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第9届百姓雷锋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2014年第9届百姓雷锋 > 正文

安香淑

撑起空巢老人的幸福梦

——记新宾旺清门镇旺清门朝鲜族村村支书安香淑

54岁的安香淑也是一名农村的留守妇女,她的丈夫在国外打工,儿子在外地工作,只有她自己留在了新宾满族自治县旺清门镇旺清门朝鲜族村的家里。她的家里没有老人,但是作为村支部书记,她担负起了照顾村里100多位留守老人的重担。十几年如一日,她不仅要帮着这些空巢老人看病养老,还要在他们的家人赶不回来时给他们送终。这些年,她已经送走了60多名老人,每一次送别老人都让她难受很久。她说她很累,却放不下这副担子,因为她是这个村子老人的女儿。

每天都查看烟囱和脚印

安香淑有一个习惯,每天都要到空巢老人的房屋前看看是否有炊烟升起。夏天是4点半,冬天是5点半,每天安香淑都会早早起来出门到村里转转。那时天都没亮,她看的也不是风景。“就是看村里那些留守老人家里的烟囱有没有冒烟。”她说冒烟了说明家里的人都还好。

旺清门朝鲜族村有不到500户人家,1400来人,“能干活的都出外打工了,还有因为这里没有学校,一些妇女去乡里或县里陪读了,现在留在村子里的大都是行动不便的老人。”最多的时候,村里有100多名留守老人,将村子转个遍差不多需要一个小时。十多年来安香淑就一直这样每天在村里转悠一遍,冬天晚上也要出来查看一圈。“烟囱不冒烟我就得赶紧过去,因为可能是留守老人生病了。”安香淑说这里冬天冷,要是不烧炕是会冻死人的。

曾德洙和朴正玉两名老人今年已经88岁高龄,儿女在国外。安香淑早上要是看到老人家烟囱没冒烟,就知道老人一定是不舒服了,她会第一时间跑到两名老人家里帮忙点火烧炕,洗衣做饭,喂老人吃完药,把家里家外收拾停当再走。两名老人说,自从孩子出国后,安香淑就成了他们的女儿,经常到家里来看望,尤其是在他们遇到困难的时候,总能看到安香淑的身影,好像安香淑能掐会算似的。开始的时候,两名老人还感到纳闷。后来通过唠嗑才知道安香淑是通过烟囱冒不冒烟来了解情况的。这让两名老人特别感动,连连夸奖安香淑这姑娘心好又心细。村里的老人们说,安香淑之所以心细,是因为她的心里装着老人,她不愧为党的好干部。

早晚两遍看烟囱并不能让安香淑对老人们的情况彻底放心,尤其是冬天雪后。“我还得注意他们屋前有没有脚印,如果有就说明能下地,要是一直没有脚印那可能就是生病了。”

照看老人不顾个人身体

自从安香淑的丈夫得了肝病后,为给其治病,前后欠下了20多万元外债。前些年,为了还上外债,安香淑和村里的年轻人一起去了国外打工。

安香淑当时想的就是快点挣钱、多点挣钱、早点还钱,她要对得起借钱给她的乡亲们的那份信任。别人一个月只挣两三千元,她一个月能挣上万元。对于没有专业技能的安香淑来说,这意味着拼命。两年之后,安香淑回到家乡,还上了外债。回来后,安香淑又一心扑在工作上,没白天没黑夜地操劳。过度的劳累对安香淑的身体造成了伤害。但安香淑有一个准则,那就是有病轻易不上医院。用她的话说,到医院要耽误很多时间,一旦村里的老人有困难该咋办?

特别是快入冬的时候,是老年病的多发期,安香淑一到这个季节就更不敢离开村子了。“这些年,我出门基本上没超过两天。出去时间久了,自己心里也有事放不下。”

“安书记其实结肠有毛病,本来应该早就手术的,可是一直没有时间去。”旺清门镇的工作人员悄悄地说。安香淑的苦恼是,“老人突然有病了,我们镇里的医院能不能治?是不是必须转院治疗?有的会埋怨为什么不给他转院,有的会埋怨为什么要花那么多钱转院。”她眼中的老人都是老小孩。

事关老人的健康安危,安香淑从来不敢含糊,“只要老人说难受,镇里医院说不好治就得去县里。”没有救护车,来回只能打车,几十公里,来回就得100元。10月份,光打车把老人送到医院就花了一千多元。“有一天有两个老人犯病,这个刚送去,那个又倒下了。”“都是老人自己在家,都得等他们的孩子回来再算,就是回来有时候也忘了要。”安香淑的工资一年不到6000元,基本上都搭进去了。如果不是她爱人在国外打工,她的收入还真是支撑不下去。

空巢老人的好女儿

去年冬天,镇里想通知安香淑开会,可一打电话她就在县里,她已经在县医院陪护村里的空巢老人三个月了。“都是留守老人,不能让他们自己住院。”她白天回村里工作,晚上就赶回医院陪护。

由于老人的子女基本都不在家,所以住院的时候,签字的一般都是安香淑。开始的时候新宾满族自治县医院的大夫和护士都挺奇怪,他们就问,“你到底有多少个爹妈?”后来他们都说,这村书记比亲闺女还要孝顺。

安香淑在24岁的时候就成为村妇女主任,大家选她就是因为她孝顺老人。刚嫁到村里的安香淑一下子就要照顾两个卧床不起的老人,而且还有3个丈夫的兄弟留下的孩子。她把老人送走,又把孩子一手拉扯大。

村民朴顺芬老人的丈夫1999年去世,留下她和病重的儿子,还有患病的孙女。安香淑了解情况后,十几年如一日地对朴顺芬家进行照顾,不管是缺钱还是缺物,安香淑都会及时地帮助解决,可以说是逢事必到。2008年,朴顺芬患重病十多年的儿子突发脑溢血离世,留下一老一小,孤苦伶仃。老人顿失依靠、悲痛欲绝,又没有能力安葬儿子。安香淑知道后,自掏腰包,一手张罗起朴家的丧事。老人看到安香淑为了自己儿子的丧事忙里忙外,一连几天都没有休息好,抱着她泣不成声。安香淑拥着老人说:“别哭,大娘,从今往后,您有什么事就找我,您就把我当闺女,我给你养老送终。”从此之后,安香淑真的像老人的亲生女儿一样,给老人洗衣做饭,帮老人劈柴拾掇。2010年洪水期间,安香淑不放心老人自己在家,硬是将老人和她的孙女接到自己家来看护。也就在同年冬天,86岁的朴顺芬老人在安香淑这个“女儿”一个多月的精心护理下安然离世。

安香淑不仅是朴顺芬老人一个人的女儿,更是村里所有空巢老人的女儿。王世杰,65岁,是该村的低保户,本人身有残疾,没有劳动能力,儿子外出打工。安香淑担任村书记以来,一直送钱送物,帮助老人解决家里的生活问题;金日出,64岁,村里的老党员,曾担任村书记11年,其儿子因肝癌去世,安香淑和镇里领导联系安排他去住敬老院,老人不爱去,安香淑又担负起赡养老人的责任。还有金德柱、郑日海等空巢老人,安香淑都会在他们需要的时候予以帮助和照顾。

村里的空巢老人们经常说:“有安香淑在,我们这些空巢老人才能安心享受晚年生活,因为她不仅给了我们生活上的帮助,更给了我们精神上的慰藉,她就像我们的女儿一样,总是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

她送走了60多位老人

30年过去,很多老人都过世了。有些老人临终时儿女不在身边,后事全凭安香淑张罗。在火化单上,通常签有安香淑的名字。

安香淑数了数,这些年她就送走了60多名老人。她说她很难过,因为她把他们都当成了自己的亲人。有时,安香淑的娘家人对她的行为也很不理解,“你图什么啊?”安香淑却说:“我是党员,是这个村的书记,从工作的角度讲,照顾好他们就是我的责任,从个人角度上说,我就是这个村的人,村中老人看着我长大,就和我的父母一样,我们相处了几十年,我对他们每个人都有着深厚的感情,看到他们儿女不在身边,晚年得不到及时照应,我愿意伸出一把手,愿意当这些空巢老人的女儿,让他们能安享晚年。”

安香淑就是这样,通过自己的努力付出,得到了村民的一致好评。她用她的善举帮助有困难的群众,为这些空巢老人能够安享晚年做着无私奉献。十几年来,她没有一句怨言,她总说:“我们党的宗旨就是为人民服务,能够让全村的空巢老人安享晚年,拥有一个幸福的晚年生活,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也不枉我当一回党支部书记。”记者  张永兵)


《献给安香淑的赞颂词》

多年前的一句承诺

你为此操劳一生

远去的富尔江水知道

女儿的一片深情

几十位老人走了

你也不再年轻

江水涨了又落

庄稼黄了又青

你如江畔怒放的金达莱

年年迎春,岁岁艳红
0 条评论
直接点击发布即可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