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第6届百姓雷锋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2011年第6届百姓雷锋 > 正文

郎毅军

心中的信念:善行无限

——记市公安局户政处大队长郎毅军

小时候,一部《今天我休息》的电影,决定了郎毅军一生的职业选择。电影的主人公——民警马天民一个为老百姓做好事应接不暇的星期天,给郎毅军幼小心灵里打下了深刻的烙印,从那时起他就立下了志向“我也要做这样的人。”1988年,郎毅军如愿考上了抚顺警校,两年后成为了一名人民警察。七年的公安派出所“片警”——八年的警长——六年的市公安局户政处科长,岗位在变,职务在变,不变的是他执法为民的情结。回顾职业生涯的轨迹,如今刚过不惑之年的郎毅军,沿着雷锋的足迹,在从警生涯中让雷锋精神在自己的岗位上薪火相传,无论巨细,只要事关群众,他总是竭尽全力去办。他常说:“老百姓求人,是前思后想,掂量再三才张嘴的,尽我的能力帮他们一把,是我的责任。”

十五年助学 痴心不改

从儿时,父辈那种“勤劳俭朴,乐于助人”的传统,在郎毅军心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1996年,他在公园派出所当“片警”,当时每月工资不到600元。在电视、报纸等媒体上,看到一些山区的孩子由于生活困难,交不起学费,面临辍学,他感到非常惋惜,心里萌生了资助一名贫困学生的想法。这一年的11月,他在报纸上看到团市委向全市青年发出的一对一帮扶贫困中小学生的倡议,就赶到了团市委希望工程办公室报名,看了贫困学生情况简介,郎毅军与新宾满族自治县旺清门镇南岔村小学学生徐林结成了帮扶对子。1997年春节前,郎毅军同爱人特意赶到徐林家去探望,给徐林送去了一些衣物,还有书包、笔、本等学习用品,尽管早知道这家人生活艰难,但亲眼目睹还是让郎毅军吃了一惊——两间低矮的茅草房,斑驳的土墙裂开了一道道缝隙,墙和顶棚都糊着旧报纸,房顶漏下的水迹把报纸染的深一块、浅一块。窗户上没有玻璃,破了洞的塑料布在风中“啪啦、啪啦”作响。屋内低矮阴暗,一座看不出颜色的炕柜是唯一的家具。一家人穿的衣服补丁摞着补丁。徐林的父亲是个弱智人,也不会说感谢的话,只是憨笑着连连向郎毅军夫妇拱手作揖。看了这幅场景,郎毅军夫妇怜悯之情油然而生,他们把口袋里的钱都掏给了徐林的父亲,并告诉徐林的父亲,绝不会让徐林辍学。此后的五年间,郎毅军每学期都按时把学费汇去。直到徐林初中毕业,当了一名光荣的武警战士。

郎毅军的助学心愿成了一段绵延不断的情缘。2001年,资助徐林刚刚画上了句号。这时他调到了福民派出所工作,听说管区内四十四中学有个学生家庭非常贫困,面临着辍学。他就找到学校,了解到这个学校一年级有个叫张壹的同学,家庭非常困难,父母是残疾人,都是肢体残疾,母亲还有心脏病,不能干体力活,全家就靠政府的最低生活保障金维持生活。张壹学习非常用功,成绩在年部里排在前面,这孩子还特别懂事,穿着十分朴素,不花零钱。郎毅军一见面,就从心眼里喜欢这个孩子。他拍着孩子的肩膀说:“你好好读书,叔叔来帮你。”经过学校介绍,郎毅军又同张壹结成了帮扶对子。2004年,张壹考入抚顺二中,郎毅军又一直资助张壹到高中毕业。2007年,张壹以602分的优异成绩考入了国防科技大学。

2007年初,郎毅军又找到团市委希望工程办公室说明了自己继续帮扶贫困学生的心愿,通过希望工程介绍开始资助清原二中的李永鑫,一直到2010年高考,李永鑫考上了辽宁大学。

紧接着,郎毅军又担起了帮助新宾满族自治县北四平乡中心小学四年二班小学生高鑫的担子……

十五年里,郎毅军自己节衣缩食,先后资助了四个贫困学生,助学始终没有间断。其实,郎毅军并不富裕,夫妻二人都是工薪族。参加工作二十一年了,他对自己很吝啬,没穿过高档名牌服装,身上穿的基本都是单位发的,偶尔买件衣服,也都是大众市场的廉价货。就连住的房子也是八十年代的旧楼房,只有51平方米。狭窄的空间,连一套沙发都放不下,就连吃饭的桌子,不用的时候都要折叠起来。面对物欲横流的社会风气,面对讲吃讲穿,讲车讲房的享受攀比,他从容淡定,不为所动。他觉得,把钱花在帮助贫困孩子读书上,是真正把钱花在了刀刃上。能让孩子们不因贫困丧失读书的权利,能让孩子们有了知识,有了摆脱父辈般贫困的希望,是最大效益的投资回报。

“给人雪中送炭,不仅是送给他人一份爱,也是给自己增添一份精神享受。”这是郎毅军的心里话。2008年,汶川震惊世界的“5.12”大地震发生后,他除了同单位同事们一同捐款外,还觉得自己还应该为灾区人民做点什么,于是又先后两次到银行汇款,捐给灾区人民1500元;接下来的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发生,他又汇去500元钱,以表达一份的心意。郎毅军把衡量生活水平的参照系,定在贫困学生身上,定在灾民身上,所以他总是很满足。总是觉得还能挤出点儿钱来帮助别人。

十一年献血 一片真爱

郎毅军的案头,摆着一枚银质奖章、一枚铜质奖章。这是国家卫生部、红十字总会和解放军总后勤部联合颁发的“全国无偿献血奉献奖”。银奖获于2009年、铜奖获于2007年,这两枚奖章确确实实是用鲜血凝成的。十一年来,他每年都献血两次,至今共计献血6600毫升,超过了一个人身体中的总血量。

2000年7月新的《献血法》颁布,当时无偿献血是新生事物,市民的无偿献血意识还比较差,市里就把献血任务摊派到各单位。当时郎毅军在新抚公安分局福民派出所工作。凡是上级号召的,他都积极响应,无偿献血他又第一个报了名。第二次号召无偿献血,领导说第一次献过的,这一次不参加。可他找到领导,说我年轻力壮,献血后一点不良反应都没有,还是让我去吧。领导架不住他一再请求,就批准了。后来市民无偿献血意识增强了,市里不再摊派献血任务,郎毅军就自己主动到中心血站和献血车上参加献血。说实话,他参加无偿献血,家里人都不支持。尤其是老人,心疼儿子,一再嘟囔献血多了,人会伤了元气,咱献一次两次尽到义务就行了,以后不许再去了。但郎毅军觉得,自己是党员,又是警察,有义务为社会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从那以后,他再去献血,回到家里闭口不提这件事,献血证也锁在办公桌的抽屉里。他坚持每年献血2次,从未间断,至今一共献了18次。每隔一段时间,郎毅军就会接到中心血站发来的手机短信,短信上说:“你上次献血检验合格,血液已用于临床治疗,感谢你的奉献。”郎毅军看着短信,虽然不知道输血的人是男是女,是老人还是孩子,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血液能为挽救他人的生命起到作用,心里总是感到非常欣慰。

二十载从警  心系百姓

郎毅军从警二十一年,其中有十五年在基层公安派出所,先后在新抚公安分局的榆林、东公园、福民三个派出所工作。无论到那里,他都把真挚的爱民之情融入到自己的工作中,尽己所能,为群众办实事,办好事。

1997年,郎毅军在派出所接待了来自昌图县的邢长春爷俩。邢长春一年前在抚顺打工,因为讨要工钱和包工头计较起来,被打成骨折,鉴定为轻伤。当时报案以后,包工头跑了,一直没有抓到。时隔一年,爷俩再次来到派出所,情绪激愤,要求报销医药费和要回工资,还背着铺盖卷,声称要不来钱就住在派出所不走了。听了爷俩的倾诉,郎毅军想一定要为农民工讨回这个公道。他先是好言相劝,让爷俩给他点时间,又把爷俩安排到小旅店住下。当时接待报警的民警已经调走了,原来的建筑工地因为工程竣工也撤消了。到哪里去找包工头?郎毅军多方打听,终于打听到包工头的姐姐住在抚顺县小东乡,顺着这条线索,顺藤摸瓜,在一处新开的工地把包工头抓了回来。通过法院的调解,爷俩要回了工钱和医药费,千恩万谢,一步三回头地告别了郎毅军。

在派出所,居民都把郎毅军当做贴心人。他不仅把为民服务做到警务室里,也做到了千家万户。他自己制作了各种式样的“警民联系卡”,居民家里生小孩满月,他送上一张“满月之喜”的贺卡,贺卡的背面附有婴儿出生要申报户口,姓名登记的提醒。新人结婚,家人做寿和老人去世等红白喜事活动,居民群众都会收到郎毅军的“警民联系卡”,卡上既有祝贺和慰问,又有温馨提醒,如结婚贺卡,提示夫妻迁户口应准备的材料,16岁成年贺卡则告知到了申领居民身份证的年纪,祝寿贺卡祈愿健康和谐,老人去世则提醒不忘注销户口等等。

看到社区80岁孤寡老人颜大妈行动不便,郎毅军就把联系电话号放大后贴到老人床头,方便老人及时求助,老人乐呵呵地告诉社区干部,“谁说我没有儿女,民警小郎子就是我的儿子”。

社区居民捡到一个书包,打开一看作业本上只写着“六年一班孙奇”,不知道是哪个学校。郎毅军二话没说拿着书包到附近学校去打听失主,他从近到远找起,几经周折,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最后终于在福民小学六年一班找到了叫孙奇的学生。孩子看到警察叔叔把书包送来,高兴地直抹眼泪,班主任王坤老师也说:“这孩子急坏了,我也准备放学后,发动全班同学帮他找书包,他们现在正是毕业班,找不到书包就影响学习,你可解决大问题了。”

2006年初,郎毅军到市公安局户政处居民身份证科主持工作,正赶上辽宁省开始全面集中换发第二代居民身份证。全市要在3年时间内完成200万居民的身份证换发任务,而当时面临的情况是资金短缺、警力不足。压力如山,困难如山。2006年底,一大批20年有效期和10年有效期的第一代身份证到期作废,全市有近70万人急需办理第二代身份证。那段时间,全市22个城区派出所的门前都排起了长队,为了让群众少站一会儿,郎毅军安排各个办证点,头一天发号,第二天办证。他每天起早贪黑地奔忙于各个派出所之间协调指导,为的是让群众早一点拿到第二代身份证。

为了让群众更方便一点儿。郎毅军挖空心思,挖掘潜力,琢磨措施。在他的建议下,上级批准先后推出了多项便民措施:周六、周日、节假日不休息,照常办证;添置照相器材,抽调面包车,组装了12台便民办证服务车,为企业、机关、学校和有特殊困难的居民登门办证。而这些便民措施,又都要通过郎毅军去安排付诸实施。增加人力,培训人员,调试设备,制定计划……。那一段时间里,郎毅军没有星期天,没有节假日,没有八小时工作制的概念,简直忙晕了头。

按照第一代身份证办理规定,残疾人、精神病人可以缓办证。现在统统都要办理,有特殊困难,需要帮助的人多了起来。郎毅军每天都会接到很多求助电话,他不厌其烦地一一记录下来,再安排便民服务车上门服务。

顺城区有个92岁高龄的老奶奶,叫沈桂芹,腿脚不灵,出不了门,无法到派出所采集人像。接到老人家属求助后,郎毅军立即带着便民服务车到她家中为老人采集了人像信息并办理了二代证,事后老人的孙女将一面锦旗送到市公安局户政处,上面写着“热心警察 登门服务 耄耋老人 铭感五内”。这样的登门服务,郎毅军本上记载的就有一千多次。本地的办理第二代身份证工作走上了正轨。郎毅军又想把服务范围再拓宽一些,让群众办证再方便一些。

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出外打工、创业的人多了,外地来抚顺经商、打工的人也多了,这些人办理二代身份证都十分困难。为了让这些人方便地办理二代身份证,郎毅军和技术人员认真研究并多方论证,在全国公安机关率先建立了二代证便民服务平台,并在新闻媒体和互联网上发布了公告。在外地的抚顺人只要到所在地的公安派出所拍好照片,再通过全国公安计算机网络传到抚顺,就可以办理第二代身份证了。同样在抚顺的外地人,也可以在抚顺的公安派出所拍照,由抚顺的公安机关联系户籍所在地公安机关办理。郎毅军的努力,让这些人省下了往返办证的路费和时间。有一位姓刘的老爷子,将近80岁了,户口在宁夏,长住抚顺的儿子家里,年老多病,回到宁夏办理二代证实在困难。郎毅军听说这一情况之后,到家里为老人照了相,然后联系宁夏当地公安机关,通过二代证便民服务平台,为老人顺利办理了身份证。刘老爷子拿到身份证后,激动地说“这要是回宁夏办身份证,光个把月时间和几千块钱费用不说,就我这老身子骨也折腾不起呀”。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有千余名群众通过二代证便民服务平台办理了身份证。

关键时刻 挺身而出

尽管工作在机关,郎毅军却时刻牢记自己是一名人民警察,为民除害是自己的神圣职责。一旦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受到侵害,他义无反顾,挺身而出,置自己的安危于度外,为民除害。

2010年的2月13日是农历的大年三十。为了让全市人民过上平安祥和的春节,市公安局全员出动,做好节日的安全保卫。为了让战友们能在除夕之夜和家人团聚,郎毅军主动要求把自己排在了除夕夜巡逻的这一班。晚上六点多钟,已经是万家灯火,家家户户挂起了大红灯笼,街路上霓虹灯五光十色,一派节日的喜庆景象。郎毅军和战友王晓华、李正侠、刘秋群同在一台巡警车里,沿着新城路巡逻。傍晚时分,路上的行人渐渐稀少,只有不时地传来性急的人零星燃放的鞭炮声。

巡逻到顺城区新城路新华交通岗附近,一辆蓝色本田飞度轿车火急地超过了警车,向右一打轮,“吱”的一声急刹车,横别在警车前头。开车的人跳下车来,满脸都是鲜血,气急败坏地冲着警察呼救:“我被抢劫了,劫匪就在前面的出租车里,快抓住他们。”话音未落,开车的郎毅军脚下的油门已经踩到了底,警车像离弦的箭,疾驰着追向前面的出租车。空荡荡的大街,没有了平时的车水马龙,闪着警灯,一路呼啸的警车格外引人注目,前面的出租车似乎觉察到警车是奔着自己来的,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市中心医院西面的十字路口,只见两个男子跳下车来,一南一西分头仓惶逃窜。王晓华带着李正侠和刘秋祥追向朝南逃跑的那个男子。开车的郎毅军,熄火、锁车,下迟了一步。他一环顾,另一个劫匪正拼命地向路旁的居民楼里跑去。郎毅军拔腿就追,楼群里没有路灯,天上没有月亮,刚从华灯初放的大街上跑进楼群里的小道上,眼睛还不适应,郎毅军眼前一片漆黑,人跑得急,脚下踩在了一片积冰上,一个前仆,结结实实摔在地上。他只觉得左肘一阵剧痛,顾不上细看,爬起来,忍着剧痛就像百米冲刺一样,接着又追。俗话说:“有玩儿命跑的,没有玩儿追的。”可郎毅军当时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绝不能让歹徒逃掉。前面影影绰绰的黑影越来越近,郎毅军大喝一声,“站住,再跑我要开枪了!”这一声震惊了前面的黑影,黑影愣了一下,明显放慢了脚步。郎毅军借势冲上去,右手搭上了黑影的肩膀,就在这一瞬间,黑影车转身,一把闪着寒光的尖刀朝郎毅军肋间刺来。疾跑中的郎毅军已经收不住脚了,迎着刀尖,他一侧身,刀尖从他腋下穿过,“哧”的一声,上衣的肋下被划破了一个口子。郎毅军不容他抽回手去,借着巨大的惯性扑向黑影,两人一起重重地掼倒在地上。郎毅军伸出右手紧紧地掐住黑影的脖子,想用左手摁住黑影持刀的右手,但是摔伤的左手已经不听使唤了,黑影被掐的喘不过气来,右手中的尖刀还在拼命地挥舞。两人拼死的搏斗就这样僵持着。左臂彻骨的疼痛、奔跑搏斗的极度疲劳、你死我活的高度紧张使郎毅军在寒冬里竟然满头大汗。黑影拼命地挣扎,粗壮的身躯几次想翻过身来,郎毅军心里明白,一旦对手翻过身来,自己一只手对付两只手,后果不堪设想。他把全身的力气都灌注到右手上,绝不给对手喘息的机会,渐渐地他觉得手指冻得麻木,手腕累的酸疼,他用最后的力气顽强地坚持着。就在这个关头,报案人赶了上来,一脚踩住了黑影持刀的手腕,弯腰夺下了尖刀,两人一起制服了狗急跳墙的劫匪。随后,顺城公安分局新华派出所民警接警后赶来增援,劫匪被押上了警车。此刻,郎毅军觉得浑身像散了架,再看摔伤的左臂,已经肿的像小碗一般粗,同志们赶紧把他送往医院。虽然经过一年多的诊治,还是留下了残疾。至今,这只手臂依然扭曲变形,连一桶水都提不起来。

面对老父亲 无尽遗憾

郎毅军很忙,在换发第二代身份证的三年里,他加了三百多个班。他要负责管理全市272个社区的警务工作; 要负责管理全市4155名公益岗位人员;要负责全市的社会面治安巡逻。在领导眼里,他是一员得力干将,急难险重的活儿往往落在他的肩上,在眼下的全国公安抓捕逃犯的“清网行动”中,他自告奋勇参加抓逃,辗转南京、广西、甘肃,先后抓获四名逃犯,其中在逃时间最长的已经十四年之久。吃苦受累,郎毅军从不计较,唯一让他遗憾的,未能给老父亲尽孝。郎毅军的父亲郎庭华是个老党员、老刑警。子承父业,老人家一直引为自豪,他深知警察这一行的繁忙,和儿子住在一起,从不让家务事牵扯儿子的精力。身上有了病痛,也很少和儿子提起。2010年春节前,老人的体力明显衰退,腰疼一天比一天重,郎毅军当时正在忙着办理第二代身份证的收尾工作,汇总、报表,纠正偏差,每天都要忙到半夜,顾不上过问老人家的身体,待到过了春节,老人已经支撑不住。送到医院,诊断是全身多发性骨癌。医生训斥郎毅军说,“你这个儿子怎么当的,骨癌都是其他部位的癌细胞转移形成的,及早发现可以治疗,现在什么都晚了。”医生的话让郎毅军追悔莫及。一切治疗都是徒劳了。老人家咽气的那一刻,郎毅军泣不成声,护住输氧管不让拔掉,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在父亲身边再伺候几天。他遗憾,父亲病重的种种征兆,自己竟然没有察觉。他遗憾,父亲的最后一个除夕自己竟然没有陪伴。

郎毅军并不富有,但他很欣慰,因为他的工作,他的奉献为提高人民的幸福指数有一份微薄的贡献。郎毅军也很幸福,他的工作得到了党和人民的认可,他先后被评为市劳动模范、被省公安厅命名为“马天民式公安民警”。(作者:王质杰)

作者感言:

乍看上去郎毅军不像是一个充满激情的人,采访中他一直是平缓的语调,谈起他十五年助学,谈起他十一年无偿献血,谈起他在设立便民服务的平台中,电脑前的夜以继日,甚至谈起他面对歹徒闪着寒光的尖刀……他也是慢声细语的叙述,似乎说的是别人。“呐于言而敏于行”是他的性格,但他的行动书写了一个人民警察、一个共产党员对人民群众的真爱和挚爱。几年、十几年、几十年如一日,郎毅军恪尽职守,服务群众、尽心尽力、安贫乐道;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将责任心、使命感化作了坚守的动力,为人民群众默默地奉献着爱。平和、憨厚的表情下蕴藏着一团火,这团火的能量源于高尚的情操,将责任心、使命感化作美妙的音符,演奏出了最祥和的华章。


《献给郎毅军的赞颂词》
右手扬善
左手惩恶
十五年捐资助学
十一年无偿献血
为人打开希望之门
甘此身背向春色
只身敢赴险
血染除夕夜
伤卧冰冷街头
身后万家灯火
他用最直接的方式告诉你我:
血,总是热的!

  • 上一篇:已经没有了
  • 下一篇:罗纯仁
0 条评论
直接点击发布即可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