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宾县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先进人物 > 新宾县 > 正文

高桂珍

梦中最美的全家福

——记新宾县县级教育系统优秀教师、市级优秀班主任、雷锋式教师高桂珍

十八年,她与做过四次大手术、生活不能自理的丈夫华盖风雨,患难与共;她常与丈夫十指相扣,指着挂在家中的那块“抚顺市和谐家庭”牌匾对丈夫说:有你,这个家才完整;有你,她工作起来才有劲头!

十八年,她一直坚守在教育第一线,像母亲爱孩子一样爱着每一个学生,从一年级到六年级,送走一届又一届毕业生,从头再来,成了被学生家长们口口相传的“放心老师”,被评为市级优秀班主任、雷锋式教师。

爱学生,爱丈夫,是她生命中的两大精神支柱。

在她的梦里,她与丈夫、与全班学生组成了一个和谐幸福的“大家庭”,她与轮椅上的丈夫并肩坐在一起,与全班学生拍下一张合影。这就是她“中国梦”中最美的全家福!

播种希望,结晶一首小诗

王锐,家住火石村,离校二十多公里,开始住宿时,特别想家,哭闹了一个星期。为安定他的情绪,白天下课,她就拉着他的手和同学们一起做游戏;晚上,她做完家务事,就到学校陪他,给他讲故事,像妈妈一样哄他入睡,等他睡着了她才回家。

鞠立,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一天深夜,值班教师打电话告诉她鞠立肚子疼得厉害,她急忙赶到学校,将孩子背往二里地外的医院。雨季里,路泥泞难行,她背着孩子深一脚浅一脚赶到医院,看完病又背他回来,看他安然无恙才放心离开。

她像妈妈一样照料着这些根本不会照顾自己的孩子们,衣服开线了,她给缝好,衣鞋脏了,她给洗刷干净,指甲长了,头发长了,她给剪,感冒发烧了,她去买药,甚至替孩子们掌管零花钱……她把班里的学生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班里有10名留守儿童,因长年缺失父母的关爱而导致性格孤僻、学习怠惰。为了让他们敞开心扉,找回自信,尽快融入集体的怀抱,她与他们聊天沟通,10个孩子的生日她都记在心上,轮到谁过生日,谁就会收到她和其他同学自制的小礼物。她东挪西凑的买了一台旧电脑,谁要是想爸爸妈妈了,就在电脑里跟父母见见面,汇报一下近期的学习情况,渐渐地,久违的笑容又回到了孩子们的小脸上。有三个留守孩子住在她家附近,爷爷奶奶年纪太大,辅导不了孩子的功课,孩子们放学就到她家写作业,她长年辅导,没收过一分钱。

班里的女生冯雨婷曾塞给她一首小诗:

老师,别人从生活中捞取黄金

你收获的却是桃李芬芳

诗虽短,却温暖了她的心。谁知道,在两句赞美诗背后,她付出了多少心血。每天师生都在学校吃午饭,她则要匆匆往家赶,刚进门,就听见里屋“咚”的一声响,她飞一般冲进去,小心翼翼的把摔倒在地的丈夫扶起。丈夫发病时浑身抽搐,不省人事。她得及时给他清理呼吸道分泌物,并服下抗癫痫药物。丈夫发病不分白天黑夜,她患上神经性失眠。

安顿好丈夫,她用最快的时间把午饭做好,房前屋后的菜地里还有些杂活等着她去打理。午休时间只有一小时,等她忙完家中的活计赶回学校已是大汗淋漓。

去年,她又接了一个全校有名的乱班。她采用“愉快教学”,将知识与情感交织在一起,不仅让课堂上精彩纷呈,还感化了班里的几个“刺头”。

对待所谓的“问题生”,她从不挖苦训斥,通过跟他们聊天,对他们敞开心扉,消除了师生间的鸿沟,曾经调皮捣蛋的孩子变得懂事了,学习成绩也大幅提高。曾经四处告状的家长对她竖起了大拇指。一天,她急三火四的从家赶往学校,一个曾经的“刺头”王锋递给她一根雪糕,含着泪说:“老师,吃雪糕吧,您太辛苦了,家里摊上那么大的事还没丢下她们,她们一定会听您的话!”同一天,有位多年未见的同学见到她,惊呼道:“高桂珍,你怎么老成这样!”

想到两句小诗,一根雪糕,她满足了。

扛着30万,走出二百米

2001年8月,她利用学校假期带丈夫前往北京人民医院治疗,丈夫被确诊为脑胶质瘤,必须做开颅手术。当手术室门关上的那一刻,她的心简直要碎了,含泪祈祷,丈夫平安无事!手术过去三天,丈夫渐渐苏醒,一睁眼就对她说“桂珍,我没事了,快开学了,我知道你放不下那些娃,回去吧!”看着丈夫憔悴的脸,她心如刀割,今生今世不会再有第二个人如他一般知她懂她爱她!

她把丈夫托付给家人,含泪踏上了回乡的列车,望着窗外,内心无比纠结。她多想在丈夫最需要她时陪在他身旁,但她也割舍不下学生,学校教师紧缺,一时还真找不到合适的人接替她的班级,她不能给学校出难题不能扔下孩子们不管!她觉得,自己的生命已经和孩子们融到了一起,责任感让她挥泪惜别重病的丈夫,义无反顾的回到孩子们中间。

2010年,丈夫旧病复发,12个小时内做了两次大型手术。她不得不卖掉唯一的房子,这次手术伤到了丈夫的运动神经,让他左半身失去知觉,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医生说丈夫脑干附近还有未切除的肿瘤,是恶性,此处手术便会丧命,如药物调养,也只能存活一至两年。望着躺在病榻上的被疾病折磨得不成样子的丈夫,她肝肠寸断,这么多年来她把本该给他的关爱却挪出大半儿给了学生们,深深的歉疚让她不敢去看丈夫黯然的眼睛,丈夫却轻轻的对她说:“别难过,我不会死的,咱们回家吧!”

房子卖了,她和丈夫、孩子委身在公婆的小平房里,公婆住到了小儿子家,已长大的儿子眼见家中窘境毅然放弃求学的机会,到外地打工赚钱去了!她惭愧,心痛,觉得自己太亏欠孩子了!

给丈夫治病,她花掉30万元,家中债台高筑,生活的压力可想而知。她自己有小病小灾,就挺,不得已才去抓几副汤药。为撑起丈夫与学生们组成的这个“大家庭”,她变得无比坚强。每天,她早早起来给丈夫穿衣、洗脸、擦身、按摩、喂饭、喂药,七点钟准时到校布置晨会任务,中午回家给他做午饭,晚上下班先做家务,然后给他做一小时的按摩,之后再给成绩差的孩子义务辅导,批改作业。丈夫不发病时,她教丈夫用笨拙的手打开那台破旧的电脑,看新闻,玩游戏,有时还会收集一些与她教学相关的文章。在磨难面前,丈夫始终没低过头,与她共同享受着学生成长的快乐,他的坚韧与顽强给了她无尽的正能量。

十八年来,她多次获得乡级优秀班主任,县级教育系统优秀教师,市级优秀班主任、雷锋式教师等荣誉称号,连续两年获得省级优秀论文奖,所教数学课曾获得县乡优秀课和骨干教师优秀观摩课。还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她们这个家,被评为抚顺市和谐家庭。

如今,坐在轮椅上的丈夫已经活过了两年多,在她的悉心照料下,他已经能够独立行走二百米。这二百米,记录了她们夫妻恩爱的里程。她还有一个愿望,等这届学生毕业,她和丈夫一起与学生们合影,为她们的家庭影集中再添一张她梦中最美的“全家福”!

0 条评论
直接点击发布即可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