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第9届百姓雷锋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2014年第9届百姓雷锋 > 正文

李黎明

大山深处写青春

——记抚顺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苍石林场护林员李黎明

莽莽林海,层峦叠嶂。3月9日8时许,我们坐着抚顺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林业处的车,在积雪近半米深的狭窄山路上艰难前行。经过3个多小时的“极限体验”,终于来到清原满族自治县北三家乡牛肺沟村——抚顺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苍石林场护林站点,见到常年驻守在这里的护林员、第九届百姓雷锋李黎明。

2000年,当时只有25岁的李黎明来到地处长白山余脉的牛肺沟林区当上了护林员。这里沟川深壑,林木密集,远离村寨,基本就是与世隔绝的地方。李黎明的工作就是每天要走上六七个小时,在近万亩范围内的林区里巡视,一个水壶、一把镰刀就是他最开始时的所有巡山工具。在巡视中,他不仅要注意火情,更要面对盗伐分子的人身威胁,处理非法放牧和种地事件,还经常遇到毒蜂和毒蛇的叮咬,甚至还有狼和野猪的出没……

因为热爱,所以留下;因为深爱,所以坚守。多年来,李黎明倾注全部心血守山护林,牛肺沟近万亩林区无一次险情和森林案件;因为他对非法放牧人员的及时教育,使幼林地得到了有效的保护;他几次在冰天雪地中,跌倒再爬起,翻山越岭抓获盗伐分子;他多次拒绝了他人的宴请,并连续15年被评为抚顺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林业处的先进生产者,4次被评为劳动模范。

奔赴大山 激情燃烧

牛肺沟林区隶属于苍石林场,由于山路狭窄难行,除了世代栖居于此的牛肺沟村百姓,这里几乎“无外人涉足”。2000年,25岁的李黎明来到这里。那时,他刚从部队转业不久。

“2000年,我来到牛肺沟,回想起来,就像是昨天。”李黎明回忆说,他的父亲是一名林业工程师,从小,他不断从父亲那里听说关于森林的故事,对于森林,李黎明心里生出了独特的情愫。渐渐成长,李黎明更渴望能有机会走进更广阔的天地里,去看一看外面更精彩的世界。

1993年,18岁的李黎明终于实现了这个美好的愿望,他参军入伍,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来到了千里之外的大庆。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他不仅提高了觉悟,磨炼了意志,而且还强壮了身体,并且学会了一身武艺。

3年的部队生活很快就过去了,1996年,李黎明又开始面对自己人生中的又一次选择。在家里帮助父母干了两年零活之后,1998年末,他也像父亲一样,成为抚顺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林业处的一名林业员工,主要负责后勤工作。

后勤工作虽然清闲,但每天干这些活,李黎明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2000年,公司人事变动,李黎明来到了苍石林场牛肺沟林区,住进了距离汽车站要走18公里山路的看守点,开始了一个人的独自工作与生活。从这一天开始,他在这里一住就是14个年头,守候着大森林中的5000多个日出日落。

来到苍石林场,稍事休整,李黎明拿着一把镰刀,背着水壶,出发了。为了熟悉山中林木的自然情况,他每天早上7时准时出发,下午4点多才回来。饿了,拿出自己带的馒头,蹲在树下简单吃一口。

至今,李黎明每年都要穿破好几双鞋子,一双宽大的脚掌上布满厚厚的老茧,但是他却总是笑着说:“走了十几年习惯了,如果哪一天不走上一趟就不放心,对林区当天的情况就心里没底。”

作为在林区里长大的孩子,李黎明对护林员这个职业并不陌生,而且凭着他从部队锻炼出来的体格和学会的本领,对于胜任这个工作也不打怵。他也深知,勇敢的性格和强健的体魄并不是护林员所具备的全部本领,作为一个护林员,最应该耐得寂寞。在一天的巡视结束后,到了夜晚,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没有取暖设施的破旧房屋中,还要自己去井台打水、生火、做饭,然后在深山中孤独一人,或者坐在土阶上仰望星空,或者在狼嚎声中,练练拳,吹吹口琴。

李黎明曾经也是一个文艺青年。他不仅会乐器、会跳舞,而且唱歌也很好听,是林业处的文艺骨干。至今,当年的公司领导们还能记起他在联欢会上唱过的歌。但是现在,为了护林工作,李黎明放弃了在现代社会里的正常生活方式。十几年时间,他走过牛肺沟林区的所有山峰,他熟悉近万亩林区里的一草一木、一沟一坎,整理出一批巡山日记。

肩负责任 不辱使命

牛肺沟林区点多线长、林地比较分散,而且沟深林密,人烟稀少。在李黎明到此护林之前,这里是社会不法分子发财的一个宝地,乱砍盗伐、偷挖山大苗现象时有发生。

当上这里的护林员以后,李黎明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这个“老大难”问题。经过部队大熔炉培养锻炼的他,对解决这样的问题有着自己独特的一套办法。

首先,他积极和当地的村民搞好关系,密切联系群众。因为他明白,如此广阔的这片林区,如果只靠他一个人的看护肯定要有照顾不到的地方,只有和当地的村民搞好关系,在他们的帮助下才能取得更好的效果。于是他常常挨家挨户与村民们话家常,做他们的思想工作。逢年过节,他总要买上一些礼品,感谢他们的支持与帮助。渐渐地,李黎明的做法得到了广大村民的拥护,一些村民主动在他所看护的辖区里当“眼线”,有了这些“耳目”,他的护林工作就如虎添翼,能很及时地了解到林区各处发生的情况。而一旦发现情况,他就要积极与林业公安一道查案破案,主动查找案源、挖线索,每天都要早出晚归,有时需要蹲坑,他一蹲就是几个小时。在巡视的同时,他又提出了在护林辖区沟口设置路障的好主意,并且亲自架设了一些简易路障,有力地控制了盗伐车辆的进入。

在严厉打击不法分子嚣张气焰的同时,他还狠抓在幼林地里违法放牧人员。不管是雨天还是雾天,他都要起早就到幼林地里进行检查,对发现的放牧人员及时进行教育,通过他的努力,牛肺沟林区的幼林地得到了有效的保护。

在他每天巡视的过程中,他除了要注意盗伐、防火和毁幼林外,还要同时防止一些进林地里的采摘野菜人员、上坟烧纸人员、带火种进山人员、非法种地、打柴、除枝人员等。正是由于他的尽职尽责,全身心地保护着森林的再生资源,在他守护牛肺沟林区的14年中,这片环境复杂的大森林里没有发生一次火灾险情。可也正是他的尽职尽责、不讲情面,得罪了很多不法分子,他们或者扬言要对他进行报复,或者在暗地里写匿名信对他进行诬告,有时甚至直接动手和他厮打。面对种种困难,李黎明从来没有退缩过。

2012年冬天,在一个大雪封山的早晨,李黎明在巡查时忽然发现,在靠近牛肺沟小燕村堡的山梁上,有一条拖印和车辙印。他马上意识到这一定是有不法分子盗伐树木了。于是,在冰天雪地中,李黎明跌倒再爬起,爬起再跌倒,顺着印迹翻山越岭追出了几十里,身上的棉衣都被汗水浸湿了,终于追上了盗伐分子。在公安人员的配合下,保住了企业的森林资产,他也用自己的忠诚和汗水实现了自身的人生价值。

苦乐年华 无悔青春

走进李黎明所在的牛肺沟林区护林站点,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空旷的院落和两条吠叫的狗。随行的抚顺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林业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两条狗是平时倾听李黎明讲话的惟一“良伴”。

牛肺沟林区是苍石林场最边远的林区,远离村寨,而且没电、没有通讯和广播信号。并且,因为常年的饮食不当和在山上喝冷水,李黎明还患上了严重的胃病、腰脱、骨刺和营养不良,面色黝黑、白发丛生。家里的活,李黎明不仅帮不上一点忙,妻子还要进山里去照顾他的生活。在防火期,李黎明一连4个月都不能下山,妻子便会上山和他同住。李黎明说,他最欣慰的是家里人都支持他的工作。结婚10余年来,李黎明住在家里的时间不超过2年。他一般都是每星期下山一次,在前些年不通汽车时,下去一次就要步行近20公里路。从2003年到2014年,他在这个破旧的看守点里度过了8个大年三十。

在李黎明的叙述中,那支离破碎的只言片语,让人们很难详细了解他过去的艰苦生活,但是通过小土炕上那一卷旧被褥,厨房里那几棵大白菜,小木桌上的半导体收音机,我们可以想象出他日常的真实生活场景。李黎明告诉我们,现在的条件比刚开始时好多了。刚来时,这里没有电,没有通讯设备,一旦发现或者是发生了什么情况,就要跑一公里路,去山下面的村子里给场部打电话,而且因为他不会做饭,曾经连续吃过十几天的方便面,想起米饭只能流口水。现在,林场给这里安装上了太阳能发电机和塑钢窗,有了电视,他也学会了做饭,不用再天天吃方便面了。

尽管生活条件艰苦异常,但是李黎明一干起工作来,就又进入“程序化”,恢复了曾经的战士模样。十几年来,李黎明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一点一滴地体现着自己“以企为家,爱岗敬业”的行动。每次公司领导来看他,他从来没有表白过自己的豪言壮语,也从未抱怨过艰苦与寂寞。李黎明常常这样说:“我当兵的时候执行的是军令,我明白什么叫‘军令如山’。现在我作为一个企业员工,执行的是林场领导的指令,指令就是命令,困难再大也要执行命令,安全护好林子,这就是我的天职。”

苦乐年华,无悔青春,雪后的大山,留下了李黎明坚实而清晰的脚印。“我们都是平凡的人,做着平凡的事。十几年的林区生活,虽然清苦,但的确体会到一种扎根后的充实,奉献后的喜悦,付出后的幸福。”李黎明说。(记者 王宁宁)


《献给李黎明的赞颂词》

大山的守望者

林海的保护神

你从山中来

满袖都是林海涛声

山中岁月长

春尽不知年

当你走向大山

必然背对家门

这条山路长啊

穿越春夏又到秋冬

你,把自己站成一棵树

凭他雨打风吹过

咬定青山不放松

  • 上一篇:孙哲
  • 下一篇:已经没有了
0 条评论
直接点击发布即可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