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县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先进人物 > 抚顺县 > 正文

郝玉芬

久病床前有孝媳

——记马圈子乡好儿媳郝玉芬

16年—5840天—140160个小时,它可能是一个人生命中四分之一的时光,有些人在灯红酒绿中平平庸庸的渡过,而有些人,却用16年光阴书写了敬老爱亲的感人故事。她,就是抚顺县马圈子乡马圈子村孙宝金的媳妇——郝玉芬。

郝玉芬今年43岁,出生在本溪县万历村。1992年,25岁的郝玉芬与一山之隔的小伙子孙宝金喜结连理,走进了抚顺县马圈子乡大山深处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成为兄妹8人中老疙瘩孙宝金的媳妇。俗话说:“老儿子大孙子,是老爷子的命根子”,按照当地农村的习俗,婚后的郝玉芬一直和公婆生活在一起。婚后不到两年,郝玉芬的婆婆得了脑血栓卧病在床,四年后,公公也得了脑血栓,生活无法自理。往日欢欣的小家庭失去了笑语,家庭的重担一下子压在了毫无防备的郝玉芬身上,她从公婆呵护的老媳妇,一下子变成了家庭的顶梁柱。在长达17年的婚姻生活中,郝玉芬有16年光阴是在照顾老人中度过的,她把一个女人一生中最美好的那段时光都交给了无穷无尽的病患护理,在端屎送尿的机械重复里,她由端庄秀美的姑娘渐渐变成了鬓染白霜的中年妇女,生活的苦难在郝玉芬的脸上刻下了深深浅浅的痕迹,使她的相貌要比同龄人苍老许多。每当我们问起她孝敬老人的事情时,她很真诚的看着你的眼睛,坦然地说:“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可家里有病人谁能忍心不管?这是我应该做的,换了你也一样”。郝玉芬并没有什么豪言壮语,更无法诠释关于“孝道”的诸多含义,她“固执”的认为,照顾好老人是每一位做儿女应尽的义务,只有自己的小家庭和谐了,社会这个大家庭才能和谐。正因为此,当她谈起16年来独自照顾瘫痪公婆的艰辛时,竟然没有丝毫的委屈和怨恨。

一声哀求,包含了多少浓浓的关爱!

婆婆生病时,27岁的郝玉芬已经身怀六甲,正需要家人照顾,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她不得不咬紧牙撑起生活的重担。每天一睁眼,她第一个考虑的是生病的婆婆,另外还要照顾公公和丈夫的生活起居。清晨四点多钟,她就拖着笨重的身躯生火做饭,那时家里条件差,破旧的房子四处漏风,尤其是早上起来,冷风顺着窗缝灌进屋子,格外寒冷,她不得不用冰凉的水淘米做饭,没想到,这一坚持就是16年。

一天中午,婆婆因为肚子不好,需要解手,面对身材高大的婆婆,已经怀孕近8个月的郝玉芬犯了愁,她推也推不动,抱又抱不得,急得直冒汗。当她想尽办法脱下婆婆的裤子,看到裤子里那堆污物时,郝玉芬控制不住的呕吐起来。觉得自己犯了“错误”的婆婆羞愧难当,既恨自己年老不中用,又怕媳妇儿郝玉芬因为剧烈呕吐动了胎气,老人又羞又急,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也就是从那天起,为了减少排便次数,婆婆经常借口不饿拒绝吃饭,郝玉芬了解到老人的心理,苦苦的哀求着:“妈,求你吃一口吧,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我们想想,你只有多吃饭,才能好得快,我就是再苦再累,也愿意回来的时候,能有个妈呀”。婆婆强忍着眼泪:“你现在挺着大肚子,自己活动都不方便,我照顾不了你,尽量少给你添点麻烦,少吃一顿饭,就能少去一回厕所,你就能轻松点”。听了老人这番话,郝玉芬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她抱着婆婆的腿痛哭失声,“妈,你吃口饭吧,你要是不心疼自己的孙子,我就陪你一起饿着”。婆婆听郝玉芬这么说,知道再坚持也没有意义,只好端起饭碗,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两行热泪顺着老人的脸颊流了下来……

谈起媳妇16年来的照顾,年迈的婆婆说:恩情重如泰山

从1993年婆婆患病,冬夏更迭,已经过去了16个春秋。在这16年漫长的岁月里,郝玉芬记不住任何照顾公婆的片断,她总是说:“反正16年和患病的老人生活在一起,肯定不容易,其中的酸甜苦辣,想也能想得到,记那些细节有什么用呢”。坐在一旁的婆婆却没有忘记郝玉芬对自己的好,她借助手势,用含糊不清的话语,讲述了几件看似平淡,却不平常的往事。

1997年10月,婆婆脑血栓二次复发住进了医院,这次发病吓坏了家里所有的人。因为有脑血栓病史的人都知道,这个病就怕复发,每复发一次,就离死神近了一步。在婆婆住院的一个月里,郝玉芬衣不解带的伺候在身边,每天为老人洗脸梳头、端屎接尿、更衣洗澡、打针换药。老人爱吃的东西,不管多贵,郝玉芬总会尽量买给老人吃,而她自己,只能吃老人剩下的饭菜,或者是随便买点米饭咸菜对付一口。十月的天气,已经转凉了,医院里没有陪护病床,即使有,郝玉芬也舍不得花那份钱,每天晚上,她不是搭在婆婆的脚旁眯一会儿,就是在走廊的长椅上躺半天。三十多个日日夜夜,郝玉芬没睡过一个囫囵觉,没吃过一顿安生饭,在她的照顾下,已经下达病危通知的婆婆很快出院了。

出院后的婆婆,不能吃丝毫的油星儿,家里的炒菜、炖菜和肉都不能吃,这可愁坏了郝玉芬。有一次,郝玉芬从娘家拿回一点干鱼,用碳火烤熟后,喂给老人吃,老人胃口大开,吃的特别多。从那以后,无论郝玉芬多忙,一天三顿,都要给老人熬点二米粥儿、烤几条小咸鱼,这一吃,就是一年多。

那年冬天,婆婆经常拉肚,在呵气成冰的天气里,郝玉芬经常端着拆下来的被单、床罩,到河边清洗。马圈子的气温很低,常常在零下二十七八度,河里的水几乎都冻实了,只有很小的一部分水面还结着薄冰。每次到河边,郝玉芬都要先砸开那块薄冰,在刺骨的河水里,洗那些总也洗不完的被单。她的手被冻的红肿,就像两个发面馒头,最厉害的时候,就连握拳都无法办到。她的脸被冷风吹的皲裂,留下了一道道细细的裂纹,可她依然坚持让老人盖干净的被子,穿干净的衣服,这一坚持,就是16年。

郝玉芬的娘家住在本溪万历,离马圈子村只有30多里路,骑自行车一个多小时就到了,每次回娘家,郝玉芬都是来去匆匆,从没在娘家住过一宿。已经82岁高龄的妈妈心疼自己的女儿,想留她住一夜,歇歇脚,可她总是借口家里需要照顾,当天去,当天回。年迈的婆婆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总是以自己的方式表达对郝玉芬的牵挂。正月十七,是郝玉芬的生日,每年的这一天,婆婆都会提醒郝玉芬,下一碗长寿面,煮两个鸡蛋,滚滚运气。有时候其他儿孙孝敬的食品,老人舍不得吃,总是偷偷给郝玉芬留着,而每次,郝玉芬都委婉的谢绝了。

什么时候房子才能盖好啊,我想回家

2004年七月末,瘫痪7年的公公病重,临终前,他拉着郝玉芬的手久久不愿松开,郝玉芬知道老人的心思,知道他牵挂同样患病的老伴,于是郝玉芬握着老人的手说:“爸,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我妈,只要有我在,绝不让她遭一点罪”。也许是听懂了郝玉芬的话,也许是对这个小儿媳太放心,74岁的公公安详的闭上了眼睛,溘然长逝。

从那以后,郝玉芬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婆婆身上,她比以往更尽心的照顾老人,生怕一个疏忽,让老人磕了,碰了。家里的房子实在太旧,门窗都快掉下来了,刮风下雨的时候,大人孩子特别遭罪。郝玉芬每天清晨四点多钟就起床生火,还特意把火墙设置在婆婆的房间里。冬天天冷,郝玉芬经常扒火炭送到老人房里取暖,即使是这样,婆婆依然感觉冷。2005年春天,郝玉芬和丈夫一商量,决定将老房子扒倒扶起,让老人在有生之年,享几天清福。

决定盖房子后,郝玉芬把婆婆安置在附近的小姑子家里,她和丈夫起早贪黑的忙活。早上三点多钟,他们就开始挖地基,一些男人才能干的体力活,她都一样的干。为了省钱,她经常到河里筛沙子,拣石头,再一车车的拉回家里。她扒出老房子里的旧砖,用这些旧砖砌台阶和仓房。白天累了一天,晚上她还要去婆婆那儿,看她吃得好不好,睡的香不香。每次去看婆婆,老人都会问:“什么时候房子才能盖好啊,我想回家”。郝玉芬怕老人着急,总是劝她:“这里好吃好喝的,比家里强多了,你别着急,再多住几天吧。”听了郝玉芬的话,婆婆真的急了,她嚷嚷着:“不行,不行,这里再好也不是我家,你们快点盖,早点把我接回去”。一边的小姑子撇了撇嘴:“看着没?我就是把心扒给我妈,她也是惦记你的好,只有坐在你家炕头,她心里才塌实”。就这样,在老人的一再催促下,郝玉芬仅用一个月的时间就盖起了房子,门窗还没安,老人就急不可待的搬了回来。

我媳妇这些年真不容易,有时候和她完吵架,我都后悔,觉得对不起她,她从嫁给我开始,就没享过一天的福

丈夫孙宝金是一位老实木纳的男人,但是提起和自己相濡以沫17年的媳妇,眼睛却湿润了。他说:“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家就是活多,从早上一睁眼,到晚上太阳落山,总得不停的干,有时候想睡个懒觉,都是奢望。我媳妇这些年真不容易,有时候和她完吵架,我都后悔,觉得对不起她,她从嫁给我开始,就没享过一天的福”。当问起他对未来的打算时,孙宝金动情的说:“也没什么打算,我还有一把力气,只希望自己多干点活,多赚点钱,让我媳妇也能过几天好日子,回报她这些年对我家的付出吧”。说完这些话,丈夫孙宝金扭头看了看站在一边的郝玉芬,腼腆的笑了。这笑容里,包含了多少对贤惠妻子的感激,也包含了多少夫妻风雨同舟的默契啊。

《孝经》云:孝,是诸德之本。百善孝为先。已过不惑之年的郝玉芬深知“孝”的内涵,她时刻不忘自己担负的养老重责,在敬老爱亲的路上无怨无悔的前行着。如今,郝玉芬家的生活越来越有盼头,盖房子所欠下的三万元外债基本还清,老人的身体也逐渐好转,再也不用每天都守在身边了。农闲时候,郝玉芬到村里的木耳厂打点短工,贴补家用。农忙时节,丈夫孙宝金给人撸稻子,赚点外快,小日子越来越有滋味了。看到夫妻俩脸上的笑容,我们相信:只要心中有爱,生活就有希望;只要心中有爱,就能实现梦想。我们更有理由相信:用汗水和真诚培育出来的爱心之树,必将带给郝玉芬金秋般的丰饶与喜悦,也必将会支持她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走的更扎实,更坚定。(吕静言)

0 条评论
直接点击发布即可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