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第7届百姓雷锋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2012年第7届百姓雷锋 > 正文

徐桂兰

用大爱书写人间真情

----记新抚区元雪社区居民徐桂兰

2012年12 月28 日, 大雪纷飞, 天地一色。清早7 点刚过, 新抚区千金街道元雪社区的退休居民徐桂兰与往常一样洗漱完毕, 穿好羽绒服。“老头, 饭做好了,我先走了。” 没等老伴儿应允, 她就拎起装着保温盒的包, 下楼去了。

半个小时后,徐桂兰来到葛布街道居民陈玉华家。她边把保温盒放到桌上,边说:“昨天听大坤说你腰疼,我不放心,买来了止疼药和健骨药。” 原来,徐桂兰早早起床、冒着大雪赶来, 正是放心不下陈玉华和刘雅坤母女俩。陈玉华的老伴儿刘书箴与徐桂兰是老同事。当年徐桂兰得知刘书箴病危的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到刘家。刘书箴去世后,她像对待亲人一样,连续三天帮忙处理了刘书箴的后事。打这之后,陈玉华母女俩便成为徐桂兰心中的牵挂。她常到刘家来,为体弱多病的母女洗衣服、做家务。慢慢地,母女俩从失去亲人的痛苦中解脱出来,也把徐桂兰当做了“主心骨”,家里有个大事小情,常常要打电话给徐桂兰,徐桂兰也从不推辞、逢叫必到。

微驼的身躯、朴素的衣着, 是平时人们对徐桂兰的印象 可是一摞又一摞的荣誉证书,展示着她与众不同的精彩人生:连续多次被评为省、市级先进工作者、劳动模范、优秀共产党员、学雷锋先进个人、三八红旗手。不过, 最让徐桂兰骄傲的还是高高挂在家里最醒目位置上那两张大幅照片。那是她当选第五届、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时拍摄的。

接触过徐桂兰的人往往被她爽朗的笑声和热心肠所打动。无论谁家有困难,只要徐桂兰知道,她都会出手相助,如果遇到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 就动员周围的亲戚、朋友和邻居齐上阵。被居民们称为“活雷锋”。

“喻家的事情我管定了! ”

2006 年7 月的一天下午, 徐桂兰下楼买菜,刚走出楼门口,就听见有人大声呼喊“绍令不行了, 绍令不行了!” 徐桂兰迅速辨认出是邻居董某的声音。董某患有精神疾病, 她口中的“绍令” 是她丈夫喻绍令的名字。徐桂兰连忙跑过去却在董某口中打听不出喻绍令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徐桂兰想起喻绍令有严重的心脏病,这次很有可能是再次发作。徐桂兰立即跑到社区医院求助。由于抢救及时, 喻绍令脱离了生命危险。她环顾喻家四周,被子、衣服和锅碗瓢盆摆放得乱七八糟,屋里有股难闻的气味。“两个病号住在一起, 也真是难为他们了!” 徐桂兰可怜这两口子, 暗自想: 以后喻家的事我帮定了!

干活麻利的徐桂兰, 把喻家的衣服和被子叠得整整齐齐, 然后拿起一个大袋子把所有的脏衣服和被褥装进去, 接下来给喻家两口子做了顿可口的饭菜,然后就扛着大袋子回家了。第二天, 徐桂兰把洗干净的衣被送到喻家, 又给他们买了菜、水果和营养品。徐桂兰嘱咐喻绍令要注意休息, 好好养病, “有大姐在, 你就放心吧!” 喻绍令不善表达,可当他听到徐桂兰这句话,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此后, 徐桂兰隔三差五就到喻家帮忙做家务, 自家做了好吃好喝的,也常常送过去。当董某犯病时, 常常不听喻绍令的话, 可只要是徐桂兰喂药,她都乖乖吃下。

4 年前, 喻家两口子搬到了将军地两家虽然住得远了, 徐桂兰仍旧经常去看望他们。有一次, 董某生病住院,喻绍令却不小心把徐桂兰的手机号码弄丢了, 打听了好多人, 终于联系上了徐桂兰。徐桂兰急忙赶到医院, 不由分说冲着喻绍令大喊: “你可气死我了! 怎么把我手机号还给弄没了?” 徐桂兰平时为人和善, 很少发火, 可是这次她真生气了。与其说她生气是因为喻绍令的疏忽大意, 还不如说是生气自己, 没能在喻家遭遇困难时第一个出手相助。

“这两年我们两口子住了20 来次院,几乎每次都给徐大姐打电话, 她从来不推辞。我媳妇患病, 周围人都躲得老远,可是徐大姐从来不嫌弃。要是没有徐大姐帮忙, 我真不知道如何撑到今天。” 寒来暑往, 徐桂兰三天两头到喻家看看。“别人问我, 你帮这俩人图个啥? 我说,我就图他们能咧开嘴冲我笑, 我就高兴。” 徐桂兰说到这里, 嘴角上翘, 泪光闪闪。

“救命恩人又来了”

一提到杨秀英, 徐桂兰激动不已: “我的兄弟姐妹这些年陆续都离世了, 有时候想想挺孤单的, 认识了秀英之后, 我就把她当成我的亲妹妹。” 说起老姐俩的相识, 杨秀英津津乐道: “2002年, 我患心脏病住进了医院。有一天, 病房来了位老大姐, 本是看望赵纪兰的, 可是全病房的人她都照顾, 给我们洗水果、买饭, 搀扶我们去厕所, 她就是徐桂兰。”

杨秀英和老伴张大厚都是老病号, 他们的两个儿子和儿媳虽然孝顺, 但是白天工作忙抽不出时间, 只能晚上照顾父母。所以当老两口病重住院治疗的时候, 都是徐桂兰忙前忙后。只要杨秀英给徐桂兰打电话说身体不舒服了, 徐桂兰无一例外地先于急救车赶到张家。到了医院, 徐桂兰不顾自身患有严重的高血压、胆结石和静脉曲张, 强忍着疼痛, 从挂号到开药、从做各种检查到陪护, 她寸步不离杨秀英身边。

2006 年, 张大厚被查出肝癌晚期, 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光, 惟一能咽下去的食物就是徐大姐熬的小米粥。他在弥留之际紧握住徐桂兰的手说:“我把秀英就交给你了。” “老弟, 只要有我在, 你就放心吧!” 徐桂兰含着热泪坚定地说。为了给张大厚治病, 杨秀英几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每当看见杨秀英面露难色, 徐桂兰分外心疼。徐桂兰和老伴儿每月加在一起有3000 元退休金, 但是她的大女儿、三女儿下岗, 外孙待业, 实在没有多余的钱拿给杨秀英。无奈之下,徐桂兰硬着头皮向周围的邻居和朋友借钱。她把东挪西凑的2000 元钱塞到杨秀英手中的时候, 故作轻松地说: “这钱你先拿着, 总会有办法的。”

张大厚离世之后, 徐桂兰兑现诺言, 对杨秀英的照顾更加体贴细心。前年2 月份, 杨秀英在一个月内住了3次院, 徐桂兰撇下家里孱弱的老伴,与杨秀英的两个儿子倒班陪护。“别人还以为她是我的亲姐, 其实我们只是萍水相逢。” 每次回忆起徐桂兰对自己全家的恩德, 杨秀英无不感慨万分: “没有徐姐就没有我的今天!”“三天不来看秀英, 我就放心不下。” 徐桂兰说。时间长了, 杨秀英的邻居都对徐桂兰非常熟悉, 也总有人跟徐桂兰亲切地打招呼: “救命恩人又来了!” 徐桂兰总是说这样的称呼她担不起, “看见秀英身体硬朗,我再辛苦点也值得。”

我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在徐桂兰帮助过的人当中, 王雨哲最让她念念不忘。2003年, 徐桂兰结识了与她同住一栋楼的王雨哲。“王大姐比我大16 岁, 她自己身体不好, 两个孩子生活也挺困难, 我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这样一个单纯的想法, 把她与王雨哲紧紧联系在一起。

王雨哲是个爱干净的老人, 她总是把家里收拾得一尘不染, 可是随着年龄加大, 病情加重, 她干活感觉吃力了。起初, 徐桂兰帮王雨哲买粮食和日用品, 每次家里做好吃的也都趁热送过去。“王大姐最喜欢我买的秋菜, 她说好吃又便宜。” 徐桂兰一边看着她与王大姐的合影, 一边回忆道。2006 年, 王雨哲的病情开始恶化, 徐桂兰甘当的贴身保姆和知心妹妹, 每天给王雨哲买菜、做饭、洗衣服, 每周都要陪着她洗一次澡。有那么几次,徐桂兰参加志愿者活动实在腾不出时间, 就让三女儿丁梅陪着。有邻居好心劝告徐桂兰说, 万一洗澡时发生危险怎么办, 可徐桂兰问心无愧: “我做了应该做的事情, 不怕落埋怨。”

王雨哲没有收入, 每个月只能靠儿女给些微薄生活费勉强度日。王雨哲的儿子患有精神疾病, 女儿也靠低保金生活。生活同样拮据的徐桂兰看在眼里、急在心头。“要是王大姐能享受低保待遇, 生活岂不没有后顾之忧了吗?” 想到这, 徐桂兰坐不住了。接着, 她在一个月内跑遍了社区、街道、区民政局等单位和部门, 终于帮助王雨哲争取到了低保证。王雨哲握着徐桂兰的手说: “你对我的好, 我这辈子是报答不了了, 等下辈子我伺候你!”

徐桂兰陪伴王雨哲走过了生命的最后一程,没留下任何遗憾。短暂而厚重的6年光景, 徐桂兰在王雨哲身上倾注了太多的温暖和爱心, 是这份爱赋予了王雨哲延续生命的力量。

“雷锋是我永远的榜样”

徐桂兰说: “当年在矿务局机修厂的大礼堂里, 我亲眼见到雷锋, 亲耳听到他给大伙儿作报告。从那时起, 雷锋就成为我永远的榜样。”

徐桂兰在商业战线工作了30 多年, 这30 年, 她周到细致地为大家服务、时刻把集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冬天,他为华丰厂的老红军送秋菜, 一搬就是几百斤, 没叫过一声累; 单位男同志少, 她主动顶夜班, 连续半个多月撇下年幼的女儿, 吃住在单位, 没喊过一句苦。当上部门负责人之后, 她更是日夜坚守, 有一次险些丧命。

有一年冬天, 徐桂兰在单位值夜班。她坚持自己留在外屋挨冻,却把另外两名一同值班的年轻女同志安排在里屋热炕上。到了半夜,徐桂兰感觉头晕目眩,四肢无力,她以为是白天工作太辛苦了,没当回事。后来开始上吐下泻,想开口求救已经喊不出声音, 她使出全身最后一丝力气把窗户打开,然后向后一仰,瘫倒在地。到了第二天,里屋值班的同事才发现徐桂兰晕了过去。她们喊醒了徐桂兰,打算背她到医院去,可是徐桂兰坚决不肯。“门市部不能没有人,我休息一会就好了。”倔强的徐桂兰为了工作,放弃了最佳治疗时间,留下了后遗症。“当时也不懂,现在才知道是一氧化碳中毒。不过,我福大命大。”徐桂兰笑着说。

担任了10 年全国人大代表的徐桂兰,她经常深入基层,调查研究,关注百姓关心的问题,认真履责。她到工厂、商店、学校、机关调查走访、征求意见,就财贸职工住房困难问题、改革公路运输管理体制等方面,先后提交了60 余件提案,其中落实回城政策,物价、副食补贴,商业网点建设等,均得到了妥善解决。

作为市学雷锋志愿者协会的骨干会员,徐桂兰每周六务必会在南站地区引导市民文明乘车,在步行街上劝导流浪人员归乡。每周日也会雷打不动地在劳动公园参加义务清扫,按她自己的话说,这是周末的“三顿饭”。在志愿服务这件事上,徐桂兰有自己的想法:“我的钱不多,不能像有钱人那样慷慨解囊,但是我可以组织大伙一起捐,赵家30 元、李家50元,凑在一起也能救急。”这些年,徐桂兰按照自己的想法,一点一滴的付出,尽自己所能,从不间断。

当选社区宣传委员的几年来,她成立了社区学雷锋小组,召集了更多居民加入到志愿服务的队伍中。季雅琴家小卖店着火,所有家当烧成灰烬, 她组织邻居捐款2000 多元, 捐赠了衣物和生活必需品, 给一家人带去了希望; 失去双亲的赵元如今已经考上重点高中, 她忘不了徐桂兰多年来对她的无私捐助; 逢年过节到老红军、烈属家里慰问, 送春联和营养品……徐桂兰把爱心化作一丝丝暖风吹遍社区的每一个角落。

几十年来, 老伴丁关东早已习惯了这个把钱往外拿、把爱心往外送、把脏衣服往家拎、把疲惫带进门的徐桂兰,“她年轻时起早贪黑地工作, 退休之后又是早出晚归地学雷锋, 说实在的, 我有过埋怨, 不过后来, 我也被她感染了,跟着她一起献爱心了。” 如今, 丁关东跟随徐桂兰参加力所能及的志愿活动。

乐观坚忍、甘于奉献的徐桂兰用爱岗敬业和助人为乐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人生, 用几十年坚持不懈地学雷锋践行了人民代表的神圣誓言。即将步入古稀之年的徐桂兰, 面容上刻满了细长的皱纹, 双手骨节也因常年劳累而弯曲变形, 但她流利的语言、清晰的思路、充沛的精力、不知疲倦地整日奔忙似乎让我们觉得她还是个中年人, 一点都不老。“25 年前, 我患有右腮腺粘液表皮样癌, 当时医生告诉我最多能活两年, 可我活得好好的, 这是生命的奇迹,我太幸运了, 我要把幸运传递给更多的人。” 徐桂兰爽朗的笑声, 为冬日带来了浓浓暖意。(作者  姚萌)


  • 游客

    2016-03-18 14:10:01
1 条评论
直接点击发布即可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