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第7届百姓雷锋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2012年第7届百姓雷锋 > 正文

谢万孝

“最美军医” 有求必应

----访抚顺市军队离退休干部服务管理中心谢万孝

在抚顺, 有这样一位老人, 他曾是雷锋生前所在团的军医。如今,他是抚顺市军队离退休干部服务管理中心“雷锋班” 的一员, 他就是新一届百姓雷锋、67 岁的退休军医谢万孝。

赤脚医生入伍当军医

谢万孝出生在四川省绵阳市盐亭县一个小山村, 13 岁时, 大队推荐他到乡卫生院学中医。那时候, 对于一个交通闭塞的小山村, 乡卫生院的医生就是附近村民的救命人。学医之前, 谢万孝就立下了从医誓言:尽己所能, 医治每一位病患。

1964 年冬季征兵, 谢万孝第一次听到“雷锋生前所在团” 的名字, 突然间, 他觉得自己离雷锋这么近, 谢万孝当时就有一种强烈的欲望: “我要去当兵”。这次参军不仅让谢万孝离开了小山村, 更延续了他救死扶伤的誓言。凭借赤脚医生的短暂经历, 谢万孝被分配到雷锋生前所在团卫生队, 成为一名卫生员, 后来成长为一名正团职上校军衔军医。1995 年12月, 48 岁的谢万孝从部队退下来。由于部队整编, 原卫生所撤出,部队安排谢万孝到雷锋生前所在团家属院卫生所当医生。2006 年, 谢万孝被安排到抚顺市军队离退休干部服务管理中心。

“如果没有‘雷锋团’,就没有我的今天,‘雷锋团’改变了我的一生,雷锋精神抚育了我,我学雷锋理所应当……”谢万孝说,这就是他在雷锋生前所在团42 年最真切的心灵感悟。

连夜为战友家属送救命钱

2001 年夏天的一天晚上, 谢万孝的战友宋福祥的儿媳妇突然早产, 被紧急送往抚顺矿务局医院。谢万孝接到战友宋福祥的紧急求援电话后便急匆匆往医院赶。谢万孝赶到医院后得知, 不仅孕妇面临早产, 腹中的胎儿情况也很不稳定, 医生建议患者马上转院到沈阳。孕妇转院需要两万元费用, 可是, 天色已晚, 这笔救命钱如何凑? 这可急坏了宋福祥。

此时, 谢万孝马上给大儿子谢云飞打电话, 他焦急地对睡梦中的儿子说: “你宋叔叔的儿媳妇早产, 急需两万元钱转院到沈阳, 你想办法, 马上把钱送到矿务局医院来……” 接到父亲的电话后, 谢云飞连夜把两万元钱送到医院, 确保了孕妇及时转院。因为手术及时, 次日, 大人、孩子双双平安。

悉心照看战友孩子一整夜

2004 年夏天的一个早上, 谢万孝的战友张振民夫妇将肚子疼的女儿送到谢万孝的卫生所, 把女儿交给谢万孝后, 他们赶去单位上班。谢万孝赶紧给患病的孩子扎了消炎点滴。下午1点多, 孩子脸色苍白, 体温突然升高。根据这些症状, 谢万孝判断, 孩子可能患上急腹症, 必须马上送医院。

谢万孝一边赶紧给张振民打电话, 一边赶紧送孩子去医院。经查, 孩子患的是急性化脓性阑尾炎,需马上手术。晚上11 点手术开始, 谢万孝与战友张振民夫妇一直守在手术室门口。待手术结束后,谢万孝还坚持陪着战友,一直守护在孩子的病床边。

三次换鞋的故事

1997 年的一天, 当时抚顺大学教务处肖姓处长慕名到谢万孝家请他为自己把脉,正巧, 谢万孝战友的亲属也到谢万孝家咨询病情。

那天,外面下着大雨,战友谢万孝亲属咨询后,急匆匆离开了谢万孝家,殊不知自己竟穿走了肖处长的鞋。

肖处长准备离开谢万孝家时,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鞋,门口只剩下一双和自己鞋子极为相似的38码鞋。“我的鞋子是39的,估计有人穿错鞋了。”肖处长笑着说。

谢万孝看到这一幕, 立刻让妻子把自己的一双新皮鞋拿出来, 让肖处长穿走, 并答应他, 一定帮他找回鞋子。

第二天, 谢万孝拎着38 码鞋子, 来找正在沈阳第四人民医院住院的战友亲属, 可是当日医院接受上级检查, 拒绝一切外来探访人员,谢万孝只好回家。

次日,谢万孝再次来到沈阳,终于找到了战友的亲属,他把穿错鞋子的事说明后,调换了鞋子,就回家了。当晚,谢万孝的妻子整理这双鞋子时,却发现一双鞋一大一小,原来,谢万孝拿了一只38码鞋和一只39码鞋。

次日,谢万孝又来到沈阳,这次终于把鞋子换对了,谢万孝把鞋子送还给肖处长。穿错鞋子,本是一件小事,但是,谢万孝觉得,诚信很重要,他宁愿多走些路,也要帮患者找回鞋。

热心医治贫困患者

谢万孝说, 每当看到病患备受疾病折磨的时候,他就想,怎样才能减轻病患的痛楚? 谢万孝很喜欢琢磨业务,结合数十年就诊经验,他研究出了治疗脑血栓后遗症的针灸疗法、中医疗法,帮助无数患者减轻了病痛。

2007年, 原无线电八厂退休工人侯某因患脑血栓找到谢万孝帮其治疗。经过两个疗程的针灸按摩,侯某基本康复,他十分感激谢万孝。

2010年,侯某的病情复发,被诊断为脑血栓后遗症,经过医院及时抢救,总算保住了性命,但是已失语,瘫痪在床。由于无力承担高额的住院费,侯某回家疗养。侯某大小便已失禁,加之家庭护理不当,侯某再次请谢万孝前来就诊时,全身已大面积生疮。

谢万孝知道侯某家境贫困, 就主动提出每天乘坐公交车免费到侯某家中为其针灸按摩。他还主动帮侯某联系购买批发价的药品,帮其换药,减轻侯某的经济支出。

那段日子, 谢万孝每天乘坐公交车往返侯某家中, 主动为侯某身体生疮部位换药, 有的生疮部位已经化脓。侯某的家人提出, 由谢万孝指导, 他们来操作, 谢万孝推辞道: “请放心地把你们的父亲交给我, 你们去打工赚钱, 我一定尽力照顾好他……”

那段时间,谢万孝每天坚持为侯某换药,并配合针灸按摩,每天的护理时间都在4 个小时以上,除了象征性地收了每天两元钱的公交费外, 其他费用他分文未收。对此,侯某全家非常感动。

患者称他“菩萨心肠”

有一年的冬天, 谢万孝遇到了一位特殊的病患, 一位养子用人力车拉着母亲来就诊。这对母子生活贫困, 家庭条件很艰苦, 谢万孝主动对这位病患的养子说, 天这么冷, 你就让你母亲踏实住在我这儿看病吧! 我免费为她提供住宿, 等她病情好转, 你再来接走她。

那段日子, 谢万孝的妻子每天为这位老人准备午餐, 老人几次落泪。两个疗程后, 养子登门接母亲, 非要支付一些费用,可是遭到谢万孝的拒绝。他对这位养子说:“你对养母这么孝顺, 我力所能及地关心一下老人, 这算什么呢。”“谢大夫, 就是个‘活菩萨’。” 这对母子感谢道。

小区邻居喊他“谢雷锋”

谢万孝住在顺城区前甸镇秋林嘉苑,在这个小区邻居的眼中, 他就是“活雷锋”。

小区里有一位洪姓老妇, 今年70 多岁, 老伴儿去世了, 儿女不在身边, 老人独自生活。去年的一天, 老人的胳膊突然脱臼, 疼得直叫唤。老人得知小区有位退休军医, 就跑到谢万孝家, 找他帮忙。

谢万孝二话没说, 赶紧帮她处理胳膊问题, 及时缓解老人的病痛。老人此后接连三次胳膊脱臼, 每次都是谢万孝帮她及时处理……事后, 谢万孝常开玩笑说:“您胳膊脱臼快, 我复位也快。” 老人笑着说: “谢医生就是个‘活雷锋’, 邻居谁家有事都爱找他。”

居住在秋林嘉苑的居民、56 岁的王守志说, 在他们眼中谢万孝就是“雷锋”。2010 年, 王守志因患肺气肿、心衰, 急需一台吸氧机。谢万孝得知后, 主动帮他跑腿儿, 及时购买吸氧机。王守志感动地说:“谢万孝学雷锋不是一时半时的, 我们居民小区谁家有个大事小情喊他, 他都会热心帮忙。冬天积雪居民出行不便, 他就会主动清扫。夏天居民小区花池子无人管理,他也会义务照管……”

乐于助人奉献爱心

2009年冬日的一个晚上,谢万孝全家吃完饭外出办事,途经前甸某桥时,发现雪地中好像躺着一个人。“停车、停车,雪中好像有人……”谢万孝的妻子在车中喊道。

“在哪儿呢? ”谢万孝一边询问一边朝窗外张望。

谢万孝的儿子赶紧调转车头, 下车后,发现果真有一名男子正躺在雪中, 满脸是血。

走近一看,这名中年男子, 满身酒气,谢万孝全家人一齐上前扶他, 询问他的家庭住址。一番周折, 好不容易把这名醉酒男子送回了家门口, 才放心离去。

多年来, 谢万孝的家人都非常支持谢万孝救死扶伤、乐于助人的行为, 他们也力所能及地帮助他人。

抚顺军队离退休干部管理中心主任王伟介绍, 2012年7月18 日, 市军休中心成立了抚顺军休干部“雷锋班”, 共有成员12人, 他们都是从“雷锋团” 退下来的军转干部。正团职军医谢万孝是这12 人之一,他积极参与送医送药下乡义诊活动, 是个有爱心的军医。

路遇伤者积极施救

2012 年9 月13 日下午2 点多, 谢万孝推着16 个月大的孙女外出散步,没走多远, 他就看到不远处围了很多人。谢万孝上前询问“怎么回事” 时,看到在高压线下躺着一名男子。现场一位目击者告诉他, 这名男子刚从3 层楼高的电线杆上被“打” 下来, 脸部朝下, 人掉下来后还跟着下来两个“火球”。

谢万孝握着孙女手推车的手一松,赶紧从白色围栏缺口处进入围栏里。当时, 伤者的脸已被烧得黑漆漆, 面目全非, 喉咙处有一个洞, 头部、前胸都血淋淋的, 已毫无意识。与伤者一同在此干活的几名工友愣在事发现场,一动不敢动。

谢万孝赶紧把了一下伤者的脉, 伤者脉搏在微弱地跳动, 生命危在旦夕。谢万孝赶紧给伤者做心脏复苏急救, 一番急救后, 伤者的心跳恢复。由于伤者从高空坠地时扎在地面的土堆上, 吸入些泥沙, 如果不及时吸出将影响伤者呼吸。情急之下, 谢万孝赶紧给伤者做人工呼吸, 吸出他口中的泥沙、痰液……随后, 伤者有了意识, 并一下子咬住了谢万孝的嘴唇。谢万孝的下嘴唇血流不止。

“谁有纸巾? 快拿给我!” 谢万孝向围观者求助。纸巾递过来, 谢万孝用纸巾搪住伤者牙齿部位, 又用手继续清除伤者口中的泥沙、痰液, 确保伤者呼吸畅通。

稍后, 伤者被抬上“120” 急救车送往医院。这时, 嘴里沾着血、含着沙的谢万孝才想起孙女, “我的孙女呢?我的孙女在哪……” 秋林嘉苑小区居民、56 岁的张守英一直帮谢万孝看管着孙女。见小孙女安然无恙, 谢万孝松了一口气, 赶紧带着孙女悄悄回家了。

9月14日中午, 一直惦念伤者伤情的谢万孝来到医院看望自己救下的伤者。伤者头部缠着纱布, 气管已被实施切开手术, 右臂受伤, 大脑有意识, 情况比较平稳。

据伤者的外甥介绍, 伤者叫张荣军, 现年43 岁, 是河南项城人。张荣军的父母、妻子都在农村, 他的女儿今年20 岁, 正在读大学, 儿子今年18岁, 正在读高中。为了供儿女读书, 张荣军从河南来抚顺打工。13 日晚, 张荣军的妻子得知此事, 连夜坐火车赶往抚顺。

“工友告诉我, 有位军队退休的医生救了我舅舅。舅舅被送到医院抢救后, 医生告诉我们, 现场对伤者的急救很关键, 为保住伤者的生命赢得了宝贵时间。我非常感动, 很想见见这位老军医, 他是我们全家的恩人……” 张荣军的外甥说。

当得知眼前这位老人就是救他命的医生时, 张荣军有些激动, 他尽力睁大眼睛, 看着这位素不相识的救命恩人,并吃力地说出了“谢谢” 两个字。

“你不要激动,也不要说话。我曾经是一名军医,医生就是救死扶伤的,用不着感谢……”谢万孝握住张荣军的手说。

对自己救人这事儿, 谢万孝非常平静, 也很低调, “我是一名军人, 是雷锋生前所在团的兵, 是抚顺军休干部‘雷锋班’ 的‘兵’, 这是我最大的骄傲。我还是一名医生, 救人是我的责任和义务。” 谢万孝说。(记者  王能飞)

0 条评论
直接点击发布即可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