一声惨叫,蜷缩在地上,乖乖被擒。短短几秒钟,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成了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孙海武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和他共事过的人无不感受到他的和善与宽厚。顾不上送老父亲上医院,却在假日里,把所有的战友请到湖光山色的湖边宾馆聚餐,满怀歉疚地请大家支持工作。多年来,民警的每一件事都牵动着他的心。民警庞兆纯和张玉的孩子初中毕业没有考上高中,当家长的长吁短叹,成了一桩放不下的心事。孙海武知道了,自己跑到学校,跟校长讲民警的艰辛,讲民警忙得顾不上子女的教育,还自告奋勇包下了学校的普法课,感动得校长特例收下了这两个学生。年轻民警结婚,他给张罗婚事;民警父母的丧事,他忙前忙后。对于身边工作的人,他总是力所能及地尽量关心、帮助。队里有三位老民警,家里都有困难,每年春节,孙海武都要登门拜年,送上自己的红包。为了给老同志办好实事,他在3年里跑了无数次,给3个人都争取到困难补助。谁家里无论有什么大事小情,他都慷慨出资出物,增进了战友之间的亲和力,凝聚了向心力,激发了战斗力。刑警们说:“跟海武干活儿,顺心。”一个齐心协力的团队,铸就了一支无往不胜的铁拳,这里面凝结着孙海武的一片苦心。

孙海武是一个朴实无华、激情四溢的人,他用铮铮铁骨写下了对人民的一片忠诚。他常说“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夸奖”。每当返还赃物时,看到被害人感激的神情;每当破获命案时,看到被害人家属悲喜交加的解脱,孙海武由衷地觉得,自己的辛劳和付出都值了。(作者:王质洁)

作者感言

刑警是一份独立性很强的工作,一件案子拿到手上,每一个步骤,每一条线索,都要靠你自己来琢磨、来判断。没有人对你现场监督,没有人对你具体的管理,全凭自己的责任感。换言之,这是一种良心事业。

孙海武的刑警生涯,充满着传奇,充满着曲折。他从“昨夜西风凋碧树”到“衣带渐宽终不悔”,乃至今天的“却在灯火阑珊处”,支撑他百折不回、锲而不舍的是他对人民深沉的爱。当他目睹无辜百姓被残忍的罪犯夺去生命的时候,当他耳闻受害人财产被贪婪的罪犯洗劫一空而哭诉的时候,他的心底油然产生了一种崇高的责任。这种责任推动他潜心砺剑,在与形形色色的犯罪嫌疑人的较量中“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这种责任驱使他苦苦觅求,在扑朔迷离的万象中剥离出案件的侦破线索。这种责任激励他舍生忘死。

刑警是孤独的,他不能向亲人和朋友诉说自己经办的案情,即使是同事之间,由于纪律的约束,也不准相互打听。刑警是艰苦的,在滴水成冰的寒冬彻夜蹲守,会是你感到所有的御寒衣物如同虚设。像常人一样按时作息只能是一种奢望。然而,孙海武当刑警无怨无悔,当他给大惑不解的犯罪嫌疑人戴上手铐的时候,当他把起获的赃款、赃物交到被害人手中的时候,他快乐,他满足,觉得一切付出都值得。


《献给孙海武的赞颂词》

一身肝胆

满腔正义

破大案要案有勇有谋

对待人民群众有情有义的忠诚卫士

0 条评论
直接点击发布即可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