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原县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先进人物 > 清原县 > 正文

刘振宇

一个情字过一生

——记清原满族自治县大孤家镇敬老院院长刘振宇

今年52岁的刘振宇,自1996年6月参加清原满族自治县大孤家镇政府公开招聘镇敬老院院长一职以来,斗转星移,一干就是18个春秋。18年来,他全心投入,倾情奉献,用真情为孤寡老人营造了幸福的港湾,也正是这个“情”字映照出他平凡而光辉的一生。

那年34岁的刘振宇,走马上任来到敬老院,面对的是房子年久失修、破烂不堪,一亩地大的院子蒿草萋萋、垃圾成堆、粪便满地,老人吃水要到住户家去抬,养员们吃不饱、穿不暖、睡不好,牢骚满腹。好心的人说:“你傻呀,怎么能干这活?”也有人说:“他就是图当官。”面对这样一个乱摊子和这些闲言碎语,刘振宇思前想后,论发家致富咱不比别人差,除了种地、养牛、养鱼、养林蛙、养鹿外,每月开车还收入千元以上。而敬老院院长的月工资才300多元,压根就不是什么官!可咱是一名党员,镇党委信任咱,既拍了胸脯就得对起良心!理解他的妻子说:“这些老人的命够苦的了,他们需要有个好心人照顾,我相信你一定能干好的,家里的一切有我呢。”在镇党委和亲人们的支持下,刘振宇怀着一份尊老、爱老、敬老的情怀,挑起了敬老院院长这副重担。

上任的那天,刘振宇把行李和日常生活用品都搬到了敬老院。院里的30多位五保养员,年龄最大的112岁,最小的也年过花甲,大都丧失了劳动能力;而大部分又是痴、呆、傻、哑的残障老人,有的人甚至生活不能自理。要照顾好他们的生活起居、安享晚年,谈何容易?刘振宇暗下决心,要干就一定干好。首先,他完善了各种规章制度,对工作人员进行了调整,过去是院长、勤杂工、服务员一人一职,人浮于事,开销大。调整后,刘振宇既是院长又是勤杂工,还是服务员,却只拿一份工资。其次,他精打细算,挑选了会做饭又有劳动能力的养员做炊事员,只聘一位服务员兼任出纳员,这样每年仅此一项就节省费用5000多元;敬老院每年烧柴要花1万多元,为了节省开支,每年春冬两季,刘振宇都带领院里的养员割枝柴6000多捆,到国营林场和村办林场捡大柴2万多斤,这一项又节省资金5000多元;他还学会了机械家电维修,钻研起猪禽病、农作物病防治,一般小毛病不用出院就可以解决,这一项一年又为院里节省近万元。他没当院长之前,院里每年都要花400多元钱雇人给老人理发,他当院长后,买了把推子,自己动手给老人理发,而且没有时间限制,只要老人愿意,什么时候都可以理,老人们可高兴了。

在强化敬老院管理的同时,刘振宇积极想办法搞创收。上任后的前5年,敬老院先后创办了养牛、养羊、养鸡和木器加工厂等8个经济实体,累计收入30多万元,全部用于改善老人生活和院舍维修上。院里还自筹资金买了一辆小解放货车,除敬老院自用外,还对外经营。有时刘振宇自己开车早出晚归,尽管苦点、累点,可既节省了一个人的工资,每年又能为院里创收近万元。敬老院有60多亩地、一个鱼塘、1000株大榛子、5亩菜地,每年地里的农活都是刘振宇带领养员们一起干,从不雇工。

刘振宇经过探讨和广泛征求意见,认为办好敬老院,首先要树立社会化的大养老观念。一是向社会扩大招收各类养员;二是寻找合作伙伴联办经济实体。这样不仅改变了敬老院单靠政府救济,伸手要钱的等、靠、要过日子的落后局面,而且敬老院每年创收都在3万元以上。养员年生活标准由过去的1200元,提高到现在的4300多元,敬老院的管理标准也达到了省级标准。按照当初上任时与镇里签订的目标管理责任状,敬老院只要达到省级标准,就要从院里列支给刘振宇参加养老保险,每年应得保险金5000多元,同时应得奖金2000元。可这些刘振宇却一分没要,他把应得的这些钱全都用在了老人生活的改善和敬老院的建设上。

为了改善敬老院的基础设施环境,刘振宇一切从零开始。那段时间,他和民政助理没日没夜的去县里、跑镇里、找各村,积极向镇里和县民政局反映敬老院的困难和打算,得到了镇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县民政局的大力支持。2006年重建了敬老院,完成了1400多平方米的土建工程,建立了生产区、生活区。在生活区有老人宿舍、食堂、活动室、洗浴室、备品库等设施,彻底改变了老人居住环境和敬老院的面貌。在施工的三个多月里,刘振宇吃住在工地。他既要负责工程的质量、进度,又要开车购买建筑材料,晚上还要打更看摊。就在这100多个日夜里,他没有回过一次家,没睡过一次安稳觉,体重下降了10多斤。在资金少、人手不足、工期紧的情况下,刘振宇亲自动手,带领几个有劳动能力的养员新建了硬化甬道,修整了排水沟,还栽种了100多棵绿化树木和各种花草。现在的敬老院文化室里的娱乐设施基本上都有了,扑克、麻将、象棋、彩电、卡拉OK、图书、健身器材等一应俱全。他还经常组织养员们开展娱乐活动,丰富大家的文化生活。为让养员们吃上新鲜的蔬菜,2010年秋,刘振宇向农发部门争取了钢筋骨架,自己又当小工又当大工,忙活了一个礼拜,新建了一处标准大棚,种上了黄瓜、西红柿、白菜等反季蔬菜,丰富了养员们的餐桌。现如今,敬老院的院容院貌焕然一新,环境优美,清洁明亮,再也没有过去的“脏、乱、差”现象,凡是到过这里的人都说,敬老院真是名副其实的老人乐园。

搞好敬老院的基础设施建设,对于刘振宇来说只是他工作的一小部分。更多、更复杂的工作还是照顾老人们的日常生活起居。

俗话说,“老小孩、老小孩”。老人们在一起的时候,就跟孩子一样。有时为一个馒头、一个眼神就会吵架、生气、闹矛盾,甚至还会动起手来。一会儿这个喊:“院长,他碰我了!”一会儿那个叫:“院长,他踩着我了!”在院里,刘振宇即像家长也像老师,即像朋友也像儿子,常常要给他们当评判员。一次,有两位老人闹了别扭,好长时间不说话,他就有意地把他俩往一块拉,干活分在一起,吃饭坐在一处,最后看他们的气消得差不多了,就把他们找在一起,说:“来,拉拉手,以后就是好朋友了。”两位老人握握手,互相看看,不好意思地笑了。大家也许觉得这很可笑,但是,刘振宇每天就是以这种方式与他们相处、生活的。这两年,他还给两对老人促成了婚姻。院里的养员男多女少,女养员照顾起来十分不方便。有两个男养员和两个女养员年龄相仿,智力正常,身体条件也好,也都愿意照顾这两个女养员。刘振宇也觉得两人生活在一起,互相有个照应,是件好事,于是自己当上了红娘,把他们撮合在一起。这两对老人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对他十分感激,对院里的工作更加热心,成了院里的骨干力量,让敬老院更加和谐、更像一个幸福的大家庭。

在敬老院里一提起刘振宇,老人们就夸他心眼好、细心。养员的生日,他都记得,每逢谁过生日,他就特意安排煮长寿面和鸡蛋,让养员享受到家的温馨;不管哪个养员有个头痛脑热的,他都挂着,掏钱给他们买药;遇到病重的养员,他专门调出一个房间,像对自己的父母那样,白天晚上陪着,有时还用车子拉到医院治疗。敬老院里有一位老人叫陈清文,去世时112岁。刘振宇陪伴老人走过了最后的6个年头,老人病故前的几个月不能行动了,他按时给老人翻身、擦身;老人便秘,用药也不解决问题,因老人年纪大,不敢用器械,他就用手抠,感动得老人失声痛哭。老人临终前对刘振宇说:“院长啊,可苦了你了,你是我们这些老家伙的恩人呢!我活了这么大的年纪,能有你给我送终,我知足啦!”老人去世了,他为老人刮了胡子、剪了指甲、擦洗身子、穿上寿衣,又亲自开车送去火化,使老人走得满足、走得安详。养员王文久,2005年患病瘫痪卧床,生活不能自理。院里的服务员是女同志,照顾起来不方便,刘振宇就主动担负起照顾他的责任,为他端屎端尿、擦身子洗澡,一干就是5年,直到老人95岁高龄时去世。2006年5月,养员王余患肺结核,卧床不起,严重时大口吐血。刘振宇虽然知道这病传染,可每次又是他亲自送老人去医院,背上背下、忙里忙外地照顾。2006年7月,王余老人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18年里,刘振宇先后送走了32位老人,他用一片真情兑现了自己的诺言,让每一位老人生活得快乐、走得安详。一次,刘振宇在与养员闲聊时,开玩笑地说:“我要不干了。”没想到老人们信以为真,有的竟然大哭起来。刘振宇好说歹说,才让老人们平静下来。刘振宇说:“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遇到了这样一群人,他们把你当亲人,喜欢你、爱你,时刻把你放在心上,你怎能不感激、不流泪、不死心塌地去爱他们,倾尽自己所能,去让他们幸福和快乐呢?”

18年来,刘振宇一心扑在敬老院的事业上,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没有休过一次节假日,也没在家过一个完整的除夕夜。1989年,担任多年村支书的父亲病故了,体弱多病的母亲和他一起生活。2010年春节,妻子说:“振宇啊,妈都85岁了,身体又不好,你这么多年不在家,今年就在家过个年吧。”母亲听到了,却说:“儿啊,院里还有那么多人,他们都习惯了和你一起过年,你不回去,那不乱套了。妈知道你心里惦记他们,也知道你心里有妈,妈知足啦!”母亲的理解,妻子的支持,刘振宇又一如既往地到院里同老人一起过年。敬老院里的老人们点燃了鞭炮,吃过了除夕的饺子。刘振宇回到值班室,听到山下村屯里鞭炮声此起彼伏,想起母亲、妻子、儿子,潸然泪下。18年里,他把照顾母亲、培养孩子和一切农活都留在了妻子一个人的身上。母亲病了,是她跑前忙后、求医买药;孩子上学,是她日夜操劳;地里的农活从春种到秋收,是她没日没夜地干。常年的劳作使她患上了腰脱,严重时几天下不了炕。2011年7月,妻子患病住进了县医院,刚做了手术,需要有人照料时,刘振宇得知院里的老人病了,他只好安慰一下躺在病床上的妻子,急忙赶回到院里,把患病的老人送到了镇医院,一连好几天没有回到妻子的病床前。这些年来,他不仅苦了妻子,也使孩子失去了很多欢乐,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想想年事已高的母亲他没能尽孝,想想瘦弱辛劳的妻子他没能分忧,想想懂事的儿女他没能尽职。但是看到敬老院在他的辛勤努力下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看到老人们幸福快乐、无忧无虑的生活,刘振宇觉得自己的付出都是值得的。虽然,现在的敬老院环境优美、设施齐全,老人们生活的幸福、安康、快乐,但是他每天工作的时间仍达十多个小时,他喜欢与老人在一起,分享他们的喜怒哀乐。他舍小家顾大家的奉献精神也得到了社会的充分认可。2010年5月,刘振宇光荣地被县委、县政府授予“四德”模范称号,并奖励他3000元现金。当妻子得到这个消息后,高兴的说:“这下好了,我们可以用这个奖金买台洗衣机,省了我腰脱不能洗衣服。”刘振宇听后,非常愧疚地对妻子说:“这个钱我们还不能自己用,虽然荣誉给了我,但这都是大家的功劳,如果没有全院职工的共同努力,敬老院也不会建设得这么好。”妻子听后默默地点了点头。第二天一上班,刘振宇便把奖金分给了院里的职工,又把剩下的1000多元钱交给了出纳员,告诉她这些钱留给有病的养员看病用。当选为“四德”模范后,刘振宇不但尽心尽力照顾敬老院的老人,还对一些社会上的弱势人群给予帮助,王大堡村村民孙凤70多岁,是一名盲人,老伴和孩子都是智障人,家里非常困难,是村里的低保户,刘振宇每到年节都买一些米面等生活品去看望他们,冬天为他们送去烧柴取暖,尽力帮助他们解决一些困难。2013年“8.16”洪灾过后,为了缓解县民政局压力,也为了帮助灾民度过难关,8月26日大孤家镇敬老院又临时接收了19位无家可归的老人,刘振宇和敬老院的职工给了他们无微不至的关怀,与他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11月份当他们陆续被接走时,很多人都哭了,舍不得走。

这就是刘振宇,一个普普通通的基层干部,也正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用奋斗的经历诠释了只要常怀爱心、用真挚的情感拥抱生活、用高尚的品德对待他人,内心就会平和、充实,就会在获得别人尊敬和友爱的同时,收获自己的幸福和快乐。这些年,刘振宇正是凭借这个“情”字,为孤寡老人倾注了无限的爱,也得到了社会各界的高度评价:大孤家镇敬老院先后被评为全省一级敬老院,市、县模范院;刘振宇个人也先后荣获市、县民政系统先进工作者,县优秀共产党员、“四德”模范等荣誉称号。

  • 游客

    赞一个吧

    2017-02-02 23:39:15
1 条评论
直接点击发布即可添加评论。