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第10届百姓雷锋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2015年第10届百姓雷锋 > 正文

白云阁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记抚顺市二中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教师白云阁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院子里小草上的露珠还没有蒸发干净。

“笃笃”……轻微而又迟疑的敲门声传进小屋。小屋里的主人轻轻推开了门,一个女孩怯怯地站在门边,面容憔悴:“老师,救救我吧……”

“孩子,快进来。”小屋主人去拉一下女孩的手。女孩躲开了:“老师,不能碰我。”说着,哭了起来。

“咋回事呀这是?”小屋主人把女孩拉到屋里的小沙发旁边。

“我不能坐,会传染的?”

“得病了?”

“我得艾滋了!”女孩又哭了。

小屋的主人拉着女孩的手坐下,感觉女孩的手在轻轻地抖。

“这些天一直浑身发痒,挠破皮了都不解刺挠。我感觉得了艾滋病。老师,听同学说老师的‘青爱小屋’能治的。”……


第000001号青爱小屋

女孩所说的“青爱小屋”位于抚顺市二中的教学楼里,一间小小的办公室。青爱小屋原名叫“青艾小屋” ,是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工程中的一个重要单元。青艾工程启动于2006年12月,它通过募集社会资金,在全国大中小学幼儿园援建“青爱小屋” ,帮助学校开展心理健康教育、性健康教育、艾滋病防治教育、公益慈善理念培育和传统文化教育,并对部分艾滋孤儿及家庭进行救助。青艾工程的主办单位是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中国教育学会,首任形象大使是白岩松。2009年,经白岩松建议,改为“青爱工程”。设在抚顺二中的“青爱小屋”为第000001号,看编号就知道是全国第一所青爱小屋。这所小屋是白岩松出资5万元善款设立的,2007年11月23日正式揭牌。

为什么要把全国第一所青爱小屋设在抚顺?白岩松解释:抚顺是全国最早开展中小学心理教育的,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抚顺的教育系统重视中小学心理教育,有胆识有热情有开拓精神;最关键的是抚顺有一个全国叫得响的好老师。

白岩松所说的“好老师”就是青爱小屋的主人——抚顺二中心理健康与咨询中心教师、辽宁省中小学心理学科教学带头人白云阁。

青艾小屋启动了,最激动的是时年38岁的白云阁,她说:“我深知,全国第一家意味着什么,也更知道白岩松先生亲自赞助意味着什么。这不是功成名就的资本,而是一份更深的爱、一份信任和责任!也是一个旅程的新的开始!”

这一天,虽时值北方寒冬季节,小屋里却是春意盎然,音乐曼妙。金色的阳光透过三叶草图案的窗帘洒落到地上,一只大大的毛绒娃娃俏皮地倚靠在米色沙发上……青艾小屋,心语小屋,这里成了孩子们心灵成长的加油站,一个个绝望无助灵魂的再生之地。

白云阁,白净,健壮,一接触便让人感到踏实,信赖。白云阁最初所学专业并不是心理学,做心理教师属于“半路出家”。她1991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走上教育岗位后先后担任过政治教师和语文教师。青年时代,白云阁经历过许多坎坷,但由于她凭着阳光的心态和健康的体魄,视困难如等闲。她介绍:八十年代的青年人,大多是理想主义者,一个人、一部文学作品就能左右自己的世界观。她中学时代最喜欢电影《逆光》里的诗:

朋友啊朋友,你可千万不要忧愁,你以为生活中只有沙漠,是因为你心中没有绿洲。快做一个绿色的梦吧,迎来一个金色的秋。

朋友啊朋友,你可千万不要忧愁。你以为生活中只有黑暗,那是因为你一直低着头。抬起头,挺起胸,迎着太阳走,把一切暗影抛到身后。

“这首诗其实对我影响非常大,我从中体会到了心理暗示的作用。对我后来改行心理学研究是个启蒙” ,白云阁说。1996年因为课题研究需要,她初涉学校心理学领域,立即对这门学科产生浓厚兴趣。2001年,她重回母校北师大攻读发展与教育心理学专业研究生课程,顺利获取教育学硕士学位。2003年8月,她如愿以偿成为抚顺二中的一名专职心理教师。没有教材,没有参考资料,没有可参照的心理课堂模式,一切从零开始。心理教师不仅要教学,还要给孩子们做心理辅导。刚开始,有朋友忠告她:“家长、学校和社会要的是分数,想在学校里推行心理教育绝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白云阁没有正面回答朋友的疑问,心里却想着爱米莉.狄更森那句话:“如果我能使一只迷途的知更鸟重返巢中,我就不虚此生。”她坚信,心理教师的价值无法用分数衡定,但心可丈量。一句真诚的问候、一个鼓励的眼神、一次坚定的握手、一刻静静的陪伴、一段倾心的交谈、一节精彩的心理课……都可能激活一颗年轻的生命,爱与智慧会在不知不觉间于孩子们的心中滋长传承。心理教师甘苦自知。白云阁虽无学科教师升学考试的压力,但上课、咨询、培训、课题研究等大堆事务缠身,一天下来也常身心疲惫。也曾犹豫彷徨无助泪流甚至动摇,值得吗?然而答案总是肯定的。

当走近孩子们心灵世界的那一刻,她自身的素养、生命状态、人格魅力以及人生观价值观等,便已开始对孩子们的情感与认知产生影响。所以,在被辅导者的世界中,往往是因为信任,才会鼓足勇气诉说自己的不幸,并希望得到有效的帮助,而她个人必须时时刻刻体现着正知、正觉和正念。

“老师,我从高一就喜欢上班里一个女生了,我知道高中生应该以学业为重,但却总是无法自控地想起她,看到她跟别的男生在一起说笑,我就感觉特别不舒服。我该怎么办呢?”——一个情窦初开的大男生纠结地把电话打进青爱小屋……

“老师,您能救救我吗?我的生命可能要倒数了,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生我养我的父母,后面的路该如何去面对?”——在这间小屋,不慎遭遇成年男子性侵的高二男生发出的生命呼求。

“老师,上周日见面时我终于鼓足勇气告诉爸爸我爱他,也渴望得到爸爸的爱与理解。这是爸妈分开后我与爸爸的第一次长谈,也是我第一次看见爸爸流泪……”——走出这间小屋,深受父亲离家困扰之苦的高一女孩,终于将满怀的不解与怨恨开始逐渐转化为爱的行动。

青爱小屋几乎每天都能接待来自不同家庭、带着不同困惑和问题、有着不同个性及心理期望的求助者,邮箱中也能经常收到认识或不认识的朋友们的来信,诉说着自己的生命故事,诉说着自己内心的痛苦与不幸,也期待着能在白老师的帮助下,梳理好自己的烦乱的心绪,走向生命的阳光地带……

2011年8月,以抚顺第二中学青爱小屋为龙头,由横跨全国10省16市24家大中小学青爱小屋共同打造的“青爱工程空中联盟”正式成立,基地落户抚顺,白云阁任“空中联盟抚顺基地”首席专家及项目总执行人。


天敌与天使

白云阁能够通过很多方式洞察学生们的心理状态,发现问题,便及时进行心理辅导。在2008年初的一次高一沙盘模型心理辅导课上,白云阁发现一个高个子男孩举止怪异,课后便把这个男孩留在了办公室。

“这么大的个儿,别人叽叽喳喳,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

“有老师在场,我不想说话。”

“为啥?”

“我烦。”

“烦我?”

“是老师我都烦。老师都特势力,专门注意学习好的,长得帅的,从来就没搭理过我。”

“老师什么时候给你留下这么个印象?”

“小学时候我学习不好,老师看不上我,老收拾我。上初中,老师还是一样,跟天敌似的。”

“那你是怎么考上二中的?”

“初中处了个女朋友,说不考上二中就跟我黄,我使使劲就考上了。”

“小子,行啊!原先学习不好,使使劲就考上二中了,你知道这得多聪明吗?……老师看明白了,你属于‘求关注’型的。”

那男孩突然脸发红,直挠头发。

“孩子,你看二中老师哪个比较顺眼?”

“英语老师还行?”

“英语老师有什么优点呢?”

“没感觉到。”

“回去想想,实在想不出来,在课堂上看着老师找。哪管老师钮扣系得好也算一条。你这么大的个子,其实老师早就看到了,就因为你连正眼都不给老师一个,老师摸不清你的底细,怎么沟通呢?你先试着跟老师进行目光接触,适当地向老师提几个问题。”

一个月后,大个子男孩对白云阁说:“英语老师、数学老师、语文老师都提问我了。”

半年后,高一最后一节心理课,刚从汶川地震灾区回到学校的白云阁与几个学生正在布置讲台,高个子男孩闯了进来:“老师,你可回来了。听说你上汶川了,俺们可担心你了。”

“老师没事,放心吧。”

“老师,听说你下学期你就不教俺们了?”

“也许是吧!”

“白老师,在认识你之前,老师在我心目中是天敌,在认识你之后,老师在我心目中是天使。白老师,我想抱你一下。”说着,大个子男孩一下子抱住了白云阁。

“你们都是我心中是天使。”白云阁感动得强忍住眼泪没掉下来。“波儿——”大个子男孩竟突然在白老师的腮上吻了一下。


死亡边缘的握手

白云阁的心理学研究与应用主要有三个内容:学生心理辅导、青少年性心理、心理危机干预。心理危机是指由于突然遭受严重灾难、重大生活事件或精神压力,使生活状况发生明显的变化,尤其是出现了用现有的生活条件和经验难以克服的困难,以致使当事人陷于痛苦、不安、绝望、麻木不仁、焦虑、行为障碍,甚至于轻生。心理危机干预是指针对处于心理危机状态的个人及时给予适当的心理援助,使之尽快摆脱困难。

2006年8月的一天,白云阁接到一个急切的求救电话:“白老师,您在哪里?我的女儿割腕了,现正在医院抢救呢……”

白云阁赶到了医院。女孩还在抢救室里,父母都在抢救室外面焦急地等待着。医生出来说孩子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幸亏割的是腕部的小静脉,但是女孩的情绪状态一直不稳定。

白云阁没有直接与女孩交流,向女孩的父亲了解了女孩的基本情况。袁倩,18岁,某重点高中高三学生,2005年10月休学在家。父母都是教师,夫妻因情感不和而分居,都有外遇,家庭冲突时有发生。丈夫一旦有不如意的时候,便对女儿、妻子大打出手。袁倩基本上是父亲一手拉扯大的。在老师、同学的眼中,甚至在父母的眼中,袁倩从小是一个非常懂事也很聪明的孩子,学习很用心,人缘也不错。高一至高二,袁倩的成绩名列前茅。在高二下学期的时候,袁倩学习成绩开始下滑,进入恶性循环状态。进入高三后,袁倩状态更是糟糕,干脆休学在家。原来以为在家里可以很好地调整状态,每天的上网聊天。但是后来,现实中的一个男老师出现在女孩的网络世界中,上学的时候就很喜欢这男老师,终于在QQ里见到了他,一下子深深地爱上了这个老师,爱到不能自拔。当父母发现并提出质疑的时候,男老师不承认这是爱情……袁倩的爱情世界倒塌了。6月,同学们进考场高考的时候,袁倩在家中割腕自杀,幸亏被父母及时发现,才避免了一场灾难。7月,袁倩再次陷入网恋,然而,网络中的“知心的朋友”也弃她而去,袁倩万念俱灰,再次割腕。

在医院里治疗两天后,袁倩便执意回家去疗伤。白云阁与袁倩第一次的正面接触是在袁倩割腕后的第五天。在此之前,白云阁一直与袁倩的父母保持联系。开始两天,袁倩的情绪还算稳定,按时接受治疗,逐渐向父母敞开了自己的心扉,说出了自己最真实的感受——痛苦、伤害及绝望。第四天,袁倩又开始拒绝治疗,拒绝与任何人的交流。

也正是在这样的时候,白云阁出现在了袁倩的世界中。白云阁来到袁倩家的时候,袁倩还在自己的房间里躺着,不想见任何人。白云阁在另一间房里与其父母简单地交谈着,闲聊着袁倩成长中的故事,闲聊着袁倩学校中的曾经辉煌的历史。同时,白云阁也谈起了自己在成长中所遭遇过的困境及平时如何帮助困境中的学生成功地度过困难期的……其实所有的话,都是间接地说给袁倩听的……袁倩出来了,脸色煞白,低着头坐到了对面床上。袁倩的父母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她们两个人。

“伤口还疼吗?”

袁倩摇摇头,声音很小地说:“不疼了。”

“其实这几天我一直在关注着你的情况,虽然我们从未谋面,但是我知道,你一定是遇到了自己难以排解的困难……”

袁倩略微抬了下头,眼睛里看不出有一丝希望之光:“我的世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的爱、我的学业、我的理想前途和我的尊严。这几天,我爸妈一直在我的身边陪伴着我,我知道他们不愿意我死,也知道他们需要我。这几天我们说了很多的话,我把我的一切都告诉他们了。不是因为爱,而纯粹是理智在起作用。我什么都感受不到的。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谁会真正地理解我,更没有谁能真正地帮助我。我身上的伤口可以治好,但是我心灵的伤口是永远也没有办法治愈的。像我这样一个没有希望,对什么事情也没有感觉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虽然我还不了解你到底遇到过怎样的困难,但是能够理解你如此痛苦绝望的心情,因为我也曾经经历过一些几乎令我绝望的时刻。我走过来了,也许你也一样能走过来!”

袁倩看了白云阁一眼,片刻的沉默。白云阁问:“在痛苦无助的时候,与朋友、老师或父母交流过吗?”

袁倩抬起了头:“休学后,与同学是很少交往的,父母根本不了解我,他们自己吵架还吵不明白呢。我的同学都在准备高考呢,可是我还留在家里,所以那个时候我特别矛盾痛苦。我恨自己事多,但是又不能摆脱那种痛苦。于是我整天把自己埋在电脑网络里,一天里醒着的时间,基本上是在电脑前度过的。疯狂地玩游戏,还有聊天。我爸妈看不过,就说我太不正常了,再这样下去会毁掉的,硬是拉我到精神病院去找大夫看看,然后就留我住院了。我就一直不明白,我怎么能得精神病呢?”

白云阁非常震惊于袁倩父母的无知,怎么能如此轻率地把孩子送进精神病院!她知道这对女孩的打击可能是致命的。

“从医院回来后,也正是同学都参加高考的时候,我下定了决心离开这个世界。大家都在劝我不要这样那样,可是没有谁能告诉我应该怎样。”

“你愿意听听老师的故事吗?” 袁倩点点头。白云阁给袁倩讲了自己的一些人生的经历。当袁倩了解到白云阁战胜了怎样的困难从朝阳农村考取了北京师范大学,毕业后经受着一次次的巨大的丧失和苦痛,以及怎样艰难地调整自己的职业发展方向,最后终于走上了自己比较理想的人生发展之路的时候,说:“听爸妈说了,你是一个名气人,但并不知道这背后,你曾经经历过那么多的磨难和丧失。”

“我所以放弃了一些很有吸引力的发展机会,而选择做这样一项工作,与我自身的成长经历是分不开的。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曾经得到过很有效的帮助。我知道在一个人最无助的时候,得到有效的帮助是多么有意义。我真正找到自己人生发展的理想的平台,我很高兴自己的选择,也为能有效地帮助那么多的痛苦困惑中的人,走向他们的生命的阳光地带而欣慰……”白云阁说这些话的时候,女孩袁倩的眼睛一直在注视着她。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能够理解你的痛苦和无助,也能够理解你彻底绝望的时刻选择自杀结束痛苦的做法,但是也许那并不是唯一的,也并不一定是最佳的解决问题的做法!虽然我们只是素昧平生,但是我很想陪伴你一起走过生命中一段特殊的历程,愿意尝试着和我一起走过吗?”

袁倩的手递过来了,白云阁紧紧地握在了手中,袁倩的手出汗了……坐到了白云阁的身边了。

“可以拥抱您吗?” 袁倩怯怯地问道。白云阁把袁倩拥在了自己的怀中。

袁倩哭了,开始是抽泣,而后便是大声地哭诉……白云阁敞开胸怀,静静地陪伴,还有紧紧的拥抱,用肢体的语言来传递所有的力量和爱。

“能够从死亡线上走回来,是很需要一些勇气的,但是,你做到了!我相信你。”

之后的每一次交流,白云阁都能深切地意识到袁倩的变化和成长。

在接受心理辅导的过程中,袁倩曾经决定到一家餐馆打工,也让自己回归一下社会。在白云阁的建议下,父母同意了。私下里,白云阁与餐馆的老板娘做了必要的沟通,所以在那里工作几天后,袁倩便接受了一个新任务——辅导老板娘家刚上高一的女儿学习新的功课。袁倩欣然答应了。半个月的时间,袁倩在帮助老板娘女儿学习的同时,自己也在学习中找到了感觉,找到了自信。后来,袁倩再次回到了校园,并考上了大学。

在白云阁13年的心理辅导职业生涯中,她为家长和师生们提供辅导及援助已超过2000余人次,咨询手记已达200多万字。在她的“青竹”博客中发文1160余篇,校内外实施心理危机干预百余起。特别是,她直接挽救了有轻生行为的8个学生。


一根能播火的火柴

由于白云阁在心理学科的杰出贡献,中国社会心理学会吸纳她为心理健康专业委员会委员,这是35个专家委员中惟一的一个中学教师。她还是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团体咨询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性学会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专员、性心理咨询学组成员、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在读博士。

2008年5月12日,我国四川汶川发生大地震。震后第20天,白云阁作为中华慈善总会、中国教育协会、中国医师协会“儿童青少年灾后心理援助联合公益行动”第一支专家援助队成员,以志愿者身份来到了四川,为灾民实施心理援助。

此后,她还曾援助队奔赴甘肃舟曲、青海玉树、四川雅安、云南鲁甸,实施心理援助数万人。2013年抚顺“8·16”特大洪灾后,她协调中科院心理所心理援助专家们第一时间赶赴灾区,为灾后心理援助做出突出贡献。2015年天津滨海新区爆炸事故发生后,她受命进场,冒着化学品污染的危险在爆炸中心现场工作了整整10天,呼吸道留下的灼痛感一个月后才消失。

在汶川的日日夜夜,她白天为当地教师和志愿者宣讲心理援助方法,晚上彻夜拉着灾区小姑娘的手入睡,尽最大的努力给失去亲人的孩子们爱的抚慰。6月1日,在都江堰聚源中学,她看到一个独自向废墟抛撒纸钱的初中男生。他已连续20天风雨无阻,来这里祭奠遇难的39位老师同学。经历了这么大的变故,这些孩子表面平静,却把痛苦、孤独和哀伤都压抑在心底。白云阁拿出39只纸鹤,让男孩在纸鹤上写下遇难老师和同学的名字,每写一只就把想和对方说的话说出来。当五彩的纸鹤抛向天空,沉默了整整20天的男孩终于哭了出来。10天时间里,她辗转4所高中共8个班、4个教研组,对400多名师生进行减压团体心理训练,提供心理咨询和辅导,帮助他们重塑信心。身体劳累和精神负担让她困乏到极点,但一看到孩子们信任的眼神,她又振作起来。

面对成千上万的受助灾民,她不能进行一对一的心理危机干预,最有效的方法是向更多的人传授心理危机干预的方法和经验,通过广大的志愿者来对万千灾民实施心理援助。她就象一个播火者,以自己的火种点燃更多的火种,直至照亮每一个角落。她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是我作为一个职业人最真实的信念!”

《人民日报》《人物》杂志曾先后报道了她在汶川抗震救灾的事迹。

在天津,她负责武警战士蔡思远烈士家属的心理援助,始终陪伴在烈士母亲的身边。烈士牺牲时年仅19岁,而烈士的母亲年刚44岁,比白云阁还小两岁。对于痛失儿子的母亲来说,巨大的哀伤才刚刚开始。作为心理援助者,应该保持冷静,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所看到的悲伤及痛苦。陪伴,是此情此景中所能采用最佳的方式。白云阁此时此刻的第一个心理援助对象不是别人,却是她自己。一个19岁鲜活的生命为了人民的生命财产溘然而止,一个年轻母亲十多天抱着爱子的遗像不撒手撕心裂肺呼天抢地,同样身为母亲的白云阁怎能够不为之动容。然而,她应该做的是把情感深埋心底,恪守着心理援助者的原则,如影伴行,用心倾听,静默相守,与烈士母亲共历痛苦情境,而不是像往日一般用语言去帮助受助者摆脱困境。离开天津的那一刻,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泪如泉涌。

十多年来,白云阁外出参加救援和社会公益工作从未花过学校一分钱,也从未耽误过学生们的一堂课。她几乎没有节假日,平常下班后找她为孩子进行心理干预和考前辅导的络绎不绝,沈阳等周边城市的家长都慕名而来。她先后获得国际莫妮卡人道主义鼓励奖、宋庆龄基金会中华青少年生命教育彩虹奖章、辽省委统战系统支持四川抗震救灾先进个人、辽宁省五一巾帼先进个人、辽宁省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先进个人、抚顺市五一劳动奖章、抚顺市最美十佳教师等诸多荣誉。她所提出的青少年生命教育主张,已通过中央电视台、《人民教育》等权威媒体及一些学术会议在青少年生命教育领域产生影响。

……白云阁用面巾拭去女孩的眼泪: “你怎么怀疑得艾滋了?”

“老师,我喜欢把头发扎起来。可就在上周,同学说我扎头皮筋是用避孕套做的,我恶心得都吐了。……晚上,上网一查,确实是避孕套做的,避孕套跟艾滋病有关。当时就感觉浑身痒,肯定皮筋上有艾滋。”

白云阁笑了:“你这孩子,真是很傻很天真。把自己吓成这样,主要是对性、对艾滋不了解。”

“老师说得不对,我上网查的,就是艾滋。”

“孩子,越是一知半解越容易疑神疑鬼。” 接下来,白云阁向女孩讲解了艾滋病的传播方式,最后问女孩:“这里面的行为在你身上发生过吗?”

女孩破涕为笑:“老师,你太逗了。”

白云阁拉开窗子:“孩子,外面的空气多好!”

“恩,有一股小草的香味。”

一缕阳光轻轻抚摸女孩的清纯的面庞,女孩的眼睛反射出光芒。温暖,流进了白云阁的心里。

“笃笃——”身后又传来敲门声。(因涉及个人隐私,文中“袁倩”为化名)(记者  曹 宇)


《献给白云阁的赞颂词》

你在心田里耕种

种桃种李种春风

给少年解忧

为青春加油

在雨后的天空挂一条彩虹

让阳光照进心灵

给心灵打开窗户

为窗口画出风景

你的天空白云悠悠

你让孩子的世界云淡风轻
  • 游客

    2016-03-22 16:02:31
1 条评论
直接点击发布即可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